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中国葡萄酒资讯网
专栏文章 | 专栏作者 | 酒界人物

帕克·市场·消费者

2014-09-02 15:02 来源 :  《葡萄酒》杂志 作者 :  杨敏

  帕克的神奇

  法国南部酒庄普吉奥酒庄(CHATEAU PUECH HAUT)的酒价从2009年开始连续上涨,至今已经上涨了30%。但与此同时,酒库存越来越少,最近一个发往中国的集装箱的酒年份已经到了2012年份的(在桶中都要窖藏两年),并且等侯了整整一个月--等候装瓶。几乎所有的酒庄酒都是从装瓶车间直接送到等候的集装箱拖走,送到全世界----特别是美国。

  而这一切,都是一个原因,帕克的评分的变化。

  而这一切,都是普吉奥酒庄庄主杰哈布鲁(GERARD BRU)这么多年为一个目标一心努力的结果---得到帕克的高分。

  众所周知帕克和米歇尔罗兰的好基友关系,从2000年开始,杰哈布鲁(GERARD BRU)就重金聘请米歇尔罗兰为酿酒顾问,每两年在波尔多的Vinexpo,CHATEAU PUECH HAUT也总是和米歇尔罗兰的旗下酒庄ROLLANDE COLLECTION展台挨在一起。这一切都使得帕克的眼光从罗纳河谷产区转到波尔多产区的时候,会在法国南部这个算不上经典的产区停留一下。也使得普吉奥酒庄在并不长的时间里面获得超额的回报--南部酒王,南部三大名庄等称号。

  但是杰哈布鲁(GERARD BRU)并不满足。不知道是帕克对米歇尔罗兰酿酒的大尺寸重口味特点已经审美疲劳,还是越来越繁忙和傲慢的罗兰对南部的这个酒庄并没有倾注足够的热情和精力,帕克对普吉奥酒庄(CHATEAU PUECH HAUT)的酒的评分一直在90分左右徘徊,这一点远远满足不了杰哈布鲁(GERARD BRU)的野心。

  “我的酒应当是法国南部第一个获得一百分的酒庄”---这是杰哈布鲁(GERARD BRU)的野心。

  为了实现这个目标,从2008年开始,杰哈布鲁做了两个决定:

  一,从最好的土地里面,选出了了6小块最有特点的田块单独出来六种酒,精耕细作,精益求精,限量生产,不惜成本。

  二,聘请了PHILIPPE CAMBIN菲利普凯宾代替罗兰作为酿酒顾问--彼时PHILIPPE CAMBIN菲利普凯宾已经在罗纳河谷酿造出了13款帕克100分的酒;凯宾被帕克封为2010年世界最佳酿酒师!!

  这个大胆的决定很快甚至迅速被证明是多么的明智:从2009年开始,大小羊头的酒摆脱了90分左右徘徊的步子,从2009年到2012年的帕克分数是95,96,94和95--直接进入了帕克评分系统里面的顶级佳酿(Extraordinary)!!而被杰哈寄入厚望去冲刺100分的6小块佳田最高分获得了97分。虽然还没有达到目标,但似乎也触手可及。

  这个分数最直接的反应就是普吉奥仓库的零库存。
  普吉奥酒庄的成功发展历史就是一个追帕克评分的历史。
  普吉奥酒庄只是众多追随帕克评分的成功酒庄中的一个。
  而这些成功无容置疑的证明一点--帕克的神奇。

  帕克的争辩

  越是光彩照人,越无法避免阳光背后的阴影--这句话用在众人对帕克对评价上可以是恰如其分。不管是在波尔多还是勃艮第,庄主们的聊天里面,对帕克的不屑总是不可避免的被听到。甚至有非常多的不客观的猜测性攻击性的语言。但是可以肯定的就是,对帕克评价不高的绝大部分的酒庄的酒并没有得到帕克的关注和高分。

  而大家公认的酒王罗曼尼康帝romanee conti,自帕克有记录的评分1983年以来,获得100分满分的年份勉勉强强只有三个年头-1985,2005,2012,远远少于他在国际上公认的地位和酒的价格。这也成为非议者们的铁证。

  葡萄酒圈内有一种说法:帕克既可以成就一个法国葡萄园,也可以毁灭它。在法国波尔多的葡萄园和大城堡里,每到一定季节,人们就开始奔走相告:帕克就要来了。

  帕克是神,或者是恶魔?如同经典的台词:“是生存,还是死亡,这是一个问题”。

  但一瓶100分的帕克分数的不知名的酒和一瓶没有帕克评分的罗曼尼康帝romanee conti的酒,如果这是问题的话,让我经常尝到这些问题吧!

  帕克的自白

  很难说清酿酒大师米歇尔罗兰和评酒大师帕克谁造就了谁。上世纪70年代,一个怀着梦想默默无闻的美国小子在波尔多的一个餐厅里面愁眉苦脸,因为那些鼎鼎大名的名庄并不对他开放,使得一腔热血对年轻人在葡萄酒之路上哀怨,哀怨又彷徨,默默彳亍( chì chù )着,不知路在何方。邻桌上一个年轻酿酒师米歇尔罗兰注意到了这个迷失的美国人。彼时的罗兰因为大胆而新颖的提出了从种植到酿造到一整套酿造出大尺寸(色深,香浓,味重)葡萄酒的理论和方法而成为酿酒新星。凭着熟络的人际关系,罗兰带着帕克品遍了所有的名庄。不知道这次相逢对帕克来说收获和影响如何,但从1982年的波尔多一次赌注奠定了帕克的无上地位后,所有人都知道,要获得帕克都高分,把酒做成大尺寸即可,而这方面的宗师无疑就是米歇尔罗兰。全球的酒庄的竞相邀请使得米歇尔罗兰从此获得了飞行酿酒师的称号。

  帕克是一个人,RP叫帕克的评分,表示这款酒是他亲自品尝给的分数。 而还有一个叫帕克评分的英文简写是WA,是帕克网站的品酒师团队的评分。

  帕克从来并不掩饰RP的评分只是自己个人的感受这一点。既然是个人感受,那就会因为个人偏好,个人感受,甚至个人心情不同而有不同的体会。所以也不要太当真。

  帕克的自白:我只做好我自己。

  帕克尊重自己,所以便不能看人眼色行使。评酒不收费,主办的双月刊《葡萄酒爱好者》《Wine Advocate》从来不刊载任何广告,其成本费完全由帕克自己负担。只是把自己把对世界各地葡萄酒的评分报告记录下来。集结成书,或者放在自己的网上。 如果要自寻烦劳的不能相信自己的消费者一定要看帕克的评价,先自愿交信任费(会员费),每个月12美元,才能才能看到准确的记录。

  帕克从来没有当自己是神,只是当自己是一个爱好喝好酒的酒迷,并且是一个记忆力不好的酒迷,喜欢把喝过的酒记下来而已。所以同样一款酒在不同时期品鉴,帕克给的分数并不都是一样的。也许是酒跟随着岁月在改变,也有仅仅只是帕克当时的心情不好而已!!

  帕克也能容忍其他人的不同意见。如同1982年的mouton木桐,从1992年到2010年,帕克9次品鉴都给了100分都满分,但是2011年11月份,其手下WA杂志的Lisa Perrotti-Brown品鉴后给了87分,帕克照常把这个分数公示出来。

  分数,不要太当真。


品尝时间

当时评分

拉菲1982

1993.8

98

1994.10

98

1995.12

98

1998.1

100

2000.6

100

2009.6

97+


 

白马1982

1993.8

100

1995.12

100

2000.6

99

2003.1

96

2009.6

92


 

petrus珀翠思 2000

2001.4

92-94

2002.2

96-99

2003.4

100

2010.6

100


 

mouton 木桐 2009

2010.4

96-98+

2012.2

99+

mouton 木桐 1982

1992.12

100

1993.8

100

1994.10

100

1995.12

100

2000.7

100

2003.1

100

2009.6

100

2011.11

87


 

Chateau Latour 2003 拉图

2004.4

98-100

2005.4

98-100

2006.4

100

2012.11

99+


 

Chateau Margaux

2001.4

94-96

2002.2

96-99

2003.4

100

2010.6

100


  我的观点

  葡萄酒的享受是视觉嗅觉和味觉的一场盛宴,嗅觉和味觉都是感性的,因人而异。如何把没有标准的感性用一个物理性的,唯一的数字来标示,这本事就是一个不可能的任务,也不可能科学的。

  如同不同的人对同一道菜的不同感受。对于川菜,上海人无法忍受其麻辣的味道,但四川人乐在其中;而对于上海菜,四川人无法接受太甜太腻。菜本身而言没有什么不同,但对一直以来不同味蕾习惯的人,每个人的感受不一样。

  葡萄酒也一样,对于不同的人,其偏好的口感大部分是不一样的。所以从某一方面来说,分数应当没有存在的意义。

  但是对于一个四川人想了解一个上海菜做不做的地道,去问问上海人对这道菜的评分绝对是一个捷径。

  分数只能说明某一个人对他所喜爱的所擅长的某一方面的产品的理解。是他的理解,是他的评分,是他的喜好。了解到这一点,和了解分数的评分一样重要。如果你的口感和他一样,你的偏好和他一样,那么它的评分对你有非常大的参考价值。如果你的口感恰恰和他相反,你的味蕾和他背道而驰,那么这个评分一样的有意义--分数比较高的酒,就是你要购买的酒的黑名单。

  帕克的评分除了了反映不同葡萄酒之间的横向指标,我觉得分数还更能体现出同一种酒的纵向指标。罗曼尼康帝的96分表示的是康帝这款酒的某个最佳表现年的100分相对的96分,与一瓶价值100美元的美国酒的96分并不是一样的权重。一瓶100分的罗纳河谷的clos saint jean 也应当表示的是歌海娜为主的教皇新堡做的非常完美,与100分的罗曼尼康帝并不存在可比性。不太恰当的例子,如同96分的鲍鱼与100分的西红柿炒蛋,反映的是鲍鱼相对最完美的鲍鱼大餐还有一点点缺陷,而不是说西红柿炒蛋做的比鲍鱼好吃。

  这也是为什么尽管分数相同但价格相差很多的原因。

  尺有所长,寸有所短。有一个标准总比没有任何标准好。重要的是要理解这个分数背后的那个人或者那个味蕾。

  我偏好于帕克的分数,因为用一个名人的评分去介绍一款酒,总是最简单和最容易被其他人所接受的。同时因为帕克的口感和味蕾是相对比较清晰可固定的,更加容易理解和把握。相比较而言W S的评分系统,采取的团队盲品葡萄酒的方法,ws看似公平,但是缺少一个清晰的个人形象和个人特点,使得我并不能准备的把握到分数高与低能反映的葡萄酒的特点。

  我喜欢帕克的评分,并不是我完全的认同帕克的偏好,而是帕克的偏好,是清晰的,是相对固定的,有助于我去凭空理解那些我没有品鉴到的葡萄酒的特点。

发表评论

      作者介绍

      杨敏

      杨敏,亚洲首位留法葡萄酒贸易硕士。葡萄酒专栏作家,资深葡萄酒讲师, 资深葡萄酒顾问,专注葡萄酒市场和葡萄酒区域经济。中国贸促会商业行业分会葡萄酒贸易与教育促进中心执行主任,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奢侈品中心研究员。中国第一套葡萄酒行业方向高校教材的编撰者。同时也是中国首位专注于葡萄酒行业的国家注册拍卖师。 旅法10年,遍游法国各大名庄。亲受2010年度世界葡萄酒顾问-法国葡萄酒大师菲利普. 凯宾(Philippe Cambie)和世界著名的品酒酿酒大师-密歇尔.罗兰的言传身教。

      微博:weibo.com/WineFans. @杨敏和葡萄酒

      作者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