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中国葡萄酒资讯网
专栏文章 | 专栏作者 | 酒界人物

生物动力的味儿

2014-08-21 10:43 来源 :  酒博网 作者 :  郭校长

   两只恶狗突然狂吠着跳出来,打破了午后小镇的宁静,心虚、尴尬地驻在原地,不速之客被这样的方式迎接,我并不感到意外。一声呵斥化解了眼前的危机,恶狗甩甩尾巴安静下来,主人从菜园子中探出头,那正是我要找的人。

  这个酒庄的所在叫做萨维涅尔(Savennières),是卢瓦尔河流域偏安一隅的小镇。主人叫做尼古拉·卓利(NicolasJoly),生物动力学领域的头号倡导者,他的名字恐怕比这个地方更出名,此次专程而来,就是为了闻一闻生物动力葡萄酒的味儿。

 

尼古拉正在侍弄的小农场

  经常有人说生物动力法是迷信,但看看今天我们认知的科学,哪一样不是从最初的懵懂开始的呢,占星术衍生出了天文学,达芬奇”渎神”的尸体解剖行为打开了现代解剖学的大门,炼金术奠定了现代化学,牛顿的整个后半辈子其实都在钻研炼金。

  我不是尼古拉的粉丝,也不是生物动力的信徒,因为我还不懂哪怕一点点皮毛。轻易地将生物动力一砖拍死,我实在不敢苟同。人类的知识极其有限,纵然是酒评家,不懂生物动力,再也正常不过。仅仅葡萄酒,也是包罗万象,有永远学不完的东西。提到伪科学,恐怕葡萄酒品尝是最站不住脚的吧。人的感官千差万别,以所谓的酒评家的喜好和打分为标准,这,算不算是伪科学呢?葡萄酒并不高深莫测,酒评家不知何时开始被抬高乃至神化了,想到倭寇的那个误导人的漫画书,实在令人无比的厌恶。

  眼前的景象和酒庄看起来截然不同,尼古拉身着一件红色T恤衫,破旧的牛仔裤满是尘土,劳动者的样子绝对不是装出来的。刚才经过的酒庄大门,也是极为普通,门口立着一块不起眼的CouleedeSerrant的酒庄牌子。谈话如我预想的一般展开,提及生物动力,他必然是滔滔不绝。随后,尼古拉指引了走访的路线,继续干他的农活儿。

 

葡萄藤不吃化肥爱吃草

  房子两侧,有两个山坡,我们按照指引先来到了左面的山坡。这片土地更换了一些幼苗,根部覆以干草,这是比化肥更好的养分。山坡上有道铁门,尼古拉主动给了我们铁门的四位密码,打开铁门,卢瓦尔河的风景尽收眼底,这风景之中,有主人的真诚。在去铁门的路上居然碰到了蛇,离我一米多远跳进草丛,惊了我一身汗,想必尼古拉也有捕蛇的绝技。

  对面的的山坡,主人的两匹爱驹在那里休息。白马高大英俊,一身的肌肉,守着一块几千年的石头,几千年的日月之精华,主人说石头蕴含的能量维持着此地的平衡。

 

对面山坡的白马和棕马在晒太阳

 

白马守护着石头;对面山坡的围墙尽头处是一扇铁门

 

庄主的住处是一座上千年的修道院

  大多数人习惯于循规蹈矩的平庸,但有那么一些人总是不安分。尼古拉在2001年创建了“风土复兴协会”,目前已经有185家酒庄成员,今年还会来上海做活动,尼古拉的女儿继承了他的衣钵,将代父出席。

  生物动力法的话题越来越热,有人就把这个当作赚钱的噱头。生物动力不反对赚钱,但不能借着生物动力的名义骗钱。风土复兴协会名声日盛,吸引了不少酒庄的目光,但遭到拒绝的大名庄,何止一二,候选名单上的数十家酒庄,每年只有十分之一的通过率。生物动力,不仅仅是质量,还有味道,不管多么高大上的硬件,不管有多大产量和多牛的背景,一切得按照生物动力的套路来,玩虚的整不出生物动力的味儿。

 

犁地全靠远处的那匹白马

  这边山坡的白马大方且温顺,棕马有点小脾气,站在它们身边,享受着空气中弥漫的马粪和干草的味道,主人的修道院住所和花圃菜园就在坡底,石头反射着午后的阳光,这一刻,我仿佛也是这大自然的一分子,希望这次造访没有打破这里的平衡。

  临走时同伴问我,尼古拉的酒年产多少,什么味道,卖到哪里。说真的,我不知道,也并不觉得重要,我只是想过来实地感受一下生物动力的味儿,我觉得此行的目的达到了。即使局限在葡萄酒的世界里,我想也需要尝试和学习用不同的眼光来看待她,正如尼古拉自己所说,”我是一个大自然的助手,而不是一个酿酒师。”

发表评论

      作者介绍

      郭校长Charles

      郭明浩,业内人称“郭校长”

      •知酒工作室创始人
      •曾在世界著名洋酒巨头保乐力加集团服务10年
      •在市场部负责过杰卡斯、贺兰山等著名品牌的品牌管理
      •葡萄酒脱口秀《漫谈葡萄酒》主讲人、策划人
      •目前担任多家酒庄的品牌战略顾问,包括莱恩堡、中菲、蓝岱尔(Landaire)等
      •葡萄酒专业硕士

      他不仅仅是出色的市场营销人(Marketer), 也是葡萄酒行业著名的意见领袖,常常以他独一无二的方式推广葡萄酒文化。

      作者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