倘佯酒乡

2013-06-29 13:02 来源 :  东膳西酿 作者 :  李志延

  如今,世界葡萄酒版图已经扩大至前所唯有的规模,南至南非最偏僻的岬角,北至北美尽头的荒原,就连昼夜温差悬殊的地方也称谓风格独树一帜的产酒区。比如收获季常被冰雪覆盖、温度低于零下7℃的莫塞尔(Mosel), 以及葡萄成熟期气温动辄飙升到40℃的南非内陆与美国加利福尼亚中央山谷一带。对于时间充裕的葡萄酒爱好者而言,这些产区都值得一一走访。
 
  悠游于风景优美的葡萄园,呼吸着清新无比的空气,享受着独特的地方没事,同时还能与当地人谈天说地,那可真是美妙且无法替代的体验。在这样的氛围里,葡萄酒无声无息地融入体内,仿佛能听清葡萄酒地节奏,感受它地律动。
 
  今天,我们可以通过数不清的渠道,如旅行指南、谷歌卫星地图以及酒庄介绍文字等,来浮光掠影地了解一个产区。而如果能亲自到葡萄园,所获得地体验将更加纵深、多远。一遍感受葡萄种植与酿造的环境,一边品尝美酒,能让人更容易掌握葡萄酒的风土(terroir)。简单来说,如果一个人有机会承受加利福尼亚州骄阳的炙烤,或者感受中奥塔哥阿(Central Otago)山谷日落时分骤降的气温,又或者能脚踩灰色板岩、爬上陡峭的莫塞尔山坡,自然便会明白杯中之物的独特味道从何而来。
 
  说到最值得造访的产酒地区,众多葡萄酒产区都以风光旖旎、酒风独特与文化气氛浓郁著称。放眼欧洲,基本上找不到一个不产葡萄酒的国度,而在新世界,产酒国的数量也多得惊人,其中包括中国。我想向那些刚刚开始踏上葡萄酒旅行得葡萄酒爱好者推荐5个经典产区,同时也是我一再游历的地方。它们都无不例外地具备令人身亡的美景、美食、美酒,更重要的是,那里有着一群懂得将酒与生活融为一体的精彩任务。
 
  1. 德国莫塞尔 (Mosel, Germay)
   
  记得第一次去莫塞尔Cochem小镇时,早上醒来看见整个小镇都笼罩在冰雪之中,美得令人窒息。夏天的Cochem颇为热闹,游客比居民还要多,我推荐冬天前往,体味小镇缓慢、安定得生活。
 
  在德国的13个葡萄酒产区中,莫塞尔的名气最响,景色也最优美。莫塞尔的种植和酿造历史可追溯至罗马帝国早期,当地最有名望的酒庄都运营了数世纪之久。沿着河边漫步,很容易被地势陡峭的葡萄园吸引,其中,Bernkasteler Doctor与Wehlener-Sonnenuhr堪称世界上最陡峭的葡萄园。灰色板岩是莫塞尔特有的表层土,这种独特的地址为雷司令(Riesling)带来了鲜明的矿物与燧石风味。尤其是南向以及西南向的坡地葡萄园出产的雷司令酒款,风格尤其突出,不经橡木桶陈年,清脆而华丽。
 
  20世纪曾有一段时期,甜型与半干型德国葡萄酒并不受市场欢迎,然而在“雷司令复兴”运动的带动下,德国雷司令尤其是莫塞尔雷司令,凭借其出类拔萃的品质和陈年潜力,获得现代消费者的青睐。莫塞尔产区有几家知名的传奇酒厂,例如Egon Mueller和JJ Prum,前者以出产TBA(Trockenbeerenausles, 意为贵腐葡萄迟摘葡萄酒)闻名,拥趸极多。另外,Selbach-Oster、 St Urbans-Hof、 Dr Loosen Max Ferd Richter、 Fritz Haag 与Heymann-Lowenstein等酒庄也值得拜访与品尝。
 
  2. 法国波尔多圣爱美浓 (Saint-Emilion, Bordeaux, France)
 
  在波尔多左岸名庄林立的梅多克(Medoc)流连,面对那些无人居住的美丽古堡,我们常常会认为它们的存在除了“展示”之外,没有别的意义。而这些地方的拥有者基本上不是大集团就是保险公司,要么就是在别处发迹、四处置业的百万富翁。纪龙德河(Gironde River)右岸的风光与左岸大相径庭,这里的酒庄规模更小、更具有个性,当地使用的主要葡萄品种不是赤霞珠,而是美乐(Merlot)。就观光而言,既然来到波尔多,去左岸看城堡已经成为必不可少的橡木,但如果能空出一整周游玩的话,右岸的圣爱美浓倒是不错的选择。圣爱美浓是波尔多最美丽迷人的小镇,其主要吸引力来自特有的石灰岩洞穴、鹅卵石街道、为数众多的餐馆以及稀奇古怪的各色小店。值得一提的是,小镇上道出都是中世纪建筑遗址。
 
  圣爱美浓的葡萄园大多集中在城镇周边,在15分钟车程的距离内,我们可以轻轻松松地游览几十家酒庄。在这里,单家酒庄的占地面积可能不及河对岸一家名庄的零头,但可喜的是,圣爱美浓几乎没有城堡是闲置的,酿酒师会住在自己的酒庄里,亲自下田务农,一如数世纪前的酒农一样。如果说,左岸的酿酒师给人以西装革履、如置业经理人般的印象,那么右岸的酿酒师无疑更接近普通农民。圣爱美浓有不少酿酒世家都相当了不起,其中最受瞩目、酒款最贵的是Ausone和Cheval Blanc。 Beau-Sejour、 Becot 、Figeac、 Troplong Mondot、 Canon la Gaffeliere、 Clos Fortet及 Pavie虽然没有那么昂贵,但品质同样出色。
 
  3. 智利麦坡谷 (Maipo Valley, Chile)
 
  距离远是麦坡谷最主要的缺点,尤其对于亚洲人而言,前往麦坡谷意味着至少要乘坐两端航程、30个小时以上的飞机。当然,在抵达目的地之后,我们会由衷地赞叹:这场旅行是多么值得的。麦坡谷是环绕在智利首都圣地亚哥(Santiago)周围地一个产酒区,圣地亚哥这个只有500年历史的城市位于太平洋和安第斯山(Andes Mountains)之间,距离两者都不远不近(智利国土狭长,东西向最长不过430公里),是智利全国葡萄酒产业的中心,几乎所有大公司都把总部设在圣地亚哥市里或市郊。
 
  有人将智利称谓“种植者的天堂”,原因在于当地鲜有病虫害,就连许多产区常见的葡萄植株疾疫也极少出现。这里的年均降水量较低,种植者不得不从安第斯山引水灌溉。目前,麦坡谷最受欢迎的葡萄品种是赤霞珠,其次是佳美娜(Carmenere)和美乐。与大多数的新世界国家一样,麦坡谷的葡萄酒文化是在数世纪前跟随欧洲移民(主要为西班牙)传入圣地亚哥,直至25年前,智利才发展盛以出口为主的葡萄酒生产大国。
 
  与加利福尼亚酒厂的风格相比,智利酒厂显得更休闲、更家庭化。不少酒庄都向访客提供参观酒庄及品酒的服务。然而,近年来,到麦坡峡谷的本地及外地访客数量激增,令享受上述服务变得比较困难。在大规模酒厂中,Concha Y Toro和Santa Rita这两家很值得一去。而在小型酒厂中,Almaviva、Don Melchor、 Sena和Vinedo Chadwick代表的是智利葡萄酒的最高水准。在去这几家酒庄参观前,记得提前预约。
 
  4. 新西兰中奥塔哥 (Central Otago, New Zealand)
 
  中奥塔哥是近30年来最具活力和创造力的种植区之一,当地气候凉爽,对于大多数旅行者而言,其作为滑雪度假圣地的知名度远比美酒美食之乡的名气来得大。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中奥塔哥的酒庄数量还不到6家,而如今这里分布了逾70家大小酒庄。从地图上看,中奥塔哥是位于全球最南端的种植区,果实较难获得理想的成熟度,但是上述条件却为酿造风味绝佳的黑皮诺葡萄(Pinot Noir)提供了契机。现在,黑皮诺覆盖了整个产区80%的种植面积,而葡萄品种娇弱、难养的特性也对种植和酿造条件提出了极高要求。
 
  皇后镇(Queenstown)是中奥塔哥地区最大的城市,依山傍水,景致十分迷人,不少游客会专程飞至皇后镇享受佳期,而周围最热门的景点莫过于群山环绕的卡蒂普湖(Lake Wakatipu)。对于户外运动爱好者来说,这里如同天堂一般,可以尝试包括徒步、露营、钓鱼、蹦极、跳伞、漂流、滑水和滑雪等在内的各项运动。然而就葡萄酒旅行而言,皇后镇的天然美景就像一把双刃剑,有时反而会让人错过游览周边酒庄的机会。
 
  在中奥塔哥的75家酒庄中,有不少酒庄都乐意接纳来访者,工作人员热情、友善,访客中心提供的品酒选择也比较多。由于不同的小产区风土特征不尽相同,中奥塔哥出产的黑皮诺具有多面性-从严肃、肥硕、高单宁、多黑色水果味的酒款,到精致、轻盈、骨感、酸度清脆、香气四溢的酒款,应有尽有。
 
  其中,最值得一去的酒庄包括:Felton Road,采用生物动力法酿造一流的黑皮诺,旗舰酒Block 3和Block 5值得一试;Quartz Reef, 致力于酿造严肃且具陈年潜力的黑皮诺;Rippon, 酿造的红葡萄酒风格十分优雅;Mount Difficulty, 既酿造高性价比的基本款葡萄酒,也有单一葡萄园酒款;Two Paddocks,庄主是曾主演《侏罗纪公园》的Sam Neil。
 
  5. 美国加利福尼亚纳帕谷 (Napa Valley, California, the United States)
 
  与欧洲几乎所有葡萄酒产区都以葡萄种植和葡萄酒酿造为重不同,市场营销和酒庄旅行是整个纳帕谷产业的根基。采用葡萄品种命名来替代复杂的产区命名的营销方式起源于加利福尼亚州,而以葡萄酒旅游为基础发展整个产业的感念则是纳帕谷独创的。无论到纳帕谷的哪个酒庄游览,总能看到和气的工作人员带着笑脸出来迎接,耐心地帮你破解葡萄酒的迷思,而在当地常见的私人品酒导览服务中,酒庄工作人员更会以深入浅的语言让来访者充分认识自己所持有的葡萄酒审美标准以及成因。放眼全世界,恐怕我们很难再找到第二个像纳帕谷那样友善、热情、好客且极具实用性的产区了。
 
  精致、无国界的料理是纳帕谷作为旅行胜地的另一大特色。当地最好的餐厅主要集中在圣海伦娜(St Helena)与杨特维尔(Yountville)一带,米其林三星名厨Thomas Keller掌勺的French Laundry就位于杨特维尔镇上。就美食而言,纳帕的知名度和星级指数正在不断上升,这里能找到不少蜚声四海的高级餐厅,如Bistro Jeanty、 Redd、 Auberge du Soleil、 The restaurant at Meadowood、 Bistro Sabor 以及由Hiro Sone掌勺的 Terra。
 
  总的来说,纳帕谷是个非常多样化的产区,如果想要了解个中区别,最好的办法是从几个标志性的小产区入手,比如将豪威尔山(Howell Mountain)的赤霞珠(Cabernet Sauvignon)与罗斯福谷(Rutherford)的赤霞珠进行对比。除了刚刚提及的两个地方外,还可以考虑去维德山(Mount Veeder)、奥克维尔(Oakville)、鹿跃(Stag’s Leap)以及奥克诺(Oak Knoll)等地走走,试试不同小产区的葡萄酒。
 
  纳帕谷多数酒庄都设有宽敞舒适的访客中心,品酒通常需要付费,但令人放心的是,酒款的范畴与品质绝对无可指摘。Opus One、Robert Mondavi 及Inglenook(也叫Niebaum Coppola)等3家酒庄,就历史地位和建筑特色而言,是最值得参观的。还有其他几家,如Chateau Montelena、Heitz、Stag’s Leap Wine Cellars、Schafer、Beaulieau Vineyard、Diamond Creek、Caymus、Joseph Phelps,以及气泡酒生产者Schramsberg和Domaine Chandon也都值得走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