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中国葡萄酒资讯网

文学家笔下的埃米塔日(Hermitage)

2016-01-13 20:17 来源 : 酒斛网 作者 : 鱿鱼面馆

  种满葡萄藤的山破,山顶的小教堂,这些都是埃米塔日给人的经典印象。

  如果你能乘时光机回到1828年的的巴黎,并且有幸拜访城中有名的酒商的尼可拉斯先生,会发现埃米塔日葡萄酒竟然是他酒单上最昂贵的葡萄酒之一,价位甚至堪比波尔多的一级名庄拉菲和侯伯王。或许你早有耳闻,直到19世纪中期,埃米塔日葡萄酒经常被运送到波尔多码头,用以增强当地葡萄酒的力度。埃米塔日葡萄酒更是在18、19世纪达到巅峰,迄今我们依然可以在很多同时代文学作家的作品中窥见一斑。

  1903年,法国前总统Emile Loubet访问俄国沙皇尼古拉斯,皇室宴会上饮用的就是埃米塔日的红、白葡萄酒,Emile原认为对方是别有用意的选择了这些葡萄酒,因为他本人的故乡就是埃米塔日的德龙区(Drome)。但沙皇却说,并非如此,因为早在尼古拉·布瓦洛(1636-1711年)写作讽刺诗《一餐荒诞的伙食》时,埃米塔日葡萄酒就已成为俄国罗门诺夫王朝餐桌上最常见的佳酿。作为法国古典主义的立法者和发言人,这位尼古拉斯先生不仅喜好评论葡萄酒价值,还擅长针砭暗讽当时社会上常见的葡萄酒造假:

  一个长相献媚的奴才端给我一杯盈满的红葡萄酒,

  以及掺有渣滓的烈性奥弗涅,

  在柯海奈却被当做埃米塔日葡萄酒出售

  A cheeky flunkey brings me my red wine brimful

  With a heady Auvergnat, which, mixed with dregs,

  Was sold at Crent’s as wine from the Hermitage.

  (英文翻译来源自John Livingstone-Learmonth)

  法国历史学家和作家Jean-Francois Marmontel曾记录自己在1755年为买6瓶白葡萄酒而特地在耽城(Tain,埃米塔日的葡萄酒中心)中途下车,他表示这些酒每瓶只花费50苏(昔日法国的一种铜币),但却拥有一种令人心往神驰的“甘露口感”(出自《一位父亲的回忆录》。

  关于埃米塔日为何会由原名“Ermitage”变成今日的“Hermitage”,后世众说纷坛,正如这个产区扑所迷离的生世秘密一样,无人可以确切的指出从何时开始词首多了一个“H”,酒评家Michael Broadbent在他的《年份葡萄酒》一书中表示,或许是由于埃米塔日葡萄酒时常出现在17世纪的文学作品,频繁的英语翻译过程导致了这一结果。实施与否尚且不论,但许多在英国文学发展历程中占有一席之地的大家的确都对埃米塔日钟爱至极。

  第一个有据可考的英语记录出自1680年Thomas Shadwell的戏剧《女船长》:好酒、塞莱斯廷和埃米塔日葡萄酒,都出产自丰盛的罗纳河谷。英国现实主义小说家Henry Fielding(1707-1754年)显然总是对埃米塔日葡萄酒眷恋有加,我们可以在他的多部著作中找到这种葡萄酒的身影,包括著名的《弃婴汤姆琼斯的故事》。苏格兰历史小说家和诗人沃尔特·司各特爵士(Walter Scott)似乎从未质疑过埃米塔日的魅力,他在著作《大胆的查理》中写道:我要跟你一起吃零食,我可以用一杯老年份的埃米塔日葡萄酒满足你。

  著名英国学者和葡萄酒作家Georges Saintsbury(1845-1933年)曾表示埃米塔日是他喝过“最阳刚的法国葡萄酒”(the manliest wine)。与之相对应的是他另外一句引用较少的名言:如果你想要的是精美,那就不要选择罗纳河谷。此外,他还曾描写过一瓶自己在1886年品鉴过的1846年份的埃米塔日,喜爱之情溢于言表。

  最后用写作《三个火枪手》的法国小说家Alexandre Dumas的一个小故事结尾吧。1834年,他与朋友Jadin在法国境内的地中海一带旅行,两人在一个夜晚到达耽城。“第二天的早晨”,他写道,“我第一个起来,并出去溜达了一会儿,在回旅店的途中,我邀请Jadin一同向俯瞰镇子的山峦致敬,他虔诚的照做了,但当我告诉他,这座山就是埃米塔日山时,他立马又自愿的重复了刚才的动作…我们两人都认为埃米塔日是法国最好的葡萄酒之一。”

  参考资料:

  The wines of the Northern Rhone,John Livingstone-Learmonth

  The Oxford Companion to Wine, Jancis Robinson

  Vintage Wine, Michael Brodbent

      推荐美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