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中国葡萄酒资讯网

“是的,就这些”

2015-12-28 21:40 来源 : 酒斛网 作者 : 鱿鱼面馆


图片来源:wine folly

  魔都城永远不缺大大小小的酒会,即便最冷清的12月暗地里也少不了喝酒吹牛的局。珍馐佳肴、衣香鬓影的葡萄酒晚宴,杯子排满一溜儿庄主在台上噼里啪啦的大师班,总爱有事没事撞在同一天开展的国内外大型酒展,这些都是一个葡萄酒从业人员(或者更确切的说葡萄酒媒体)少不了经受的局。偶尔腻歪了一本正经的说教和带着利益眼神的打量,反而喜欢一些简单随意的局,每逢周三必蹭酒是回到老东家后一个不成文的习惯,蹭的自然是公司定期举办的试饮会。

  窗外阴雨绵绵,树干斑驳的悬铃木屹立在街道两边,枝桠间的枯叶被风打着旋儿带入空中,车水马龙的市井喧嚣依然难掩冬日的萧瑟,这样的天气总能让我忆起北方的秋。室内昏黄的灯光下坐着10个葡萄酒爱好者,对面的法国小帅哥很喜欢那款出产自波尔多右岸不知名酒庄的红酒。左手边西班牙大叔能言善辩,味觉敏锐,任何酒款他似乎都能一分钟内用手机打出品鉴词。右手第三位的短发女生似乎刚开始读WSET四级,言辞间带着一份专业人士的严谨,不仅第一个到场,还在等候时读那本《Understanding wine technology》。最末尾处带眼镜的男孩子似乎不善言谈,但声音温润,他总是静静的等所有人都表达完后补充一两句。女孩子们一致认为罗伯特帕克团队评分94的那款西班牙酒闻起来有“复方甘草糖浆”的味道,但我觉着更像是中东阿拉伯女人常用的香水味。智利Limari产区的那款维欧尼很有意思,奥地利的那款Zweigelt让人费煞脑筋,当晚唯一的德国酒是一款GG雷司令却被我猜成澳洲的霞多丽,Michel Rolland家的那款波尔多带有典型的micro-oxidation痕迹,大家坦言并非每个人的菜…除了有人偶尔插科打诨,整场气氛都和谐融洽,我很感谢自己又学到了点什么。


图片来源:wine folly

  如此畅饮抒怀之日,自然会手贱的把酒款合影发到朋友圈嘚瑟一番:天气总是雨,能饮几杯否?问题就出在这,有位仁兄在下面留言:就这些酒?外加三个汗颜的红脸表情,我看到后着实愣了一下,什么是“就这些?”。后来明白原来人家指的是“就这种档次的酒也值得晒朋友圈”,那三个带着汗滴的表情似乎在说他都替我感到羞愧…。但令我不明就里的是为什么要感到羞愧,翻阅了一下这位男士的过往微信后发现,人家从来只晒勃艮第的一级园和特级园,最次也是什么波尔多的特级庄。好吧,我承认昨晚试饮所有酒款的总价都不一定抵得上他随便一瓶的价格,但我并不认为这代表什么,我品鉴了12种不同的葡萄酒,认识了爱好相同的新朋友,学到了知识,收获了欢乐,这有什么羞愧可言吗?难道酒款的价格名气跟所获得快乐是等同挂钩的?喝DRC这样的特级园就可以趾高气昂在社交网站上大晒特晒?喝不知名的葡萄酒就要掖着藏着不让人知道?

  葡萄酒作家John Livingstone-Learmonth在他《罗纳河谷北部葡萄酒》一书的扉页写到“永远不要停止追逐彩虹的另一端”。葡萄酒的美丽也不正在于此吗?探索发现更多美丽的精彩,并且学会享受其中的乐趣。要知道世界上并非只有波尔多和勃艮第,纳帕谷并非只有啸鹰酒庄,意大利也不只有西施佳雅。在此声明,我并非针对这位仁兄的留言而恼羞成怒写作此文,因为我很清楚世上一定还有很多像他一样迷信大牌子的“wine snob”。归根究底这跟一个国家的文化习俗和精神追求存在着很大的干系。对于很多国人而言,葡萄酒依然如同一种身份地位的象征,一种彰显和标榜自我的工具。

  多年前,随友赴一奢华酒宴,席间某男士告诉我:西班牙酒,他只喝Vega Sicilia,我问为什么不尝试一下其它的,他言简意赅的表示,他认为只有“酒王”(Vega Sicilia又被称为“西班牙的酒王”)才配得上他的身份…..时隔多年,天南地北的葡萄酒教育和培训此起彼伏,各路媒体网站上有关葡萄酒的文章更是铺天盖地,我理所当然的认为我们的行业即便不是很成熟,也已进步很多,至少不会再像过去那样只认名牌。现在我觉得我错了,我们对葡萄酒的思想观念依然有待提高,或许不仅仅只是葡萄酒。

  所从事的工作会让我结识不少来自不同国家的酿酒师、庄主和行业协会的大咖,大家总是喜好询问对方最爱什么葡萄酒,在诸多五花八门的答案中,多数人不会确切的表明是哪一款酒或哪一类酒,反倒言辞凿凿的声称自己很博爱,在他们看来世间只有good wine和bad wine两种葡萄酒,诚然大家都是good wine lover。恰好在本月初,有幸采访了波尔多特级酒庄联盟的老大Olivier Bernard,老先生也是骑士酒庄(Domaine de Chevalier)的庄主,当被问及最爱的葡萄酒时,他很爽快的承认自己很博爱,并不拘泥于那些行业领袖的作品,为此他还特意讲述了一个小故事:“木桐酒庄的Philippe女爵曾告诉我,生平最爱的葡萄酒是一瓶桃红,但她却不记得酒款的名字了。那是大约60年前,少女的她正沉浸在跟一个男孩的恋爱中,两人在星空下跳舞喝酒,那瓶桃红为整个夜晚增色不少,令她记忆犹新”。说到底关键是跟谁一起喝,意气相投,把酒言欢,喝的是什么又岂会真的在意。如果心情郁闷,即便是动辄千万的佳酿恐怕也会食不知味。

  撤去岁月浮夸的潮水,能露出峥嵘的,才是你离不开的挚爱。我并没有在微信上回复那位仁兄,就像当年没有试图说服那位只喜欢西班牙“酒王”的成功男士。如果他们理解,自然不需要我多说什么,如果他们不理解,我解释再多也无用。我唯一想说的是,正如佛家所讲,众生平等,不论富贵贫贱,每一个人都有TA存在的意义,葡萄酒亦然。

  乙末年十二月十一日

      推荐美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