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著名的四大干邑酒厂之旅

2009-12-09 10:28 来源 :  酒立方 作者 : 

  参观白兰地四大主要生产商(轩尼诗、马爹利、人头马以及拿破仑)不仅可以品尝到多种美味的白兰地,还能收获一份对白兰地的眼光长远的认知。

  在车窗外闪过的笼罩在阳光中的法国美景吸引了我的注意力:裂纹斑驳的石头墙、红瓦屋顶的整洁农舍、几米以外连绵的低矮山脉还有枝繁叶脉、绿色盎然的葡萄园所覆盖的高低起伏的山脊。

  法国西部地区和干邑区是我这次旅行的目的地。干邑区是世界上最有名白兰地的出产地。美国市场接纳了全球超过一半的干邑。我们每年喝掉五千万瓶干邑,这不是个小数目,因为干邑是世界上最昂贵的饮品之一,最高可卖到两万八千美元一瓶。

  干邑在美国日益上升的受欢迎度似乎成为了游览干邑故乡的一个好理由。没有什么事情会比在秋天的收获季节里去游览法国的葡萄园,体验他的美酒、美景和佳肴更好的了。

  从技术角度来说,干邑是葡萄酒的升华。在进入市场之前,酿造干邑的葡萄先被制成未经过滤的白葡萄酒,才开始它们的漫长旅程。在两次蒸馏之后,酒液要在橡木桶里进行熟化,然后才能和其他的葡萄酒或者eaux de vie(法语意为“生命之水”,即调配干邑的葡萄酒母本)相混合;熟化的时间有时会长达数年。

  所有的这一切都是在干邑镇里或者附近的地区进行的;干邑镇分布在Charente河两岸,从巴黎西南乘坐高速列车有三个小时的车程。这个地区因干邑而知名。

  我不需要太多的计划。行进的步伐愉快而舒缓,天气让人觉得很舒服。河流从乡间蜿蜒穿过;宁静的水面倒映出了诸多影像:生长着葡萄藤的山坡、小小的城镇、阡陌有序的农场还有饱经风霜掩映在天竺葵、粉红玫瑰和夹竹桃林中的城堡。

  我的行程开始于干邑镇;在这儿,我花了一个下午去参观这座古老的城镇。在15世纪到十七世纪之间建造的半木结构的房屋蜿蜒在陡峭、弯曲的街道两旁。我在鹅卵石铺就的小道上漫步,用相机拍下罗马风格的St. Leger教堂和四下延伸的干邑城堡;它是16世纪法王弗朗索瓦一世的出生地。然后我去参观了一家展现干邑地区及其历史的博物馆。

  但是我不甘心于只是看看有关干邑的资料。我从6000英里以外来到这里就是为了品尝干邑。为什么还要再等呢?带着这唯一的目的,我咨询了参观顶级干邑酒厂的相关事宜。轩尼诗、马爹利、人头马还有拿破仑,每家酒厂的参观费用从10美元到25美元不等,包括品尝在内。

  轩尼诗

  我离坐落在Charente河两岸的轩尼诗非常的近。我乘坐一艘小船到达了目的地,加入了一群游客的行列之中。在走过这片风景美丽的土地时,我注意到石头建筑上覆盖了一层黑色的霉。当我游览干邑镇的时候,在很多建筑物上也见到过同样的东西。人们告诉我说这是“天使的份额”。这种霉叫做黑色天鹅绒;它是依靠在酒液熟化时蒸发散出的酒精蒸汽而存活的。

  我们进入一个仓库式酒窖;我陶醉在浓郁的干邑酒香里。这里面就有“天使的份额”(葡萄酒蒸发出来的部分)。“大约有2%到4%的酒精透过橡木桶上的气孔蒸发出发。”导游说。难怪天使看起来都是一副心满意足的样子。

  我来到了品酒屋;很快也像天使们那样感觉惬意极了。我晃动杯中的液体,浅浅的闻了一下,然后喝了一小口:平滑、复杂的口感带有蜂蜜和甘草的味道。我又多喝了点,于是一种更为强烈的满足包围了我。尤其是当我想起来还有三家规模更大的干邑酒屋等着我去的时候。

  马爹利

  接下来是马爹利酒厂;在这儿,我对干邑的蒸馏和熟化有了更深的了解。我再次参观了仓库式的酒窖;酒窖里上千个酒桶在黑暗中沉睡。我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沉醉在酒的香气里。

  酒窖里的酒桶体型巨大;很多的酒桶里盛着100多加仑的酒液;每一个上面都标有年份:1900、1931或者1950。

  酿造优质干邑的过程要远长于人的寿命,导游解释说。存放了长达200多年的干邑和其他一个具有世纪“酒龄”的白兰地相混合才能生产出酒厂最具声望的干邑。

  人头马

  在离市镇三英里远的人头马酒厂,我和其他游客一起乘坐一辆小火车,游览了一家制桶商店、一个葡萄园还有酒窖。我每次进酒窖的时候都会觉得格外的开心,尽管酒窖里又潮湿又阴暗。我又一次吸入了满满的“天使的份额”,幻想着能够永远的藏在酒窖的后面。

  像其他酒厂那样,人头马已经历经了几代人。它由一位年轻的种植者始建于1724年;现在公司的首席调酒师Pierette Richet是过去一百年间的第四任。她的工作用她的话说是“管理现在、计划未来。”

  随着认知的加深,对于干邑的饮用方法我也了解的更多了。“使用杯壁顺直、厚度不大的酒杯。晃动酒液观察它的粘度。然后用嗅觉测试,要闻两次:一次位置是在酒杯的正上方;一次只需在酒杯上方即可。这一步会告诉你这款烈酒是否具有多个层次。最后,喝上两口,感受它的质感、厚度和粘度。寻找味道和香气的平衡。”

  当地的干邑酒厂每年要接待大约二十万的游客;其中很多是美国人。当晚在吃饭的时候我在屋子里巡视了一圈。很多人都在喝干邑;而且无一例外都是按着摇、嗅、品的步骤。

  拿破仑

  在我的四大酒厂探索之旅中还剩下一个大型的干邑酒厂我还没去:拿破仑。我驾车行驶了七英里穿过分布着大片葡萄园的城郊到达雅纳克,拿破仑干邑公司的所在地。

  在我参观干邑酒厂的时候,我的头脑中已经被反复灌输进了一些干邑酒厂必备的要素:灯光明亮而强烈,土壤是白垩质的而且满是石块,气候温和,温度经由附近大西洋的调节。这些要素为酿造干邑使用的白葡萄酒品种白玉霓(Ugni Blanc)的生长创造了理想的条件。用这些葡萄无法生产出优质的葡萄酒,但却可以酿造美妙的干邑。

  像干邑区一样横跨Charente河两岸的雅纳克还有另一幅迷人景象。宁静的村庄里居住着5000人,还有美丽的公园、如画般的桥梁和顺流而下的船只。然后就是建立在Charente河畔一座翻新过的仓库里的拿破仑酒厂了。拿破仑在1811年造访了Courvoisier仓库;据传说,在送他流放到圣赫勒纳岛的Northumberland英国皇家海军舰艇上,他还带着几桶干邑葡萄酒。所以Courvoisier将自己烈酒命名为“拿破仑干邑”。

  在这儿的参观是在一个博物馆里。里面重建了一个混合工作间,类似于香水工厂;也有蒸馏炉和橡木桶以及那些美妙的气味。

  在离开拿破仑酒厂以后,我又在雅纳克转了转。我已经参观了四家主要的酒厂;因为干邑只产自干邑区,我有点失望的发现到我的探索之旅似乎要结束了。不过我又兴奋起来:在这里还有300家小型干邑酒厂。或许我的旅程还没有完全结束呢……

(中国葡萄酒资讯网向本文作者表示感谢,欢迎读者提供原作者及出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