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天塞酒庄,戈壁荒漠的新星

2014-08-22 11:14 来源 :  《酒典》杂志 作者 :  July

  2014年8月15日,五年前种下第一片葡萄园的天塞酒庄在新疆巴州焉耆县葡萄产业园区举行落成典礼,近三百名来自全国各地的来宾见证了这一时刻。

  天塞酒庄董事长王小伟先生从事家具行业,是焉耆本地人;总经理陈立忠女士从事交通行业,是北京人。两人相识于北京后,王小伟先生邀请陈立忠女士到家乡焉耆考察,看到荒漠遥对天山,绵延起伏、终年积雪的巍峨山脉白雪皑皑,在蓝天白云及灿烂阳光下熠熠生辉,心中一动,请教专家当地可能酿出好酒,随即两人决定合作建立一个酒庄。

  王小伟先生与摄影颇有渊源,认识很多资深摄影发烧友,“天塞”原来是德国蔡司公司一款著名的相机镜头的名字,镜头帮助呈现美丽的景观,酒庄拥有美景又出佳酿配合美食与人们分享,都是美好的、让人愉悦的;陈立忠女士则梦想在“天山脚下,塞外庄园”酿造心意美酒,“天塞”承载了美酒与美景,暗合中西交融,德式的严谨与塞外风情的浪漫自由蕴含一体,于是天塞酒庄应运而生。

傲人的技术团队

  天塞酒庄的美女酿酒师Lilian Carter和负责酒庄运营的陈立忠总经理一样,都是外表优雅,内心强大而坚韧的女性。Lilian来自澳洲,她父亲是葡萄种植的行家,从小耳濡目染在葡萄酒氛围中长大的Lilian在澳洲担任过或正在任职包括Domaine Chandon(Yarra Valley)、Rowland Flat Winery等在内的多家澳洲酒庄的酿酒师,虽然年轻,但她已经是相当有经验的酿酒师了。加上前几年Lilian在世界酒业巨头保乐力加(Pernod Ricard)旗下的贺兰山(宁夏)葡萄酒业(Helan Mountain Wines)工作,对中国的气候和风土都相当了解,两年前来到天塞酒庄担任酿酒师一职,她很快与团队融为一体。天塞酒庄的酿酒顾问是中国著名的酿酒师李德美先生,他游历世界各地,眼界开阔,高瞻远瞩,又擅长解决突发问题,对葡萄酒风格的确定提供了方向性指导。负责葡萄园艺的是蒋延军先生,他是国家一级品酒师和一级酿酒师,极为认真负责地对待葡萄树,更为整个团队虎上添翼。

风土与高昂的成本

  中国农业大学的马会勤教授对笔者说,在戈壁荒漠上开垦葡萄园是既辛苦又花钱的事情,而且天塞酒庄所属的焉耆降雨量少,从一方面来说病害少,容易进行有机种植,但另一方面,自然降水少,对于滴灌的要求很高,而天塞酒庄所处地块的水资源盐分过高,不宜长期直接使用,如果对用水先处理后再滴灌也会增加巨量的额外成本。由于长期的实践,新疆整体来说农业用水的有效利用率和投入产出比较高,这也为天塞酒庄的用水提供了一些宝贵的经验。马会勤教授强调,在这个地区酿造优质葡萄酒的难度非常大,园区平均海拔1147米,常年多个月份白天炎热,昼夜温差大,每年葡萄成熟期提前或推后几天采摘酿出的酒都可能差异很大,如何选择最恰当的时期采收非常重要,对酿酒师的技术要求相当高。

  我品尝过几款天塞酒庄的酒后赞叹之余,拐弯抹角地说中国不是没有好酒庄,但不少小酒庄做出名后,面对市场的狂热追捧而供不应求了便遮遮掩掩地进了原酒打上自己的名号,并询问天塞将如何在市场和赢利之间取得平衡。陈总斩钉截铁地说:“我和王总都有另外的产业,赢利的主业不在此,天塞酒庄承载了我们的理念和梦想,当初规划时就不是以赢利为目的,我们绝对不会受金钱诱惑,而将坚守最初的目标和设计。”末了,她补充说:“我们租用戈壁荒漠2000亩,2010年费尽心血开垦成葡萄园,前后用五年时间建立集酒庄、酒区旅游、葡萄酒文化推广于一体的天塞酒庄,建筑面积达18000平方米,投资约两亿元人民币,至今种植了1500亩,去年产酒不过一百多吨,从投资的角度来说收回成本遥遥无期,不可能抱着赚钱的心态去做这个事情。”

  贯彻王小伟董事长和陈立忠总经理种好葡萄、酿好酒的指导思想,天塞整个团队在细节的要求和把握上追求尽善尽美。酒庄从规划初始,便为标准化和精细化设计,开园和苗木种植时就考虑到机械作业的方便,埋土机、深施肥机及出土机是和中国农机研究院、天津振兴机械厂合作,埋土和施肥实现全程机械化,出土实现2/3的机械化,大大缓解了产区季节性用工难的问题,可以在规定的时间内迅速出土和进行其它作业,即使如此,葡萄原料的种植成本仍高达40元/公斤。而酿酒所需的昂贵的法国新橡木桶等设备也应有尽有、有求必应;对比国内一些酒厂,尽管技术上可能不差,但局限于成本,不能随心所欲地按照意愿用不同的橡木桶做酿酒实验,或者及时更换新橡木桶,想想就知道好酒也需要用钱烧出来的。所幸的是,焉耆政府对荒漠的开垦与绿化相当支持,给予了天塞酒庄零地价与70年林地使用权的便利,这让决策者下定决心投入巨资,开垦荒地并精耕细作,以及建立了气派的酒庄、会所、赛马场等等。

品酒有惊喜

  天塞酒庄的葡萄酒给人的总体印象是:纯净、纯粹。

  笔者在参观葡萄园时看到叶子上斑斑点点,惊问这是否是打的波尔多液,旁边的行家笑道,周边还有些沙石荒地没有绿化,尘土多,这只是偶尔下雨后,雨滴夹带尘土落在葡萄叶子痕迹。正常情况下,本地需要用到病害防治措施的时候不多。天塞酒庄自己直接管理葡萄园,而非分散给农户只管收葡萄。采用有机种植葡萄的原料干净,又为高质量的葡萄酒提供了坚实的基础。

  天塞酒庄葡萄酒具有鲜明的新疆特色和酿酒师风格。新疆的葡萄成熟度高,如果处理不好,容易酒精度高,口感粗糙,而天塞的酒是强劲中带清爽。Lilian是女酿酒师,她酿的酒带有具体鲜明的个人特色,女性的细致与优雅展现其中,同时又将当地风土特色的厚重感处理得清新宜人。不是随便一个国外的酿酒师都可以酿出好的中国酒的,这需要既有丰富的国外酿酒经验,又对中国的风土非常了解,尊重本地葡萄的品质特点,Lilian两者都不缺,更是其中翘楚。

  Lilian的酿酒风格并不模仿波尔多或者澳洲的风格,而是创造自己的风格,体现土地的风土和葡萄的特色。她说,要想了解葡萄酒,最好的方法是造访酒庄和葡萄园。因此她欢迎消费者方便时来酒庄实地参观、考察,以便更好地理解葡萄酒背后的故事与文化内涵,以及酒庄工作人员对葡萄园的爱与热情。问及她的酿酒哲学,她为难地说:“这个问题太大了,我可以给你写一篇长篇大作;若简要概括,就是重视葡萄园,严格控制葡萄的质量,体现葡萄和土壤的特色吧。”

  天塞酒庄的白葡萄目前只有霞多丽(Chardonnay),红葡萄有多个品种。霞多丽分精选和珍藏两款,尽管两者都是用气囊压榨机轻柔压榨,但酿酒的工艺不一样。一款用不锈钢罐控温发酵,强调新鲜的纯净的水果味以及平衡度,力求得到干净、清爽的口感;另一款在法国橡木桶中发酵,搅拌酒泥,加上5个月的橡木桶内储藏,使其在体现新鲜纯净果味的同时,带来更多的复杂性和结构层次感。

  品尝2013精选霞多丽,出乎意料的好,果香清新,年轻充满活力,平衡,骨架内敛有力,邻家有女尚年幼,却隐约看到未来娉婷婀娜的风姿,是近年喝过最出色的年轻国产白葡萄酒之一,太喜欢了!在炎热的夏天从室外进屋,喝到这样一杯爽口、不需要花费心思琢磨的白葡萄酒,暑气燥热一扫而空,不禁心情都愉悦起来。要知道2010年才种植的葡萄,2013年份的酒便好喝到如此地步,酒庄的团队努力和Lilian的酿酒功力让我刮目相看。

  接着又陆续喝了几款2013年份的红葡萄酒,如西拉(Syrah)、混了3%维欧尼葡萄(Vionnier)的美乐(Merlot)、赤霞珠(Cabernet Sauvignon)以及54%赤霞珠+46%的美乐混酿的珍藏干红,都不失水准,各有千秋。因为葡萄树苗稚嫩的缘故,白葡萄品种通常比红葡萄品种相对来说稍为成熟,更易出彩;但这几款红葡萄酒从结构和表现分析,只要未来葡萄种植维持同样的水准生长下去,潜力不可估量。几款红葡萄酒,西拉具有中国特色,完全不同于澳洲的西拉,本来大气的品种带了精致的感觉;美乐喜欢的人会很喜欢,不喜欢的恐怕认为是几款中最弱的;赤霞珠中规中矩,适合大众口味;而品丽珠,出类拔萃个性鲜明,隐约带有大家风范。至于赤霞珠和美乐混酿的珍藏干红2012,我只能感慨物秀于常近于妖了—— 2010年才种植的葡萄苗,2012年份酿出让人眼前一亮的酒,平衡、协调目前都差不多了,至于陈年能力,有待时间验证。
 
  综上小结,又一个拿得出手的国产酒庄浮出水面了,天塞酒庄,恭喜恭喜!近年来,颇有一些中国小酒庄回归土地和葡萄本身,用资金及耐心铺垫,一步步成长,但仍需戒骄戒躁,稳步前进。希望假以时日,我们作为中国人,也可以骄傲地对世界各国宣称,中国有顶级酒庄,而且不止一个。无论如何,祝福天塞,祝福所有努力的中国酒庄,并期待未来的惊喜!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