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巴嫩葡萄酒:艺术和灵魂的结晶

2007-12-28 15:20 来源 :  路透 作者 :  胡昱编译

  10月初,秋日的阳光暖洋洋地撒在黎巴嫩的贝卡谷地(Bekaa Valley),工人们正在忙于将大把大把的深紫色葡萄从Kefraya葡萄园的枝上摘下。造酒商Michel de Bustros认为这将是一个令人满意的收获季节。

  但去年这个时候,葡萄园几乎没能收获。当时,延续了近5周的以色列和黎巴嫩真主党游击队的战火在8月中旬结束,对葡萄的收获季造成了威胁。

   “战争结束得正是时候。再晚一点就会对葡萄收获造成灾难。”Kefraya的经理Michel Faky说,他正驱车前往葡萄园的最高处,位于黎巴嫩山东坡,海拔大约1,100米的一个地方。

  今年,由于不再受到以色列炸弹袭击的威胁,来自黎巴嫩邻国叙利亚的库尔德和贝都因工人们纷纷回到葡萄园,除此之外,他们的每日薪资还增加了10美元。现在,大约有30名包括妇女和少年在内的工人们穿着破旧但色泽鲜艳的衣服,蹲在葡萄丛中,将多汁的葡萄成串地塞入箱子,装上拖车。

  尽管一再受到战争和不稳定的威胁,但每年出产约200万瓶葡萄酒的Kefraya目前已成为全黎巴嫩第二大葡萄酒生产地,仅次于Ksara。1979年时,de Bustros开始出售他的第一瓶酒,当时,黎巴嫩长达15年之久的内战已经开始了4年。

  “我不知道当时做酿酒生意是否明智。现在看起来是明智的。”这位精神矍铄的78岁老人笑言。在他面前,成串的葡萄从拖车中缓缓滚动至榨汁机内。

  家规

  在Kefraya,de Bustros禁止他的雇员讨论宗教或者政治。他的雇员中有基督教徒,也有穆斯林。“每个人都适应这个规定了,”de Bustros说,“我们从来没有因为政治或者宗教观点发生争执。”

  葡萄采摘工们大多是穆斯林,不过,有些承认说,他们没有遵守伊斯兰教的禁酒令。

  “我热爱红酒。”24岁的采摘工Rabia Moussa说。她的工头,看起来饱经风霜的Suleiman Shammas也爱喝两口,不过在穆斯林的Ramadan禁食月中他严禁自己喝酒。“我并不禁食,但这期间我不喝酒。”他说。
 
  在黎巴嫩的这一安静的角落,人们对政治和宗教的狂热似乎冲淡了,这也许是因为对de Bustros的伙计们来说,在Kefraya这个地方,de Bustros更像一位父亲。

  “丑陋的环境中没法产酒。”这位银发的老人说道。

  酒的艺术

  “酒和艺术,所有的艺术形式,都是有联系的,”de Bustros说,“混合葡萄是一门艺术。用单品种葡萄酿酒,你只是在做酒,装瓶。你没有从你的灵魂中给它们东西。”

  在Kefraya工作的32岁的酿酒专家Fabrice Guibertau也有同样的酿酒哲学。

  “我的想法是,酒是有生命之物。做酒时用上你的灵魂,这很重要。” 他在一个满是橡木酒桶的酒窖中说,酒桶中装有Kefraya最着名的红葡萄酒Comte de M red。

  Kefraya的产酒大约半数售往黎巴嫩,其馀的三分之一售往法国。

  De Bustros对他的葡萄酒很是骄傲,但被问及在未来几十年Kefraya葡萄园是否还将存在,他叹了口气。“我并不自信。”他说,“我对这里的一切如此热爱,但我不知道未来等待我的是什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