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巴罗萨(Barossa)与“老头们”的一晚

2016-11-11 10:36 来源 :  酒花 作者 :  酒花

  如果问我热爱红酒的原因是什么,我想最好的答案就是我爱满世界的品尝果实酿造后的不同味道,我一直觉得,“味觉”是世界上最好的东西,食物,果实,酒等等我们可以完全的区别开来,也可以将它们完美的组合到一起,它们和人类一样,有地区之分,有年龄之分,有级别之分,也许正因此,每次的品尝我都感受到的不仅仅是味道,你会通过味道领会到某种场景,当味觉神经和脑神经串联以后,会得到一种非凡的体验感……

1.jpg

  这次巴罗萨(Barossa)之行是我期待已久的,即便是之前来到过这里,也挡不住我期望再次造访的心情。大多数葡萄酒爱好者都知道, 巴罗萨(Barossa)产区拥有强劲有力的西拉(Shiraz)、轻盈高酸的雷司令(Riesling), 远近闻名的奔富酒庄……但就只有这些,不会使得众多的葡萄酒爱好者和专家如此热衷于这里,我想吸引众人的还是那些老藤、老酒和老店!

2.jpg

  巴罗萨(Barossa)在19世纪末期才开始广泛种植葡萄,比起欧洲许多国家,葡萄种植的历史是短暂的。但由于没有根瘤牙虫病的入侵,这里保留着上百年的老藤,这些老藤有些仍然还在原本种植它的家族手中,有的已经传到第六代传人。

3.jpg

  例如,在CirilloEstate ,有1850年歌海娜(Grenache),在兰迈(Langmeil)酒庄一块叫Freedom的葡萄园有1843年的西拉(Shiraz),翰斯科(Henschke)酒庄Hill Of Grace的西拉(Shiraz)可上溯至1860年代。这些老藤经历了无数风霜和几代人的呵护,仍然在为这些家族酿出佳酿做贡献。虽然在老藤上生长的葡萄产量低,但果实的浓缩度远高于生长在轻壮年的葡萄藤果实的浓缩度。这些老藤超凡的果实浓缩度,加上巴罗萨(Barossa)独特气候条件,造就了可陈年的上好佳酿。

4.jpg

  严格地说,澳洲餐饮葡萄酒的发展,始于二战之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葡萄酒,存到现在,在澳洲已算是很老很老的葡萄酒了。

5.jpg

  每一瓶老酒,都记录着一段历史。我有机会品尝到索莱(Saltram)酒庄的几款老酒:

6.jpg

  1.1964年SaltramBin38,Shiraz,Tokay;
  2.1968年SaltramBin51,Shiraz,CabernetSauvignon,Tokay;
  3.1969年SaltramBin52;
  4.1972年Shiraz(Hydraulic Pressing);
  5.1969年Saltram Vintage Port.;
  6.Saltram Sweet White Show。

7.jpg

  品尝这些比我年纪还大许多的老酒的感觉是:我得向这些酒的陈年潜力致敬,向当年的酿酒师致敬。

8.jpg

  这些酒在2015年1月被David Franz Lehmann重新换塞(recork),而且为了保持酒的生命力,还加了一些新鲜的酒进去,然后加了氮气来隔离氧气,酒标和酒瓶没有换过。1968年的Saltram Bin51,设拉子(Shiraz),赤霞珠(CabernetSauvignon),Tokay,酒标上面写着大大的“Claret”。那么,“Claret”最初的意思是代表深红色,在很久以前特指法国波尔多产的红葡萄酒(现在还用这个词来指代波尔多红葡萄酒的人已经不多了),当时把“Claret”放在酒标上,可能是因为在这瓶酒里有波尔多的主要品种赤霞珠(CabernetSauvignon),而且颜色和波尔多红葡萄酒的颜色差不多,用这个字眼也能抓住消费者的眼球。还有1969年索莱(Saltram) Bin52上有一个“Burgundy”的字样,这很像美国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有人在酒标上印着“White Burgundy”,是为了让消费者知道,瓶中的酒用的葡萄品种是霞多丽, 暗示它与法国勃艮第的白葡萄酒的口味或品质一样。这款酒上的“Burgundy”字样,也可能是有着相同的原因。1972年那瓶西拉的容量只有738ml,而不是现在的标准酒瓶容量750ml,原来只有书上才看到的例子,在这里看到了实物。

9.jpg

  如果问这些老酒的味道如何?可以说,它在杯中的液体已经没有了新鲜的水果味,占领了所有味蕾的是山楂和皮革的味道。那么,用什么菜才能搭配这些老洒?我在脑海中搜索过往的经验,尽管有山楂般的果味,但酸度不够,正巧在品尝老酒时有机会搭配新鲜生蚝, 烤生蚝, 和Augus牛肉汉堡这些澳洲的经典食物,在搭配新鲜生蚝时老酒普遍会使生蚝的腥味提升,而烤生蚝上有层被烤化的芝士,这些老酒和烤生蚝的味道像两个同极电核,完全不能相融。再说Angus牛肉汉堡和汉堡搭配的甜菜根酱汁,似乎就能很好地搭配这些老酒,在口中像是给牛肉汉堡上加了山楂汁,感觉还可以帮助消化。

10.jpg

  此次另外的收获,可说是一间当地人都从小吃到大的面包店--Apex Bakery,他始创于1924年。这间面包店的烤箱从开业到现在只停火两次,几代老板可谓真正的劳动模范。 每天都会有不同口味的pie(馅饼)出品,外皮酥脆,薄厚合适,馅内多汁,而且肉块超大,并有嚼劲, 咸淡合适,不加番茄汁时多汁不腻;加了番茄汁,食用时多了些清爽甜美。只是用美味来形容,显得有些不足,大快朵颐才是真理。

  这些老藤,老酒和老店, 陪伴着一代代酿酒师成长, 见证了巴罗萨(Barossa)的崛起。没人提到它们, 它们就在那里;有人提到它们,它们就是这里的骄傲。此次行程,我更真实的了解到了巴罗萨(Barossa),这里的酒,这里的葡萄,这里的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