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葡萄酒资讯网
专栏文章 | 专栏作者 | 酒界人物

新西兰黑皮诺

2015-03-26 17:29 来源 :  LE VIN 环球美酒 作者 :  汪子懿

  说到新西兰葡萄酒,人们最先想到的一定是长相思。其次有些朋友可能会说霞多丽,也可能会提及黑皮诺又或是其他。没错,这个地处世界一隅,总葡萄产量不到世界1%的小国,因其得天独厚的自然环境而让这片乐土充满无限可能。这里四面环海,国土狭长,强劲的西风带外加连绵山脉云雨之影响,让整个岛国的气候比理论数据更为偏凉,特别是南岛以及首府惠灵顿周围。外加排水性佳的土壤,让娇贵的黑皮诺得以在勃艮第之外找到另一处佳地。

  上世纪70年代末,一些前驱者来到距惠灵顿车程1小时的马丁堡,发现这里无论从气候或土壤构成与勃艮第都极为相似,就开始种酿黑皮诺;其中不乏现在的名家Diver River酒庄,Martinborough Vineyard酒庄,Ata Rangi酒庄。到了80年代末90年代初,马丁堡迎来了第二次高潮,并最终形成以其为中心的怀拉拉帕(Wairarapa)产区。记得Jancis Robinson MW曾用“强有力、浓郁的李子风味,抑或是清瘦、带有泥土气息,正如勃艮第佳酿”形容这个北岛最南产区的黑皮诺。前不久参加当地举办的产区品酒会让我记忆犹新的除了浓郁的李子风味外,更多却是橡木桶带出的香味,单宁重却依然带有丝绸质感,酒色相对较深,酸度优秀,酒体浓郁厚重。究其缘由,来自Escarpment的庄主Larry Mckenna解释到“开花期受到强风之影响,葡萄颗粒小而皮厚;夏天时这里最高温度可达30摄氏度,秋天干燥而悠长,外加日夜温差大,黑皮诺既可以充分成熟又能够缓慢生长,酸度和芳香物质累积恰到好处”。

  近些年,怀拉拉帕黑皮诺风头正被中部奥塔(Central Otago)所抢。这个世界最南的产区无论是酿酒葡萄还是樱桃或是苹果,皆因高日夜温差、强紫外线而使果实中的糖分达到顶峰,同时又保留了足够的酸度。虽然中部奥塔夏天短暂而炎热,日照充足(达14小时),但春天的霜冻足以摧毁幼嫩的花苞,因此葡萄园的选址至关重要。也同时解释了整个中部奥塔的黑皮诺果香浓郁,展现出黑色水果、樱桃果酱,有时还带有迷人花香和一些干香料味道,特别是来自Cromwell Valley的皮诺充满着甜甜的百里香味(与山谷中漫山遍野的野百里香有关)。就单宁质感而言,比怀拉拉帕来得柔顺更加丝滑,酸度相比较高,酒体相对而轻也更加优雅,酒色也浅些。在这些精品酒庄中,至今让我念念不忘的是Mt Difficulty SingleVineyard Long Gully 2012、Felton Road Block 3 2013、Misha’s The High Note 2009,、TwoPaddocks The Last Chance 2012。

  另一个出产黑皮诺酒款的就是马尔堡。虽然多雨的秋天是个致命点,但在正确的葡萄园黑皮诺依然能够健康成长,特别是南部山谷与阿沃特雷谷这两个子产区:前者海拔稍高,土壤以黏性土夹带冰河期留下的淤泥为主,气候稍微凉爽而干燥;后者更加凉爽而干燥,风更大,昼夜温差也更大,土壤则以碎石土壤为主。以上因素,让马尔堡的黑皮诺风格介于怀拉拉帕与中央奥塔之间,既有旧世界的复杂也有新世界的果香。Wairau River酒庄的Reserve Pinot Noir 2012展现了黑色樱桃、李子、蓝莓还有橡木带来的辛香、黑巧克力,单宁集中细腻,回味中充溢着饱满水果香。而Giesen酒庄单一园Clayvin 2011则呈现出红樱桃、馥郁的紫罗兰花香、矿物质中带有丝丝辛香,单宁丝如绸缎,酒体有力但依旧优雅。(完)

发表评论

      作者介绍

      汪子懿

      独立葡萄酒记者,FINE DRINK杂志特约作者,WINE杂志特约记者。APV国际记者协会成员。西班牙葡萄酒学校认证讲师,德国葡萄酒授权讲师。

      作者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