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cLaren Vale——当葡萄藤与大海相遇

2010-07-26 17:34 来源 :  《赏味美酒杂志》 作者 :  Jeuce

  冬日的阿德莱德宁静惬意,今天是南澳酒庄之行的最后一天。我们7点就坐上了租来的丰田花冠,从阿德莱德往南沿Southern Express驱车40分钟左右,连绵起伏的乡村、美好的田园、与山丘上成片的葡萄藤映入眼帘。再往西仅仅8公里,就是延绵广阔的大澳大利亚海湾。冬日的海风轻抚着我们的脸颊,早晨的阳光轻撒在我们的雷朋墨镜上,空气里甚至有昨夜涨潮过后海水的余味,天气一点也不冷 —— 欢迎来到McLaren Vale,澳大利亚最接近地中海的葡萄酒产区。


McLaren Vale —— 当葡萄藤与大海相遇

  McLaren Vale(迈拉仑维尔),位于阿德莱德南部的沿海地区,整个葡萄酒产区南北宽约40公里,东西长20公里。由于东部与Adelaide Hills(阿德莱德丘陵)相接,海拔高度也各不相同。拜访那日,我们试着从McLaren Vale的西部沿海开车来到Adelaide Hills的山坡上,短短1个小时不到的车程,气温相差有8度之多。因此,受海洋性气候与海拔的影响,McLaren Vale的气候差异明显。在这里,葡萄产区的sub-regionality(小区域性特质)是最常被谈论的一个话题(关于小区域特质的具体细节可以参考d’Arenberg网站上的这篇文章)。

  因海湾与山丘地形杂交错落,McLaren Vale属于典型的地中海式气候,冬暖夏凉,因此这里也有“澳洲的罗纳河谷”的美誉。但由于夏季雨量较低,灌溉在今天巳被视为必须。在葡萄品种方面,虽然Shiraz仍然占主导(60%),但近些年最受人关注的是 Grenache —— 这一在南法罗纳河谷产区广泛耕种的葡萄品种。每吨 Grenache  的采购价格已经从2002年的$500澳元一吨上升到了$2750澳元一吨,显然,McLaren Vale试图摆脱南澳老大哥的Barossa的光环,致力酿制更具有本地特色的葡萄酒品种。

  拿出一张产区地图仔细研究,在这片并不算大的土地上,分布着大大小小80多个酒庄和76个向大众开放的酒窖(Cellar Door),其中不乏一些澳洲知名酒庄:Wirra Wirra,d’Arenberg,Chapel Hill,Fox Creek,Coriole,Hardy Wine Company等…

  McLaren Vale,我们来了。


McLaren Vale,澳大利亚最接近地中海的葡萄酒产区

  d’Arenberg 黛伦堡酒庄

  当这个满脸堆笑,身材高大,一头凌乱金色长发,全副滑雪装备的男人出现在我眼前的时候,我还以为他是误闯d’Arenberg的醉汉,但是我错了,这个活宝是d’Arenberg的少庄主,也是澳大利亚最特立独行的明星酿酒师 —— Chester d’Arenberg Osborn。


Chester d'Arenberg,最接近摇滚明星的酿酒师

  我问他为什么这身装备(他的滑雪服上还挂着没有剪掉的滑雪票),他张口大笑,然后轻描淡写说到:“这身衣服很酷(尤其是那张没有剪掉的滑雪票)”。之后,他滔滔不绝的说了他最近2个月都在北美奔波,看夏季的葡萄园(因为澳洲在南半球,季节和北半球相反),现在信箱里的邮件大概有一座山那么高,然后,他就像闪电般的消失在一群对他投以崇拜目光的访客中。

  他大概是我见过最接近于“狂人”的酿酒师,我瞄了一眼左手边上d’Arenberg的宣传本子,“The art of being different(与众不同是一种艺术)”几个大字赫然入目。

  在d’Arenberg公关传播经理Luke Tyler的介绍下,我对Chester有了更多的了解,听说他喜欢漂泊的生活,每年澳洲的冬天,他都会去北半球的各大产区拜访,“Chester在美国有很多的粉丝,他们把Chester当作摇滚明星,虽然这听起来很奇怪”Luke笑着对我说。


这是d'Arenberg老庄主,Chester的父亲d'Arry 80周岁的卡通海报,每一年,这个特立独行的酒庄都会邀请插画师为自己设计海报,这些海报被挂在d'Arenberg的酒庄和餐厅的墙上,非常的逗趣

  Luke拿出d’Arenberg的酒单,一共有37款酒,分别来自28个葡萄品种,我很好奇的问Luke,为什么一个年产量在25-30万箱之间的酒庄会有那么多不同的品种,这对于市场营销来说会不会是一件困难的事情?

  “从某种方面来说,Chester像一个永远好奇的大男孩,他永远都在不断的探索新的品种,新的组合,他从未考虑过为市场酿酒。在他的带领下,d’Arenberg一直坚持用1927年购入的篮子压榨葡萄汁(basket press),虽然这种做法很费时间和成本,但这是对葡萄最温和的处理方式。我们遵循着严格的发酵温度并且从不进行过滤,我们并不想自己戴上‘有机’的帽子,但我们已经有15年没有施过化肥,我们最大限度的尊重自然。”Luke这么告诉我。


1927 的 Basket Press,最大限度的尊重了葡萄

  d’Arenberg的酒也像Chester一样,粗矿有力,风格独特。广受葡萄酒鉴赏家好评的2007 The Dead Arm Shiraz的口感辛辣强劲,有些许生涩,散发出黑莓、黑醋栗和栗子的果香,强劲的单宁紧实呈粉末状,是一款陈年后会更加优雅的优质澳洲西拉。

  Coriole 可利酒庄

  刚走进Coriole酒庄的时候,我还以为自己来到了欧洲的花园,罗马式的雕塑,大理石喷泉,以及种满了我叫不出名字花卉的花园。如果所d’Arenberg的葡萄酒是男人式的粗矿,那么Coriole的葡萄酒就像这座欧式花园一样,精致中透露出一点艺术性。


Coriole酒庄宛如一个精美的欧式花园

  Coriole的庄主Mark Lloyd接待了我们,在他的介绍下,我们首先尝了Coriole最有特色的Chenin Blanc(白诗南),2009年份,这一法国卢瓦尔河谷(Loire valley)的传统,却被Coriole人在澳洲种出了自己的特色。散发着成熟的坚果和瓜类的浓郁香气,伴着一丝青草味和烟熏香草橡木味,口感柔顺,余味温和,难怪它被评为世界十大顶级白诗南之一。如果说2009年的Chenin Blanc是一个年轻的姑娘,那么Coriole 2004 Chenin Blanc更像一个优雅的贵妇,在着显Chenin Blanc特色的同时,成熟浓郁的椰子香气扑鼻而来,回味的时间和层次感也有明显的加强。


Chenin Blanc这一在澳洲并不常见的品种,被Coriole人酿造的有声有色

  红葡萄酒方面,Coriole 2009 Shiraz Cabernet是另一支新鲜生动,非常适合现在饮用的日常餐酒。香气馥郁,充满了黑色水果与花园的芬香,口感带着黑色水果的风味,如蜜饯般的甜美,紧实的单宁带来丰富强烈的回味。Coriole的Reserve Range(珍藏系列)则显示了更丰富的层次和窖藏的可能性,2009 Vita Reserve Sangiovese是一款浓郁,带辛辣味的桑娇维赛,散发着酸浆果,李子和黑巧克力的浓郁香气,口感平滑柔顺,十分精致。单宁细密,口感亦非常的紧密。

  品酒即将结束的时候,突如其来的骤雨已经全然过去,心里默默感叹:原来这就是一日千变的海洋性气候啊。这个时候,璀璨的夕阳已经从云的缝隙中照射下来,天空中还挂着一道彩虹,成片的葡萄园在夕阳下散发出金色的光辉,真美,我赶紧抓起照相机,乱拍了一气。


璀璨的夕阳照射在Coriole的葡萄园上

  受庄主的邀请,我们留在Coriole晚餐,在篝火下喝美酒,吃少庄主Peter Lloyd准备的wood fired pizza,餐桌上有从附近小镇上面的Farmer’s Market上买来的芝士和橄榄,还有从自家田园里摘来的胡萝卜和西兰花……如此盛情的夜晚,不知不觉中天已经完全暗了下来,再也看不到黄昏下那个美丽的葡萄园,而我却认识了书上不曾写到的McLaren Vale。


在Coriole酒庄的篝火晚餐

  尾声

  McLaren Vale不仅是距离阿德莱德最近的一个产区,更是美食爱好者的乐园,因此,无论一年四季,这里的游客都络绎不绝。据Coriole酒庄的少庄主Peter Lioyd说,从80年代起,McLaren Vale就是一个周末的度假圣地,新婚的夫妇会开着小汽车从阿德莱德过来,走访酒庄、芝士农场和橄榄园,在酒窖自家的餐厅品酒吃午餐,趁日落到来时候开车到海边,这里有澳洲最原始、最安静的海滩,看完日落之后,到Willunga小镇上吃炭烤的本地牛排,喝带着浓郁浆果香味的GSM佳酿(一种由Grenache、Shiraz、Mourvedre三种葡萄品种的混合红葡萄酒,McLaren Vale的特色),听乡村音乐,吹从大澳大利亚海湾来的海风。

  是的,当葡萄藤与大海相遇,这就是美丽的McLaren Vale。


McLaren Vale 仅仅8公里之遥的海滩


我们在d’Arenberg酒庄自家餐厅的午餐


我们在d'Arenberg酒庄的餐厅午餐,还见到了Chester的父亲d'Arry,老先生今年已经83岁高龄,依旧健谈


Coriole酒庄里罗马式的雕塑和花园


难忘的黄昏,在Coriole酒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