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葡萄园上空翱翔

2013-08-05 15:48 来源 :  Decanter 中国醇鉴 作者 :  Andrew Jefford

  要了解一片布满葡萄园的区域最快的方法是什么?找一架飞机——不管是带翅膀的还是带螺旋桨的,登上去,从天空俯瞰葡萄园比从地面开车得到的信息要多得多。


图片:从东边俯瞰施皮茨和Spitzer谷 © Andrew Jefford

  我曾经有幸乘坐直升飞机俯瞰梅多克和瑞士瓦瑞洲(Valais)的葡萄园,还曾从滑翔机上俯瞰位于朗格多克-鲁西荣Pic St Loup产区的葡萄园。希望有一天我能与澳大利亚酿酒师Stephen Henschke一道尝试热气球飞行。智利酿酒师Aurelio Montes曾帮助我从空中了解孔加瓜谷;几周前,Schloss Gobelsburg酿酒厂的Michael Moosbrugger又使我更加了解奥地利多瑙河流域葡萄园的概况。

 


图片:Michael Moosbrugger和塞斯纳172 © Andrew Jefford

  你可以说从飞机上向下看无非就是给等高线填上了内容和颜色,但是咱们绝大多数人都没有那个技能仅凭地图就可以在脑海中进行想象。1995年首次出版的《Oz Clarke的葡萄酒地图集(Oz Clarke’s Wine Atlas)》标志着一大进步; Keith和Sue Gage进行了大量英勇艰苦的工作,创造并使用“全景绘图法(panoramic cartography)”绘制了这本地图集。他们细致的作品使得这本(后来经过修订的)图册至今仍然物有所值。当然,现在只需点几下鼠标,谷歌地图就可以把类似的图像呈现在你的电脑屏幕上。

  不过,还是在空中最令人兴奋。在教练Alex Hofmann 的陪伴下,Michael驾驶一架精巧的塞斯纳172飞机,带我从克雷姆斯-朗根洛伊斯(Krems-Langenlois)机场起飞。那是一个生机勃勃的低气压的日子;上一周Alex刚刚使用碘化银进行了消除冰雹云的作业。我们越过位于坎普河上游和多瑙河之间的森林和高地牧场。第一课:在这个纬度上,种植葡萄的潜力被突然地切断了。

 


图片:千桶山 © Andrew Jefford

  我们倾斜着转向来自西边的多瑙河,沿着狭窄细小的Spitzer支流飞去:你可以看出这里的葡萄园不像多瑙河沿岸那样宽阔繁茂。沿着河流沿岸,我看到峭壁在向我招手。现在我终于理解为什么在施皮茨(Spitz)和魏森基兴(Wösendorf)之间,瓦豪河谷(Wachau)北岸的葡萄园或多或少会消失,而在Scheibental和Rührsdorf之间,这这种情况则出现在南岸。而且我完全可以想象,河流反射的热量对葡萄园来说有着多么重大的意义。

  我们沿着多瑙河继续飞行:河水并非蓝色,而是泥沙灰色,在充沛的降雨之后不断冲刷着河岸。在每年的这个时候,河水深度应该为3.5米左右,但是两周之前,河水深度曾经达到10.7米,并且淹没了地势较低的葡萄园。当然,如果你的葡萄园在“千桶山(Tausendeimerberg)”上,或者在Axpoint、Hochrain和Singerriedel等高于河面的地方则没有问题。Michael告诉我,尽管有被淹的风险,地势较低的葡萄园也不一定会便宜。你问为什么?因为高产量和机械化提供了其他优势。

 


图片:Heiligenstein © Andrew Jefford

  我们很快就经过了瓦豪河谷地区。这个地区的宽度只有25公里,不过东部开阔的葡萄园比西部我刚刚看到峭壁的地方紧凑的葡萄园早成熟四个星期。紧接着在克雷姆斯和朗根洛伊斯周围有大片起伏的葡萄田海洋,属于克雷姆斯谷产区(Kremstal)和坎普谷产区(Kamptal)。多瑙河南岸特莱森谷产区(Traisental)的葡萄种植更加稀疏,面积更为广阔的瓦格拉姆(Wagram)和万菲尔特产区(Weinviertel)也是如此。你可以看到,在这一带,一座座独立的小山就是一切——就好像坎普谷的埃利让斯坦(Heiligenstein),在那里高处的水平梯田上生长着雷司令,而低处的垂直梯田上则适合种植绿维特。说实话,从空中看起来,各产区之间的分界有点难以辨别:这充分反映了人们不断尝试控制难以驾驭的自然,以及其永不停歇的变化。

  除了飞行,没有别的方法可以向你展示这一切。你可以把这称作葡萄藤的故事。我们双眼可见的与仪器测量出来的之间有着极大的分别,不过每一株扎根于土壤里的葡萄藤都在敏感且戏剧性地经历着这些不同。葡萄藤不会说话——除非通过葡萄酒。葡萄种植和酿酒者的工作就是理解每一株葡萄藤,并让它最大限度地表达自己。这是了解一个产区最慢却也最深刻的方法。



作者介绍
Andrew Jefford先生是Decanter杂志及www.decanter.com的专栏作家。Jefford先生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就从事葡萄酒写作(同时涉及的领域还有威士忌,旅行及香水),曾获诸多奖项,最近因专栏作家的成就而获奖。2009年到2010年间的15个月,Jefford先生在Adelaide大学担任高级研究员。目前正在撰写一本澳大利亚葡萄园及风土相关的专业书籍。他目前居住在法国郎格多克产区,Grès de Montpellier和Pic St Loup的交界地带。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