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中国葡萄酒资讯网
专栏文章 | 专栏作者 | 酒界人物

行踪成谜的三个品酒日

2016-02-24 18:28 来源 :  Target 作者 :  林殿理

  在智利圣地亚哥,当向导告知接下来三天会没有手机信号和网络时,我和我的小伙伴们都惊呆了。已经想不起来,上一次连续三天没有网络是什么时候的事,更别说连手机信号都没有了!我们几个平时全靠网络联系工作加上随手发微博微信的重度网瘾患者纷纷陷入沉默,不知未来的三天该如何熬过。


?极地探险的装备

  这是由智利政府以及智利葡萄酒行业协会合作举办的第二次“奇幻神秘之旅”(Magical Mystery Tour),今年邀请了中国最有影响力的葡萄酒教育者、作家以及媒体记者前来亲身体验智利丰富多样的自然、生态以及人文景观。来自北京、上海、广州以及香港的参加者们各自经过长达三十多小时的飞行与舟车劳顿后陆续抵达智利首都圣地牙哥,再一起搭乘大约三小时的飞机抵达更南部的城市Punta Arenas。从这里,我们与智利一些最顶级酒庄的酿酒师们会合,登上了专走合恩角、巴塔哥尼亚与南极航线的Australis游轮,继续往冰天雪地的智利最南端前进。

  这几天在船上的活动安排,基本上就是每天上午和下午各一趟离船探险的活动(例如去冻原、冰川,以及拜访海象、企鹅),加上座谈会形式以及走动交流式的品酒会各一场,而晚上则是派对社交卡拉OK。原本以为在船上会有很多自由时间的,没想到这样的安排还是相当的紧凑,基本上除了晚上睡觉之外没有什么机会可以一个人留在自己的舱房里独处。从房间窗户往外看,景色一直在变化,时而是冰川,时而是飘着大量浮冰的海面,要登陆时则必须穿上救生衣防水鞋,改搭橡皮艇。虽然事前不知道我的无人机是否能应付极地气候,我仍然把航拍设备都带上了,结果成功地拍摄了两处壮丽的冰川景观,并且特别获得船长的准许从船桥起飞,拍到了游轮在峡湾里乘风破浪的画面,还被智利电视台和葡萄酒协会如获至宝的要去作为官方宣传用途。

?
船上的智利名酒庄主面对面品酒会

  除了航行在极南之地的船上生活感觉很奇妙,工作与探险和谐交错进行的感受也是此次难忘的特点之一。在品酒会里,我们与Errazuriz、Montes、Santa Rita、Carmen、Concha y Toro、Casa Silva、De Martino、San Pedro、Viu Menent、VIK、Tarapaca、Cono Sur、Undurraga等名庄的酿酒师严肃讨论风土条件,甚或对于酿酒工艺与理念提出尖锐的质问,然而在下船探险和用餐、派对时却又可以一起玩得很疯狂。我们不再只是很表面的工作互动,而是能够互相分享私人家庭生活状况的朋友。一位VIK酒庄的酿酒师告诉我,或许是因为距离太遥远,他在中国经常会碰到有人连智利在哪里都搞不清楚,更别说知道智利也产很好的葡萄酒了。


用我的DJI Phantom 2航拍器拍摄的冰川全貌

  其实这次会选择在冰天雪地的海域航行而不是带大家去葡萄酒产区参观,另一个目的是要让我们亲身感受智利极为多样化的风土条件。它是一个非常细长的国家,由北到南的纬度跨度很大,可以从最北边的沙漠一直过渡到最南端的冰河。而对于葡萄的生长而言,其风土条件除了纬度以外还要看是受到靠海寒冷洋流,或是靠安第斯山海拔与坡度等影响;再加上拥有许许多多不同的土壤类型,让智利人可以尝试在不同的地区种植各式各样的葡萄品种。至今,中央山谷最成功的葡萄品种是赤霞珠、梅洛、卡门内尔以及西拉,靠海凉爽的卡萨布兰卡(Casablanca)以爽口的长相思和果味干净鲜明的霞多丽著称。中央山谷靠南的玛乌利(Maule)生产风味集中复杂的佳丽酿(Carignan)。具有冒险和实验精神的酒庄则往北边靠海的Elqui、Limari产区以及更南边的Itata、Bio Bio与Malleco去开拓,酿出优雅清新的黑皮诺、西拉和神索(Cinsault)。


企鹅岛上,恩爱中的企鹅

  此行最后一场品酒的主题是各酒庄致力以最能呈现风土特色,最高品质葡萄酿造的“偶像酒”——Iconic wines。它们呈现出的均衡、丰富与优雅,不仅令人感动,而且即使是拿到与其他国家顶级酒竞争的盲品比赛当中,相信也绝不会有丝毫逊色之感。当然,若以同样的价格来考虑,很多消费者也许还是会习惯性的选择他们更加熟悉的旧世界名酒,但智利的酿酒师们坚信这些酒将能让世人了解到智利具有酿造世界级好酒的实力,进而提升智利葡萄酒的价值与形象,而不再只是停留在性价比不错但廉价的老旧印象当中!

发表评论

      作者介绍

      林殿理 Denis

      来自台湾的葡萄酒作家与培训师,现居上海。采访足迹遍及各国酒类与美食产区,并为各产酒国在大中华区进行推广与教学工作。曾数次担任国际葡萄酒竞赛评审,并拥有法国波尔多葡萄酒学校认证的国际讲师资格。

      作者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