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美拉沃葡萄园

2012-03-15 12:32 来源 :  新浪博客 作者 :  风同学

  在Christophe Chappuis家的酒庄,两杯Dezaley之后,我问了一个最愚蠢的问题:你三个年轻的女儿,她们终日生活在这样宁静的小村庄里,有时候会不会觉得很无聊?Christophe看着我露出一个不可思议的表情:天呐,我们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怎么会无聊呢?

  彼时,七月的阳光经过莱蒙湖的折射,有着丝绸一般的质感,这和煦的阳光照着窗外一片片的梯田葡萄园,照着Christophe家生活的绝美小村庄Rivaz,照着他们家院里那些盛开的花儿,也照着我手中摇晃的酒杯。杯中的Dezaley葡萄酒,是沙斯拉(Chasselas)葡萄酒最好的品种,它几乎没有橡木的味道,而是带有泥土的芬芳,细致、微酸、柔顺宜人,我最喜欢它丰满的酒体和几乎没有甜味的口感,品起来是如此清爽,特别是在这样炎热的夏日。

  阳光下,品着这样醉人的美酒,我没醉,但是我有些晕乎了,所以才会羡慕嫉妒恨地提出这个愚蠢的问题。其实,第一眼见到它的时候,我已经开始不切实际的奢望,如此住在这里该有多好!

  上苍太过厚爱这片土地了:拉沃梯田葡萄园位于阿尔卑斯山南坡上,面朝莱蒙湖。充足的阳光和湖边湿润的气候使这里成为瑞士著名的葡萄酒产地,来自太阳、日内瓦湖倒映和围墙折射的三组阳光让拉沃地区的葡萄园享受到充足的日照,而这也是出产优质葡萄酒原材料的重要因素。拉沃葡萄园距今已有800年的历史。追溯到11世纪罗马统治时期,修道士开始在这里种植葡萄并酿造葡萄酒。悠久的历史与旖旎的湖光山色,从而赢得了世界遗产的美誉。拉沃梯田葡萄园最经典也是产量最大的葡萄酒就是沙斯拉,它是瑞士白葡萄酒的形象大使,占瑞士葡萄酒产量的60%。

  Christophe的祖先,从遥远的1335年就开始在美丽的村庄Rivaz定居,近几百年他们家族世代以葡萄酒为业。一片蓝得如丝带般的湖水,与绿油油的葡萄园环绕着不大的小村庄,Christophe的酒窖就在自己住所的下方。不大的酒窖却有悠久的历史,彩绘玻璃如教堂般绚烂,描绘的是葡萄丰收的景象,硕大的像木酒桶,最老的已有两百多年的历史。每年的八月开始收获,当年就可以喝到自酿的新酒,Christophe生来就没有择业的苦恼,他笑着反问我:还有比这更爽的工作吗?

  酒窖上方的陈列室,阳光灿烂,Christophe站在家谱前,我意识到他的工作与生活,似乎与他的父亲,祖父,与他的祖先没有区别。传统的保护,不能仅仅在博物馆,更重要的是这样家族的延续与传承。一幅他父亲盛装打扮的照片吸引了我的注意,Christophe告诉我,每隔二十年,七月的时候,都会在附近的沃韦举办一个盛大的葡萄酒节,当地人都会着传统服装载歌载舞,而他们的头上,都会戴一个葡萄藤编织的花环。上次举办这个节日,是1999年,也就意味着下一次是2019,这样的等待真是太过漫长了,不过还好,每年的九或十月,他们都会有小型的庆祝仪式。

  平静的生活一样充实,我们的失落与空虚,有时来自于过多的索取。

  群山环绕,碧水相依,阳光下的拉沃梯田葡萄园,那些漂亮的红屋顶就是Rivaz村。



  莱蒙湖,宁静得如同一张丝绸。

  这些古老的围墙折射的阳光,对葡萄的生长大有益处。

  在这一方湖与梯田葡萄园之间,驾车兜风,真的是太拉风了。

  Rivaz村的葡萄园,一直延伸到房子门口。

  大花有些愣头愣脑的架式,透着瑞士乡村的朴实气息。

  小村儿墙上的装饰,是瑞士“十字”。



  即使是午后,花儿们依然很精神。

  Christophe Chappuis家的小酒窖。玻璃花窗,生动地纪录了葡萄丰收时的场面。

  Christophe骄傲地站在家谱前,在西方,他们称为Family tree.

  每二十年举行一次的葡萄酒节,当地人皆盛装出场,很多的庆祝仪式都依然保持多年前的传统。

  Christophe自家产的葡萄酒,据他说,在中国也可以买得到。

  告别Christophe,我在湖边葡萄园的小径间徒步,拉沃有包括Rivaz在内的6大酒乡,葡萄园梯田覆盖了18公里长的湖岸。从Rivaz村到我用餐的Baron Tavernier餐厅大约一个小时的行程,有湖面的清风,有原野的花香,有葡萄园曲折蜿蜒的小路。其实,在瑞士,徒步并非一定要在高山上,莱蒙湖畔的徒步,一样醉人心脾。



  Baron Tavernier餐厅,餐厅的位置可谓绝佳,俯瞰窗外,拉沃葡萄园的美景一览无余。点一杯沙斯拉白葡萄酒,一份出自莱蒙湖的鲈鱼,我还能要求更多吗?

  Baron Tavernier餐厅,黄昏,惊心动魄的来临。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