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长相思&《萨拉热窝的罗密欧与茱丽叶》

2016-05-30 16:34 来源 :  中国葡萄酒资讯网 作者 :  無雙


  今天来说说新西兰长相思。记得自己刚接触葡萄酒的时候,对长相思颇感兴趣,不知道是哪位翻译大师把Sauvignon Blanc这个葡萄品种翻译得那么的文艺。 但是第一次喝Sauvignon Blanc的时候还真无法把它和长相思这个译名联系起来。这种带着特殊植物香气(青草!接骨木花!)又很高酸的白葡萄酒就是传说中的长相思?多喝几口,满嘴猫尿味,而且牙都快酸掉了,岂能再相思。
 

  之后也陆陆续续喝过不少Sauvignon Blanc。桑塞尔是那仗剑走天涯的侠女;刀锋般的酸度,燧石般的矿物味,显得多了几分刚强,少了几分温柔。普伊芙美是那执着的文艺女青年;尖锐的酸度加上突出的矿物感,略显高冷,少些婉约。一个侠骨豪情,一个冷峻清奇,相思隐藏在骨子里,寻常人又如何能从中领会。而在波尔多,长相思和赛美蓉是一对好姐妹,属姐妹情深而非相思情浓(详见上一篇拙作——《胖子和瘦子》&半支格拉芙白)。
 

  喝的第一支新西兰长相思,是一家名庄的基础款,印象深刻的是那显著的百香果香气。感觉就一活泼开朗、满脸微笑的小清新,恰逢初识相思的年纪。后来在新西兰大师班上,进一步领悟到长相思的魅力。无论是年轻时充满的菠萝、蜜柚香味,还是年长些才有的芦笋、豌豆气息,始终有干净的黑醋栗芽孢和愉悦的百香果香气相伴。是那种你想去牵她的手,她对你嫣然一笑的美好,教人如何不相思。
 

  只是,长相思,日日思君不见君,何时能相聚;既然相爱,为何不在一起,却偏要苦苦相思。然而爱情就是如此奇妙,有人愿意遥远相思,有人宁可至死相守。
 

  正如郑秀文的这首《萨拉热窝的罗密欧与茱丽叶》。我听到这特别的歌名之后,还专门去百度它的资料。了解到这个真实的爱情故事,心中不免唏嘘感叹。原来真的爱情会比生命更可贵。这对一心想逃离战火的青年,本可以各自回归族人,从此相忘于江湖;也可以分飞天涯,从此遥遥相望;但为了爱情,相伴而行,浴血战火。由此想来,他们内心的爱情,就是新西兰长相思。温和,干净,却又坚定。 每次看这首歌的资料,内心感动却又沉重,还是来杯长相思吧……

 

  愿作远方兽,步步比肩行。
  愿作深山木,枝枝连理生。
                                                     ——白居易《长相思》

作者简介:
  無雙,男,两年前偶入红酒圈,从此一发不可收拾。超市淘过酒,电商买得勤;喝过洛神,品过拉菲。闲来听歌写酒评,岂料把音乐酒评混一起了。能听则听,能看则看。要是污了各位耳目,来支好酒洗洗即可。

  联系作者:825511327@qq.com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