5年成瓶,10年立庄,这是蒙塔奇诺的底线

2019年04月11日03348


如果你喜欢我们的文章,请设“置顶”哦~
点击上方“美酒评论周刊” → 点击右上角“...” → 点选"设为星标 ★ "




蒙塔尔奇诺村庄,布鲁诺葡萄酒的故乡

提到托斯卡纳,可能你的脑海里不会马上就想起来蒙塔奇诺(Montalcino)。

相反地,托斯卡纳中北部佛罗伦萨附近起伏山脉间出产的品质极优的基安蒂(Chianti)葡萄酒则获得了国际葡萄酒世界的广泛关注。

也许你还不知道,就在距离托斯卡纳南部只有90分钟路程的地方,藏着一丘遗世美景——秀丽山色环绕四方:十四世纪的城堡,小广场边的市政厅,简朴的教堂,错落有致的石屋,以及远处隐现于清晨薄雾后的Orcia山谷……

它就是蒙塔奇诺(Montalcino)。

在这个仅有五千人口的中世纪的历史古村里,一木一草都似梦似幻。而若不是在当地那些随处可见的纪念品商店或者房产中介所里,发现人们更多的是在用英语而不是意大利语交流,置身此地此景,还真的会有些穿越时空的错觉。

蒙塔奇诺(Montalcino)提供着最适合桑娇维赛(Sangiovese)葡萄生长的水土;而桑娇维赛,就是托斯卡纳最知名的红酒葡萄品种。


桑娇维赛(Sangiovese)葡萄

限量生产:看不到葡萄树的葡萄酒产区

那么,这儿“古老又前卫”的混搭景象从何而来呢?

迷人的蒙塔奇诺村庄是意大利著名的酒乡,布鲁诺葡萄酒的产地,它是意大利葡萄酒产区中历史悠久的原产地控制与保护命名(DOCG)。

一方面,这里的酒备受酒评家们的赞美,同时以其出色的爆发力及馥郁的芳香受到热捧,慕名而来的品酒人终年络绎不绝,致使村里从来不缺少葡萄酒商店以及品酒地点,“喝不到酒”的事情更几乎是不会在这里发生的!

另一方面,蒙塔尔奇诺产区虽然拥有着一望无垠的视野,但放眼望去却几乎看不到葡萄树的身影。对此奇妙的“发现”,产区内负盛名的酿造商之一,班菲(Banfi)酒庄的公关负责人Lorella Carresi解释道:“正如大家所见,村庄里是看不到葡萄树的,要知道葡萄园只占比蒙塔尔奇诺产区15%的可耕土地,并且当地极其重视生态环境的保护。”


Castello Banfi,班菲酒庄

布鲁诺:成名不怕晚

或许,在蒙塔尔奇诺,古老丰饶的土地会給人带去“理所当然”的富裕印象,但事实上,布鲁诺葡萄酒的“好运”却是在最近才出现的。

一切的一切始于才华横溢的意大利酒农Ferruccio Biondi Santi——其于1870前后选择重新培植桑娇维塞葡萄(Sangiovese,托斯卡纳产区的主要葡萄品种之一)的一个特殊品种,名为“Sangiovese Grosso”,它能顽强地抵御根瘤蚜虫害的破坏,并且酿出来的酒有着强大的陈年潜力。

但即便如此,至20世纪中后叶,这里出产的葡萄酒依旧是“留守本地”的产品。当时,在佛罗伦萨(Florence),人们只喜欢喝年轻易饮的基安蒂葡萄酒,而布鲁诺葡萄酒仅“流行”在那些为数不多的“知情行家”间,缺乏实际的市场知名度。

蒙塔尔奇诺是当时托斯卡纳地区的贫困村庄之一,受阻于落后的电气化水平与闭塞的道路交通。

对于“默默无闻”的布鲁诺,转运有些姗姗来迟,更让人意外的是助其功成的推手竟来自于美国。

1978年,作为在美国的意大利葡萄酒进口商,意大利Mariani家族的John与Harry两兄弟买下并重整了一座位于蒙塔尔奇诺村庄南部的酒庄——也就是如今意大利酒业界的珍宝——班菲酒庄。此项投资目的明确:打造一款口感强劲风格讨喜的高端葡萄酒。虽然,彼时彼地碍于整体销售渠道的僵困,酒农的产出率普遍微薄,但Mariani兄弟并没有受限于产区“大势”的影响,对于他们来说市场(美国)已有,唯一需要做的事情就是专注酿造——而在蒙塔尔奇诺这样一方天赐的土地上,酿酒比较其它地方占得更多“先机”。

得益于意大利著名的葡萄酒酿造学专家之一Ezio Rivella的支持与帮助,Mariani兄弟酿的酒很快赢得了各大酒评家的赏识。而班菲在美国市场的走红更是先于其本土的罗马或者佛罗伦萨等地。

班菲酒庄的成功先例正式点燃了布鲁诺葡萄酒的世界之旅——上世纪80到90年代间,布鲁诺葡萄酒迅猛崛起,蒙塔尔奇诺村也随之传奇地“一夜”致富了。

今天,在意大利本土很难买到一瓶价格低于30欧元的布鲁诺葡萄酒(其法国市价更在50欧元左右),并且其产量的85%都出口到海外市场,受欢迎程度可见一斑。


5年时间酒酿成瓶,10年时间创立酒庄,这是蒙塔尔奇诺的底线。

品质:酿造的唯一标准

近些年,蒙塔尔奇诺村的葡萄园地价眼见“直线上升”(每公顷最少50万欧元,而那些特别优秀的地块价格则更高),面对丰厚的“利诱”产区酒庄联盟仍倾力维持农业用地的自然属性,防止过渡或者不合时宜的商业开发。

对此,意大利籍记者,十多年来访遍蒙塔尔奇诺产区上下的布鲁诺葡萄酒专家Dario Pettinelli解释道:“在此处落户酿酒,最大的忌讳莫过于急于求成以及迷信有钱万事足——‘5年时间酒酿成瓶,10年时间创立酒庄’这是蒙塔尔奇诺的底线。”

布鲁诺葡萄酒是来自桑娇维塞葡萄的单一品种酿造,这种葡萄在产区内广泛种植(24000公顷),但产量相对富余的种植面积却并不太高:每公顷葡萄园的产量不到40公升。

另外,所有的布鲁诺葡萄酒需要经历至少2年时间的桶陈期,之中大部分使用的是法国橡木桶,而在装瓶前有的布鲁诺葡萄酒甚至留桶长达5年之久——譬如,2017年份的酒上市时间不会早于2022年。

面对如此“极端”的酿造标准,不免让人担心这样得成酒在风格上会表现出过多“人为的健美”。

但布鲁诺葡萄酒必须是个例外——耐久藏之余照样不失年轻的活力。娇美的红宝石的颜色泛着石榴石的光泽,散发着诸如樱桃以及黑莓类馥郁的水果芳香。入口,单宁柔顺,长时间的桶陈也并未带来过重的木香。历经“5年之酿”的它们依然生动新鲜,甚至可以说在时间面前布鲁诺葡萄酒似乎有着“不老”的魔力。

我们有幸品尝到许多2012年份的布鲁诺佳酿:尽管不同的酒庄出品风格各异:产区北部,由于葡萄树多种植于高地之上,这里的酒略多平衡优雅;而移步产区南部,酒的风格更加奔放强劲。但重点是,无论南北,产区葡萄酒的整体的高品质却惊人的“统一”。

原文来源:法国世界报葡萄酒栏目
文章:Vin Brunello, béni des dieux
作者:Jérôme GAUTHERET
编译:吴晓颖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