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中国葡萄酒资讯网

老蠹:以色列葡萄酒掠影

时间 : 2017-01-05 15:32 来源 : 老蠹感官评论 作者 : 凌春鸣

2016年12月11日,应以色列出口协会的邀请,由中国食品土蓄进出口商会王处长带队,我们一行四人到以色列进行为期一周的葡萄酒学习和考察,时间虽短,但来过,看过,这个神秘的国度也就揭开了她的面纱,现在就来谈谈我主要的观感。

20170105_152432_030.jpg

一,以色列对中国人还是友善的。

四年前,本来我就有一个机会去以色列参观,也是政府邀请,但是有几个朋友苦口婆心的相劝,说那地方太危险了,说得自己心里发毛,再说,电视上和网络上,也经常有以色列军队和阿拉伯人冲突的新闻画面,于是就借故推脱掉了。

20170105_152432_031.jpg

后来,又有一些喜欢旅游的朋友知道,讥笑我无知,说以色列其实是一个很安全的地方,因此,这一次接到邀请,就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了。

以色列大使馆帮我们订的是土耳其航空,从北京飞到伊斯坦布尔,再转机去特拉维夫。

转机的时候,除了正常的安检,在登机口,每乘客还都要再接受一次更严密的检查,随身的行李都要打开,鞋子也要脱下来仔细摸一遍,手提电脑更是前所未见的要启动给安检人员看一下。

正是由于检查如此缜密,上了飞机就反而觉得更放心了。

经过十几个小时的飞行,在早晨抵达特拉维夫国际机场,入境处盘问非常仔细,过关的时间也特别长,但是可以感觉到,对于中国人还是相当友好的,相对于其他的入境者,可谓是网开一面,实际上,后来出境的时候更是如此,虽然有重重的检查,但是持中国护照,基本上都能快速通过。

二、以色列的安全状况跟深圳没有太大差别

我们在特拉维夫住了五天,这是以色列第二大城市,也是国家的经济中心,去之前,就在网上查到这是中东生活费用最昂贵的大城市,实际上,我们使用“大众点评”搜附近的餐厅,挑最好的餐厅用餐,费用跟深圳也差不了多少。

20170105_152432_032.jpg

我到任何一个地方,首先想到的就是要吃当地最地道的特色菜肴,但是在特拉维夫,无论是宾馆的服务生,还是接待我们的官员,他们都讲不出当地有什么独特的地方菜肴,无论在家里,还是在外面餐馆,他们每天吃的就是西餐,跟欧洲普通的城市没有任何的差别。

我在特拉维夫住了五天,在这五天的时间里面,街道上不要说没看到一个士兵、一辆军车,甚至连警察我都没见过,早上很多人在做晨运跑步,深夜公园里还有许多的恋人手拉手地在漫步,空气里面没有任何一丝不安的成分,感觉就像我回到深圳一样。

20170105_152432_033.jpg

我们去戈兰高地参观酒庄,一路上也没见到任何的军车和士兵,在位于山顶的伽利略葡萄园,酒庄的总经理指责山头上一排灰黄色的建筑对我们说:那边就是叙利亚人的房子。

我们就在边境线上,同样我们也没看到一个士兵,一辆坦克,甚至连哨所都没有看到。

我之后见过一个庄主,他的葡萄园离边境线只有二十米,他说平时都照样的工作,只是在收获季节,要动用大量的人力,这时候才会跟军方提前打一个招呼。

在耶路撒冷旧城,我们参观了三大宗教的遗址,同样也没有见到军人和大批的警察,马路上车来人往,路过一个很大的公园,在夜晚昏暗的光线底下,照样看到三三两两的情侣在漫步。

我们的翻译是毕业于武汉大学的一个以色列小伙子,娶了中国的太太,他说经常有人问他以色列的安全问题,而实际上,这个国家已经有二十年没打过仗了,大部分的城市,跟欧洲或者中国的任何一个城市并没有太大的差别,真正有动乱的是在加沙地带,很可惜,这次没有安排我们去看一看。

三、对以色列葡萄酒的总体印象

这次由以色列出口协会安排的葡萄酒考察活动,充分体现了犹太人现实主义的态度,从下飞机到最后送我们去机场离开,整个行程安排得密密麻麻的,全部是商务活动,一个景点也没有安排。

有两个整天,我们在特拉维夫的协会办公室,每个人都要接见十几个酒庄代表,品尝他们带来的酒样,听他们介绍葡萄酒,并且给出自己的意见。

20170105_152432_034.jpg

有两天的时间,安排我们实地考察酒庄,同样是品尝和交流。

很奇特的是,无论去酒庄,还是酒庄派代表来见我们,介绍葡萄酒的几乎全部都是酒庄的酿酒师。

由酿酒师来介绍葡萄酒,好处是他们对葡萄的品种、种植及酿造一清二楚,对香气、风味和口感也说得津津有味,缺点是他们不会挖掘葡萄酒的卖点,例如,作为一个进口商,当我询问他们是如何开拓新兴市场、如何向非犹太民族推销自己产品的时候,这些酿酒师就显得茫然无措了。

以色列整个葡萄酒的产量,每年约4000万瓶,总共不足两百家酒庄,而排名前十位的酒庄占了90%的产量及市场,这次组织方也安排我们参观了以色列最大的葡萄酒厂,年产是1400万瓶,换句话说,90%的酒庄在竞争10%的市场份额。

以色列国内每年大约会消费2000万瓶的葡萄酒,主要是在节日期间饮用或祭奠,而在平时,国民并没有饮用葡萄酒的习惯,年轻人更倾向于喝啤酒。

20170105_152432_035.jpg

而在出口方面,主要针对的还是居住在其他国家的犹太人群体。

在葡萄品种方面,可以说丰富多彩,除了常见的,国际品种,应有尽有之外,例如巴贝拉、圣祖维斯、西拉和马瑟兰等,都有普遍的种植。

以色列是温热的地中海气候,在特拉维夫,我的感觉是温度比深圳还要略高一点,因此,大部分的红葡萄酒,品尝的感觉跟南澳的葡萄酒非常的相似,较深的颜色,浓郁的香气,厚实的酒体,充沛的果味。

在我们接触到的酒庄之中,除了有一个酒庄请了法国人,其他的清一色都是犹太人,而且都是自学成才,在创新方面可以做到不拘一格,也非常的虔诚,但是缺乏底蕴,有些酒庄做出来的葡萄酒,总是让我感觉到有某种缺陷,虽然具体也说不出来。

如果抛开昂贵的价格因素,这个国家还是有不少值得我们引进到中国市场的葡萄酒,比如说,用100%品丽珠酿造的红葡萄酒,给我相当的惊喜,另外,同样是100%的小西拉、小维多和马瑟兰也都有不俗的表现。

不仅是中国市场,对于全世界来说,都是一个值得推荐的补充。

四、独一无二的“干净”葡萄酒

到以色列的第一天,我们就跟以色列出口协会和葡萄酒协会的负责人进行了座谈,当他们介绍葡萄酒的时候,首先强调的就是“洁食原则”。

犹太教的饮食必须遵循《膳食法令》,重点来说,可食用的哺乳动物是反刍并有分蹄的(可以吃牛肉,不允许吃猪肉和马肉),鱼类必须有鳃和鳞,禁食软体动物和甲壳类动物。严禁食用任何血液,屠宰时,必须将血去除干净,有专职人员负责检查这些肉类,并将肉用盐水浸泡以除去附着的血。

为此,根据犹太教的膳食法令,就产生了Kosher食品认证标准,Kosher在希伯来语中是“可接受的”和“适合的“,要求食品生产者必须符合严苛的犹太法饮食规定,包括原材料和生产设备。

20170105_152432_036.jpg
20170105_152432_037.jpg

我所接触到的所有酒厂,都是经过Kosher认证的,从种植欧风酿造到最后的装瓶,每一步骤,都有严格的规定。

葡萄的树龄,必须是达到四年以后,才允许被用来酿酒,每七年,要让土地和植物休息一次,就是说,第七年种出来的葡萄就通通不要了,在整个酿造过程之中,能够接触原材料和设备的必须是遵守犹太教戒律的教徒,如果非犹太人,包括酿酒师,接触到设备或原材料,那这些酒通通都得倒掉。

20170105_152432_038.jpg

所以,我们参观酒厂的时候,就可以看到每家酒厂的酿酒设备都是用玻璃墙或者铁丝网隔离开来,在里面操作的,都是留着胡子、戴着头巾的虔诚教徒,由于我们是专家,所以一些酒厂也特意邀请我们进入到平时是不允许异教徒进入的生产重地,也就是铁丝网的里面,整个过程都有一位宗教人士寸步不离的监视着,而我们也老老实实的,按照出口协会领导人事前的要求:“把手放在口袋里面”。

20170105_152432_039.jpg

五、以色列葡萄酒昂贵的原因

很坦率地说,如果我们以法国酒为标准来衡量的话,我认为以色列葡萄酒的价格是偏贵的。

当然这种以法国酒的口感为前提,去评价其他国家的葡萄酒,有可能是不合理,也不被其他国家的葡萄酒生产者所接受的,但是在中国市场,这就是现实,因为毕竟大多数的中国人对于葡萄酒的认知启蒙都起源于法国葡萄酒。

那么,以色列的葡萄酒生产者是如何回答我这个问题的呢?

首先是宗教的因素,在种植方面,树龄必须达到四年以上才能用于生产,而且每七年,又要让土地休息一年,也就是说第七年的产量要全部放弃,也就是说,产量比正常要减少14%。

在酿造方面,因为洁食的原则,只能雇用虔诚的犹太教徒,而且还要有宗教人士来监控整个过程,要知道在以色列,政府规定的工人最低收入是1400美金。

还有,根据犹太宗教律法的规定,酿造出来的葡萄酒必须拿出10%交给寺庙,一再由相关的宗教人士,把这些酒祭奠给他们的神,实际上这一部分的酒液通通的是倒掉了。

20170105_152432_040.jpg

在我们参观以色列最大的酒厂的时候,刚刚好正在举行这种宗教仪式,我心问接待我们的酿酒师,按照他们年产1400万瓶来说,是不是真的每年要倒掉140万瓶?他的回答是肯定的!

其次,所有的生产设备、橡木桶、瓶子和瓶塞,都依赖于进口,由于产业的原因,从欧洲漂洋过海进口来的玻璃瓶竟然要比在当地生产的还要便宜,这当然就大大的增加了每一瓶酒的成本。

因此,这次在品尝中,几乎所有我认为口感不错的葡萄酒,每瓶出厂的价格均超过十个美元。

最后,由于以色列政府不仅不鼓励国民饮用葡萄酒,甚至设置了种种法律上的限制,因此,从协会到生产商都在抱怨政府没有提供任何的帮助和支持,包括土地的使用金、金融和税收方面,相对于其他的国家,无疑是增加了成本。

这些年,我始终坚持到岩头去学习葡萄酒,只有亲临产区,才能了解真相,这次到以色列考察葡萄酒产区,虽然时间只有短短的五天,但的确改变了我的许多成见,而以色列独一无二的种植和酿造方式,对于葡萄酒爱好者来说,是难得的品尝体验。

我希望中国市场能引进一些特点鲜明的以色列葡萄酒。


新闻评论

    热门点击

      最新报道

        加入酒庄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