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味卡奥尔,马尔贝克的故乡

2016-12-08 11:34 来源 :  中国葡萄酒资讯网 作者 :  黄阳东

  从巴黎飞一个半小时到图卢兹,出机场后往北开车一个来小时,就到了法国西南部的卡奥尔小镇。我们一行人到达卡奥尔的时候是下午三四点,小雨刚停,被雨洗过的空气凉凉的,很是舒服,天有点灰,但是眼前的景物依然色彩分明。入住的酒店就四层高,和周边的景致很是和谐,我的助理法国小伙小橄榄放下行李就拉开落地窗帘,露出了一个宽阔的露台,他手向外指,说:“你还记得吗? 这是洛特河。”

黄总_副本.jpg

  我顺着小橄榄的手势,目光越过露台和露台外的树,就看到了洛特河,一百米左右的河宽,两岸都被树木装点成绿色,颇深的河水被雨水搅成了灰绿色,河面却很安静,只有一条小游艇由远及近慢慢漾起波纹。我说:“我记得,再往前三十公里就是布伊赛斯城堡的葡萄庄园了。” 卡奥尔是科尔西(QUERCY)地区的重镇,而整个科尔西的历史都围绕着宽阔的洛特河而行,在今天,卡奥尔地区顶级的葡萄庄园都分布在洛特河的两岸。我和小橄榄对卡奥尔小镇并不陌生,只是见过的都是阳光明媚的那一面,于是决定简单收拾后就出去感受一下阴天下的卡奥尔。

  我们沿着河边一直走,小镇静得我们不敢高声说话,偶有汽车也是缓缓经过,以致推着婴儿车散步的美女都不担心婴儿被吵醒。小镇的面貌似乎从中世纪开始就没有改变,尽管房子内里可能有各种现代的气息,外表却几百年始终如一,到处都是有几百年历史却仍安静伫立的房子,略带橙黄的墙搭着玫瑰色的屋顶,灰色的古城墙大方袒露着战争留下的印记。时间在这里像洛特河里的水一样,流得很缓慢,进而让小镇从骨子里透出一种宁静,走在这一片宁静里,人就如浮萍贴上了小船,尽管不能寄望借此被带上岸,仍会舍不得这难得的安定。建于中世纪的瓦朗特雷桥是卡奥尔小镇的标志,几百年前是守护小镇的要塞,现在仍是小镇不可或缺的景点和通行两岸的要道;踩着桥上的鹅卵石,看着桥下安静的河面和远处红黄绿相间的山色,忽然就很想抱一把吉他坐下,拨一个轻快的和弦,对着经过的姑娘唱:我只不过是唱了一首悲伤的歌,你就突然觉得感伤,心也跟着疼了,就像传说中的爱情,都是没有道理的。

  “我们去那个酒窖转转吧。”小橄榄的话把我飘忽的思绪拉了回来,准确地说,是小橄榄鼻尖上的青春痘把我拉回了现实。当我转头看他的时候,阳光正好从云间扒开了缝隙透出来,照到小橄榄鼻尖的青春痘上,一半明媚一半忧伤。桥的一边是一座爬满青藤的漂亮房子,被改成了可以看河景的餐厅,另外一边有两家葡萄酒窖。我们走进其中一家,一百多平的店里摆满了各种葡萄酒,都是产自卡奥尔这个小产区的。酒窖里的接待是一个老太太,打招呼后知道我从中国来,就热情地过来介绍:“卡奥尔是法国葡萄酒西南产区的一个重要小产区,公元前一百年就开始了葡萄酒的酿造,是法国最古老的产区之一。”老太太边说边指着酒架上的酒,“在这里您可以看到差不多300种不同的葡萄酒,有口感清新富于果香的新酒,也有口感饱满张力十足的陈年酒。”我和小橄榄看到了几款熟悉的葡萄酒,和老太太讨论了几句,看我们竟然了解本地的葡萄酒,而且听说卡奥尔的葡萄酒在中国还很受欢迎,老太太聊得越发高兴。

葡萄园_副本_副本.jpg

  回到酒店,进大门就看见大堂有一个头发灰白的高个老头,一望而知是维诺瓦利酒庄集团的出口部总监老约翰,远远看见我们就张开双手等着拥抱。 老约翰在葡萄酒行业工作快四十年,明年就退休了,非常热爱葡萄酒,谈起集团的酒庄和葡萄酒如数家珍,我和他聊天经常要避免提及TARANI品牌,一说起TARANI品牌老头轻则滔滔不绝,重则手舞足蹈连唱带跳,因为TARANI品牌是他最得意的工作成就,单品每年700万瓶的销量在法国葡萄酒行业是很瞩目的成功。和老约翰寒暄了几分钟,老杰克也到了,老杰克是维诺瓦利的总经理,五十几岁仍精力充沛,二十年前他是西南产区另一个小产区加雅克酒庄的总经理,联合了其余三个小产区的酒庄,包括卡奥尔,建立了维诺瓦利酒庄集团,今天管理着4200公顷的葡萄庄园,占西南产区葡萄酒总产量超过百分之十。明天老杰克要去巴黎开会,所以今天执意开两个小时车过来陪我们吃晚饭。热络地聊了一阵,十余个同行的中国朋友也下楼了,于是我们再次步行穿过半个小镇去餐厅吃晚饭。

维诺瓦利_副本_副本.jpg

  第二天天气晴朗,八九点的时候阳光就洒满了整个小镇,有别于昨天雨后的阴凉,小镇拿出了年轻热情的一面。卡奥尔常年阳光灿烂,每年光照超过3000个小时,冬天不会太冷,夏天也不至太热,身处大西洋和地中海两个海洋气候的中间,气候宜人之外还给一些动植物极佳的生长环境,这里出产着法国顶级的鹅肝酱、黑松露和橄榄油,而对我来说最有趣的地方,在于这里极有特点的葡萄酒佳酿。认识度最广的酿酒葡萄品种是赤霞珠,赤霞珠确实在全世界被广泛种植,有趣的是,世界上产量最大的酿酒葡萄品种却是马尔贝克;很多人知道马尔贝克被视为阿根廷的葡萄酒代表,但是很少人知道卡奥尔是马尔贝克的家乡,实际上,阿根廷的马尔贝克是19世纪中叶的时候由法国人从卡奥尔带到阿根廷开始种植的。

葡萄串_副本_副本.jpg

  敬业的老杰克没来得及跟我们告别,早早地启程去了巴黎。用过早餐后,老约翰带我们去了维诺瓦利酒庄集团在卡奥尔产区的酒窖基地---帕纳克合作制酒窖,那是一个建于1947年的庞大建筑,用就地取材的石块和木材建筑而成。我们到的时候,维诺瓦利的董事会主席弗朗西斯和酿酒师奥利弗已经等候在停车场,逐一问候过后,弗朗西斯带着我们一路参观讲解。卡奥尔地区在法国葡萄酒版图上是一个传奇的存在,罗马人在两千多年前开始在这里种植葡萄并开始酿酒,12世纪时的英法联姻使得卡奥尔地区的葡萄酒业迅速繁荣,因为临近波尔多港口,十四五世纪时波尔多港出口的葡萄酒里面,卡奥尔所在的科尔西地区葡萄酒就占到了一半。卡奥尔是只出产以马尔贝克为主的红葡萄酒的绝无仅有的地区,在这里,马尔贝克在每一瓶葡萄酒里的比重不可以低于70%,品质越是高的,则马尔贝克的比重就会越多,其余的部分则通常是混酿少量的梅洛和丹露,实际上,卡奥尔的顶级佳酿都是100%马尔贝克酿造的。在每一年的世界马尔贝克葡萄酒大赛上,卡奥尔的顶级佳酿都是金奖的常客。

酒窖_副本_副本.jpg


  今年九月气温较往年来得低,所以卡奥尔地区的葡萄采摘还没有开始,酒农每天从各片葡萄庄园摘取葡萄到酒窖检测,耐心等待葡萄成熟度到达理想的状态。参观完酒窖左侧的酿酒区,我们来到右侧的体验区,体验区的前半部陈列和储藏着酒庄所有类型的葡萄酒,而后半部则是一个藏有两千多个橡木桶陈酿酒的窖藏区。奥利弗已经打开了几款葡萄酒等着我们,老约翰迫不及待地让我们从年份很新的马尔贝克---他钟爱的TARANI开始,这款年轻的马尔贝克是由20年以下树龄的葡萄酿造的,口感柔顺又有张力,果香很浓郁,即使对葡萄酒了解不多的人也很容易闻出新鲜的浆果类香气;而最吸引我们品尝的,则是2005年份的布伊赛斯城堡,60年以上树龄的马尔贝克,入酒后先在新橡木桶里陈酿12个月,而后换到旧橡木桶里陈酿6个月,10年后的今天这款酒正在进入它口感的最佳阶段,浓郁的果香和橡木香夹着甘草可可的味道,入口强劲,单宁丝滑。不管年轻还是陈年的马尔贝克,它们的颜色都是深浓的黑色,卡奥尔闻名的“黑酒”正是得名于此。

作者:黄阳东

卡赛欧国际酒业总经理,颜值与内涵并进,前瞻性和执行力兼具的80后新生代企业家。十年浸淫葡萄酒市场,不谈理想情怀,踏实执着,曾获进口葡萄酒行业领军人物的头衔,却自称只是“一个无趣的买酒人”。


版权为中国葡萄酒资讯网所有 转载请联系(info@wines-info.com)并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