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克斯湾——新西兰红酒圣地

2009-08-08 09:49 来源 :  《中国葡萄酒》 作者 :  华志远

  从奥克兰出发,沿着新西兰一号国家公路一路南下。中途我们在新西兰北岛最富盛名的温泉——滑雪旅游度假区罗托鲁瓦一陶波(Taupo-Rotornua)停留片刻。Rotorua是毛利语,其中Roto是“湖”的意思,而rua是“二”的意思,连在一起,也就是“第二个湖’。地热喷发,温泉以及火山喷发过后遗留下来的地貌是这个城市的最大特征。一边泡温泉,一边欣赏Rotoma湖畔的美景,一路的疲惫即刻被这番写意抹去。

  霍克斯湾是新西兰的第二大葡萄酒产区。在这个典型的新世界葡萄酒产区里,种植的葡萄品种相当丰富,最常见的有:霞多丽(Chardonmnay)、长相思(Sauvignon Blanc)、美乐(Merlot)、赤霞珠(Cabernet Sauvignon)、西拉(Syrah)等。同时也生产琼理浆(Gewurztraminer)、灰比诺(Pinot Gris)  、赛美蓉(Semillon)、雷司令(Riesling)、马贝克(Malbec)、品丽珠(Cabemet Franc)、黑比诺(Pinot Noir)、佳美(Gamay)等等。这里生产由美乐、赤霞珠、晶丽珠、马贝克和小维锋(Petit Verdot)混酿而成的波尔多型葡萄酒占整个新西兰这类葡萄酒产量的85%。霍克斯湾可以说是新西兰的波尔多(Bordeaux)。

  霍克斯湾的主要酒区

  霍克斯湾处于火山地震带。由火山喷发和地震形成的山丘包围着霍克斯湾,整个区域只有东面直接面海。西面和南面的山丘形成有力的屏障,使霍克斯湾免受来自西面强气流和南部冷气流的彤晌。而来自东海岸的海风,通常带来一丝温暖。五条主要的河流(由北向南分别为:埃斯科河(Esk River),图迪亚库里河(Tuteakuri River),那如路路河(Ngaruroro River),克莱夫河(Clive River)和图奇图奇河(Tukituki River)流经霍克斯湾地区,最后流入南太平洋。而霍克斯湾唯一的平原就是由这五条河流冲击而彤成的。

  埃斯科河谷(EskVnlley——埃斯科河流经的河谷地区)和达特莫(Dartmoor)地区(图迪亚库里河流经的河谷)是两个盛产白葡萄酒的酒区。埃斯科河谷位于霍克斯湾最北部,大多数葡萄园坐北朝南,因此日照同朝南的葡萄园相比耍短一些,更加适合种植霞多丽、灰比诺、长相思等白葡萄品种。而达特莫地区的秋天降水较多,比较适合旱熟的葡萄品种霞多丽。达特莫地区出产可能是霍克斯湾最好的霞多丽,其中以Sacred Hill的单一老藤葡萄园及Rifileman霞多丽最出色。

  金布利格拉芙(Gimblett Gravel)——这是霍克斯湾唯一一个法定子产区。金布利格拉芙的名字同法国波尔多的格拉芙很相似,主要原因在于两者的土壤都是由砂砾组成(Gravel是砂砾的意思)。这个法定产区完全依照土壤的成分来划分界限,产区具体位置位于霍克斯湾的中部,Roy's山的山脚下。旱期地壳运动改变了那如路路河的河道,而旧的河道就成为现在金布利格拉芙酒区的土壤结构。正金布利格拉芙,年平均气温要比大多数霍克斯湾地区的气温高0.3℃,是种植红葡萄品种的绝佳气候。五大波尔多红葡萄品种和西拉是这里的主力军,同时极少数的霞多丽品质一样不同凡晌。

  布里奇帕三角带(BridgePa Triangle,或称那塔瓦拉三角带Ngatawara Triangle)——位子金布利格拉芙南部的一个产区。这里的土壤以红色黏土为主,含有大量的金属铁成分,类似波尔多右岸的波美侯(Pomerol)。于是美乐就成了这里的主力军。表层的红色黏土为美乐带来了丰富的口感和深度,而深层的砂砾土壤,能有效地排出多令的水分,提高葡萄酒的浓度。

  图奇图奇河谷  (TukitukiValley)——在Te Mata山峰的庇护下,图奇图奇河谷免受南部冷空气的影晌;是出色的红葡萄酒产区。而时日常也会生产出极高质量的霞多丽。

  新西兰赤霞珠之父——Tom McDonald  (汤姆·麦当劳)

  1964年,一支霍克斯湾赤霞珠和一支玛歌庄园一等庄(Cateau Margaux Primeur Cru Classe)分别被套在两个一模一样的布袋子里,一起放在法国著名葡萄酒评家Andre Simonn的餐桌前。法国酒评家品尝之后,认为“这是一个非常少有,却又是极具说服力的葡萄酒。它证明了新西兰的葡萄酒一样可以层观出高质量佐餐酒的风采。”  而这一支葡萄酒就是由Tom McDonald亲手酿造的1949年McDOnald赤霞珠。

  Tom McDonnld干1907年出生在霍克斯湾格林米多(Greenmeadows)。Tom ll岁开始在酒庄工作,13岁成为酿酒师,并在6年后成功收购霍克斯湾一家规模可观的酒庄。尽管1931年和1932年连续两年的大地震令他蒙受不少损失,然而经济上的困难没有停止Tom对干酿酒事业的热哀。在寻得新股东支持之后,Tom重新建造酒厂,扩充葡萄园面积。在拥有了强大的财政后盾之后,Tom更加关注酿酒的工艺。他开始使用法国新椽木桶来陈酿赤霞珠,购买新的酿酒设备等等。当所有人都怀疑霍克斯湾赤霞珠的时候,Tom执着于自己的信念,凭借着对葡萄酒与生俱来的天赋,证明了霍克斯湾的潜能。他的酿酒理念由此在霍克斯湾推行,直接影晌了现代霍克斯湾葡萄酒的风格。新西兰酒业把Tom Mcdonald 誉为新西兰赤霞珠之父。而后来的McDonald酒庄被酒业巨子Pernod Ricard  (前Montana)收购,并改名为Church Roadd酒庄。并且,Church Road把最好的赤霞珠命名为“TOM”,并且把酒庄的酒窖命名为Tom McDonald酒窖,以此来纪念Tom McDonald为霍克斯湾,甚至新西兰酒业作出的贡献。

  波尔多葡萄品种的兴盛

  虽然Tom McDonald旱在20世纪40年代,就演绎出霍克斯湾赤霞珠的魅力。但是当时霍克斯湾的酒业并没有大面积种植赤霞珠、美乐等波尔多葡萄品种,甚至就连霞多丽也属干稀有物种。而雪莉(Sherry)、波特酒(Porn)以及一些由杂交葡萄品种酿遣出来的葡萄酒别是旱期霍克斯湾葡萄酒的主力军。赤霞珠,连同霞多丽一并被认为是“具有潜力的”葡萄品种。直到70年代中期,一批毕业干澳大利亚酿酒专业、或是带着欧洲酿酒经验的酿酒师们落户霍克斯湾。他们的抵达为霍克斯湾的酿酒事业注入了新的动力——霍克斯湾开始注重葡萄园的选址,并且针对葡萄园的特殊风土条件来种植适合的葡萄品种。Te Mata庄园的现任主人John Buck(约翰·巴克)就是推行这一概念的倡导者。John同他的合作伙伴花了日年的时间寻找霍克斯湾最理想的葡萄园。他们从150多个酒园中最终选择收购已经江河日下的TeMata酒庄。Ie Mata酒庄坐落子霍克斯湾南部的Te Mata山脚下,图奇图奇河畔。  “这里可以说是霍克斯湾最热的地带。我们在这里的葡萄园坐北朝南,不仅让葡萄藤免受南方的冷空气彤晌,也能让葡萄藤更好地吸收阳光。”John津津乐道地谈论起他的葡萄园,“这里是种植赤霞珠最理想的地带。每10年中的日年,我们都可以收获到完全成熟的赤霞珠。而法国的波尔多也仅仅能做到这些。”Buck家族酿造的C01eraine葡萄酒是以波尔多葡萄品种赤霞珠、美乐和品丽珠混调而成的葡萄酒,是新西兰最出色的红葡萄酒之一。“19日2年是Coleraine的第一个年份。当初这种以赤霞珠为主的酿酒理念几乎没有人推行。” 19日2年的C01eraine是以波尔多的Chateau Latour作为样本,以94%的赤霞珠和6%的美乐打遣出新西兰版本的超级波尔多红酒。在20多年的实践过程中,Coleraine的酿造比例不断地改变,以适合葡萄园的风土条件。现在的Colemine更趋向干Pessac—Leognan(佩萨克·雷奥良)酒区的风格,美乐比重的增加使得C。leraine的口感更加饱满、丝润。2007年在伦敦,Te Mata举办了一场纪念酿造Coleraine 25周年的垂直品尝会,让世界葡萄酒界为霍克斯湾的红酒惊叹不己。Wine Edvocate的作家Nenl Martin正品尝完Coleraine后说道:“可能一些波尔多的酒庄庄主正尝试了Coleraine之后会给他们乏味的2007年葡萄酒一些启发,因为伟大的赤霞珠(种植的)己经廷伸越过了(波尔多)左岸的边界。”

  除了Te Mat,的Buck家族之外,还有不少霍克斯湾的酿酒师们不断地开发和探索,力争打遣出上等的霍克斯湾佳酿。其中包括了由埃斯科河谷首席酿酒师GordonRussell打遣的Esk Valley The Terraces品牌,CroggyRanSe酒庄掌门人Steve Smith MW完美雕琢而成的Sophia品牌(美乐·品丽珠混酿)和Quarry品牌(赤霞珠混酿),Trinity Hill庄主JohnHancock的丁heGimblett品牌,以及SacredHill的BrOkenstOne品牌(美乐)禾口Helmsman品牌(赤霞珠)等,完全可以同Coleraine一起,代表着霍克斯湾最出色的红葡萄酒,向世界层现霍克斯湾的魅力。

  2009年2月,来自霍克斯湾金布利格拉美的6支2006年份赤霞珠混酿酒同6支来自波尔多2005年份的葡萄酒在伦敦又一次碰撞。包括Janci日RobinsonMW,  Neal Manin,  RObert Parker(Wine Edvocate比的作家之一)等1日位欧洲最出色的葡萄酒大师们,在盲品条件下,对来自波尔多和霍克斯湾的12支佳酿作出品评。来自霍克斯湾的Sacred Hill Helmsman赤霞珠2006仅仅
正Lafite、Mouton和Angelus之后,位居第四。而另一支金布利格拉美的Newton Forrest COmerStone赤霞珠·美乐·马贝克混酿则位居第六,紧随排名第五的Chateau Haut Brion。  正面对被称为“可能是白1961年后,波尔多最出色的年份”的6支波尔多名庄,霍克斯湾的赤霞珠一样毫不逊色。霍克斯湾可能会是即纳帕(Napa)之后,又一个能同鼻祖——法国波尔多抗衡的酒区。

  霍克斯湾的红酒新贵——西拉

  霍克斯湾酿酒师们对干西拉的认识时间并不长,白20世纪日0年代开始零零星星的有几家酒庄开始种植这个来自法国罗讷河谷北部的葡萄品种之后,直到10多年前,才开始渐渐引起酒界的重视。当前西拉的种植仅仅占了霍克斯湾4%的种植面积,可是高质量的霍克斯湾西拉已经开始引来不少世界葡萄酒大师们的关注。位于Gimblett Gravel酒区的StOneCrOn酒园可以说是最光实验种植西拉葡萄品种并且取得成功的。酿酒师/庄主Alanlimmar博土说道:  “我们干19日4年开始试验性地种植西拉葡萄品种。之前很少有人对这个葡萄品种有兴趣,而仅有的一部分人哪怕尝试了也是失败的。”在Alan博土尝试了数十种葡萄品种之
后,他认为“西拉是最适合我葡萄园的风土条件的。”而之后的Trinty Hill的首席酿酒师Warren Gibbs同样对西拉情有独钟,无论是Trinty Hill的旗舰Homage西拉,还是Warren同女友共同拥有的Bilancia葡萄园都是极具代表性的。Roben Parker的Wine Edvocate把Trinty Hill誉为霍克斯湾的“西拉专家”。霍克斯湾的西拉同邻居澳大利亚的Shiraz风格大不一样,霍克斯湾的西拉没有澳大利亚Shiraz奔放和旷野,却多了一份更类似法国罗讷河谷的细腻和紧实。黑莓、肉香和白胡椒的辛辣是霍克斯湾上等西拉的特点。与此同时,也有不少霍克斯湾酿酒师借鉴罗蒂山麓的酿酒传统,把少部分的维奥涅尔(Viognier)葡萄加入西拉葡萄中,一起酿造,为西拉带来更具魅力的香水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