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中国葡萄酒资讯网

浪漫主义者心灵都在庄园

时间 : 2014-06-20 08:31 来源 :  作者 : 

   

    著名英国记者杰里米.帕克斯曼说:“在英国人脑子里,英国的灵魂在乡村……真正的英国人怎幺生活?答案是,住在庄园里,一杯接一杯喝茶……英国人坚持认为他们不属于自己实际居住的城市,他们的心灵归属在庄园。

    那幺,谁又不是呢? 从上帝创造世界开始,人类就生活在“伊甸园”里,人类本来就是庄园的“生物”(不知这是否是乔治.奥威尔创作《动物庄园》的由来),只是在后来的路途中迷失在了钢筋水泥的森林中而已。每一个到过庄园的人,无论这个庄园是建在世界的哪个地方,是什幺样的风格,有什幺样的历史,都会有一种“心灵亲近”的感觉。那是与生俱来的因子,因为,我们回家了。

    宁做庄园主,也不做总统 安德鲁.劳埃德.韦伯,这个简直可以称得上是音乐剧的代名词的天才,在挣到他的第一个1000万英镑后,首先想到的就是:在伦敦附近的西伯克郡买了一座拥有建于16世纪的华丽宅古堡和一派田园牧歌景象,占地4000英亩的庄园。韦伯爵士可以把摇滚乐革命性的引入歌剧,但骨子里却仍拜托不了庄园情节。

    位于美国的弗农山庄的主人曾经这样夸耀自己的庄园:“在美国没有任何一个庄园比我这个庄园位置更好了”,是的,他就是美国前总统华盛顿。或者,正是这个弗农山庄的魅力,让华盛顿舍弃了总统的荣耀,在庄园中安享人生。

    一个庄园主的位置要重要过一个国家总统,这一点都不奇怪。一个传统的庄园一般会拥有一栋体现风格的主建筑,周围环绕着很多小房子,分别用来织布、洗衣、做饭、钉马掌、修农具、养马等等,还有庭院、花园、露台、湖泊和喷泉、雕塑、酒窖等等,甚至有礼拜的教堂和归宿的墓地。那难道不是人类可以想象得到的最美好的生活吗? 世界变了,庄园没变 在俄国的米哈伊洛芙斯基的普希金庄园,普希金虽然在这个庄园里最长也只是住了两年,但却在这里创作了《叶甫盖尼.奥涅金》、《先知者》等等巨著。200年前,普希金的外祖父在得到了这块土地建立了庄园,今天,它的风貌依然,只是多了普希金故居前的26棵橡树,这是他的儿子为了纪念父亲的诞辰而种的,至今仍郁郁葱葱的生长着。在英国中部北安普顿郡的奥尔索普庄园,有3个重要的日子:7月1日,戴安娜在这天出生;7月29日,戴安娜在这天成为英国王后;8月31日,戴安娜在这天遭遇车祸,离开人世。这个占地1000多英亩的辽阔庄园是戴安娜所属斯潘塞家族的家族庄园,历经风雨变迁之后,在庄园中新建一座高约两米的纪念碑,洁白的方柱底座,顶端托起一朵含苞欲放的白玫瑰,它用它的方式见证着历史。

    还有丘吉尔庄园、福特庄园、托尔斯泰庄园、普罗旺斯庄园,《简.爱》中勃郎特的桑菲尔德庄园,电影里的《高斯福德庄园》……无论是真实的,还是虚构的,它们一直,都静静地在那里,等着我们。 沉醉的庄园 哪里有庄园,哪里就能闻到葡萄酒的醇香,这本来只适用于法国的庄园定律,已经在全世界的庄园里繁衍开来了。

    在酒庄的发源地,法国著名的波尔多地区,出产两种闻名于世的东西,一样是葡萄酒,另一样就是专营酿酒的庄园酒庄(Chateau)。同样是文艺复兴时期的建筑,却有着满园的葡萄和葡萄香味。历史学家们考证说,葡萄酒文化是从2600多年前的法国普罗旺斯地区开始的,这是普罗旺斯和法国葡萄酒品质的证明,也是酒庄历史的证明。

    与其它地区的庄园不同,在面积的概念上,法国的酒庄是一片片的,而不是一个个的。今天,法国的酒庄已经在全世界蔓延,把葡萄酒的种子洒在一个个的庄园里,每一个庄园,几乎都有代表自己风格融入自己灵魂的葡萄酒出品。坐在庄园的古树下,草地上,品着美酒回味历史和体验灵魂。那不仅是一种享乐,而是一种崇敬。拿破仑就深知此味,他的军队过往勃艮第地区的乔伏特庄园时,就要行礼致敬。

    或许,每一个酒庄,也都像乔伏特一样期待着一个最懂它的知己吧!

(中国葡萄酒资讯网向本文作者表示感谢,欢迎读者提供原作者及出处)

新闻评论

    热门点击

      最新报道

        加入酒庄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