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中国葡萄酒资讯网

葡萄酒心

2016-02-03 21:19 来源 : 乐酒客lookvin 作者 : 梅洛斐尔讲师 江璐

  人的凡尘之心,或许不能立体地去描述。善恶对立,此间亦有恶从善者;黑白难分,个中不乏灰色地带。人,行走世间,难免“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但是葡萄酒的心,我觉得经历了沧海变迁,也可亘古而永恒。

 

  历史的早期,也不能准确地说是在什么时候了,可能是一只古猿,抑或是一群人,偶然间品尝到了野生葡萄自然发酵的产物,微醺之间烦恼尽忘记,于是把它当做忘忧草,从自然发酵到人工酿造,葡萄酒烙印在人类远祖的基因上。此时葡萄酒有何心?大概是一次偶遇造就的一见钟情吧。

  葡萄酒可靠的人为起源,可以追溯到7000年前。濒临黑海的外高加索地区,即如今的格鲁吉亚、亚美尼亚等,大量的葡萄种子以及酒窖遗址的发现,证实了那时候的人已经不止鲜食葡萄,且开始探索更好的美酒酿造。从无心到有心,葡萄酒也并不知道自己会随着战争而远走他乡。而此刻的中华大地,人们在葡萄美酒夜光杯的琵琶声里“劝君更进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黄沙漫漫,秋风正劲。那时候的葡萄酒没有本身成就的喜悦,亦无战争残酷的悲伤,懵懂中透着纯粹。

  公元前3100年左右,古埃及人不止种植与酿造,专业且自信的品酒师已然出现……公元前1200年左右,腓尼基人开始在地中海开展葡萄酒贸易,将葡萄酒和葡萄带给了古希腊、犹太人……

  约在公元前1600年,古希腊崛起时,葡萄种植和酿造亦兴盛起来,古希腊人将葡萄酒描述为黑色,除了贸易,他们已经把葡萄酒当做日常饮品,同时用于宗教仪式,烂醉如泥的狄俄尼索斯享受着美好与快乐,酒神之心寄予葡萄美酒,那时候葡萄酒的心也有了故事与意义,它“再回首恍然若梦”,它“游走晨露,醉倚残阳”。

  公元前146年,古罗马帝国扩张,欧洲产酒国不断增多。葡萄酒已然不只是欢乐、享受,它成为了上帝的血液,基督教视葡萄酒为圣血。葡萄种植和酒的酿造得到了无上崇敬。西班牙、法国、当今的意大利……葡萄酒心神圣而庄严,超越了爱情、战争、苦难,不再只是单纯,酒心如圣诗、圣经般净化人心。

  公元1492年至1600年,葡萄酒开始向新世界进军……公元1543年—,葡萄牙耶稣会教士将葡萄酒引入日本……公元1554年,西班牙传教士将葡萄酒带到美洲地区......公元1556年,葡萄酒从智利来到阿根廷……公元1562年至1564年,葡萄酒到达美国佛罗里达州……历史很长,故事也多,随缘再续。葡萄酒心虔诚,给不同土地和土地上的人们带去光明、勇敢和开拓。

 

  日暮、残阳,坠叶、浅秋。露华浓,烛光羞。琥珀金杯,盈注离忧。千言胸中绕,万语诉还休。闲愁如飞雪,入酒即可丢。且极今朝乐,明日非所求。盈盈泪眼相望,殷殷情意长留。萄酒一杯别君去,从此天涯任我游。

  得意、失意,开心、苦闷,相聚、别离,人生太长;

  无知孩童、轻狂少冠、有为青年、蹒跚耄耋,人生太短;

  而葡萄酒,心恒然。它穿越历史,证了善恶,分了是非,加了情义,短了隔离,那么即使杯前人影泛醉意,也要重叠琼浆到唇边。

      推荐美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