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中国葡萄酒资讯网

对话WSET CEO Ian Harris

时间 : 2017-01-10 13:57 来源 : dbHK 作者 : 王欢编译

640.webp (1).jpg

英国葡萄酒和烈酒教育基金会(Wine & Spirit Education Trust,简称WSET)CEO Ian Harris在接受the spirits business采访时讲到他效力的组织的任务,即要推广、教育全球酒业学员。

作为WSET的CEO,你的一天是什么样子?

我担任这个职位已经超过14年了。我很喜欢我的工作。从我加入以来,我们的业务翻了七倍,而且到现在我还是没闲着,什么事情都要过问:我每年都要参加重要的贸易展览会 - 亚洲,每年一次;美洲,每年两次;欧洲,特别是ProWein,每年一次。我们WSET的员工超过100人,而这些还只是在办公室里的人数。我们现在在香港也才开了一个办公室,将主要负责亚太地区的考试。办公室已经设立了超过6个月了。这还是在全球73个国家之内,678个WSET授权机构之外的。所以,每天都是不同的。

你是在2002年成为WSET CEO的,您认为从那时到现在烈酒这块有什么变化发展?

有很多变化,尤其是WSET的烈酒部分。我加入之前是在Seagram公司工作,Seagram 90%的业务都是涉及烈酒。在成为CEO之前,我是在WSET教授文凭认证(Diploma)的烈酒部分。由于我的烈酒背景,所以当我加入的时候,我非常坚决地督促了WSET推出当时叫做‘专业烈酒资格证(Professional Certificate in Spirits)’的课程。现在它的名称已经被改为第二级烈酒认证,而且现在我们正在研究将推出第三级烈酒认证课程。

现在回过来回答你的问题,我认为现在消费对烈酒的兴趣大大提高了。在消费者中间,人们对烈酒知识的需求提高了,而且在这个行业里人们的知识渴求也涨了。而且大多数的烈酒公司,无论大小,在给调酒师做品牌教育时都做得很不错。我们发现我们的认证课程在酒吧教育这块是个很好的辅助添加。

WSET又迎来了一个好成绩的一年。发展基金会的秘密是什么?

打开新的市场。英国目前仍然是我们第一大市场,我们在这里的基础非常雄厚。当我接管基金会时,有四分之三的学生都来自英国,当时学员总数才刚刚超过1万人;剩余的四分之一来自国际市场。而我们现在12个月内,有7.2万学生,而四分之三的学生都来自国际市场。

所以英国,就学生数量而言,已经翻了倍,但国际市场学员的数量翻了14倍,尤其是中国和其他新兴市场。随着其他国家新兴市场的消费者对葡萄酒和烈酒的兴趣逐渐增加,自然而然,对教育的需求也会提高。我们在市场还处在发展阶段时,就一定要打开这个市场,而不是等三年过后。这样,我们才不会费力刺激市场发展,而是和市场一起发展。

你的背景是在烈酒,而且你在Seagram公司也担任了不同的职位。是什么吸引你进入酒业

我最早进入的是葡萄酒行业。我在大学时,学习的是法语,而且当时是希望今后能成为一个老师。我在国外学习的一年中住在波尔多南端,教法国小孩子英文。而且因为我当时就在这个区域,所以我认识了很多在葡萄酒行业的人 - 学生家长。我在给我母亲写明信片的时候,写道“加入葡萄酒行业看起来是个不错的主意”。我那时觉得教书就已经不错了,但我回到英国之后,决定涉足葡萄酒行业。

我当时一起打板球的一个朋友给了我一个公司的细节。我就给这个公司写了一封信,做了个面试,然后就被录用了。我在那个公司干了十年,然后在1987年我加入了Seagram,在那里我培养了对烈酒的兴趣。我认为我工作最大的一个突破是当Seagram收购了马爹利(Martell )之后。他们需要一个有销售、营销经验,并能说法语的人,我当时各个条件都满足。

你会怎么说服调酒师报名学习WSET?

我认为一点儿知识会让你终身受益。就算只是学习第一级烈酒认证,你一天学习到的知识也将受益于你工作的很多方面。而且你可以用自己学到的关于烈酒的各种知识来谈论不同种类的烈酒;从而你将帮消费者做出他们的消费抉择。

最后,您通常喜欢喝的酒是什么?

这要看情况。在漫长劳累的一天过后,没什么比一杯琴汤尼 (Gin & Tonic)更好的了。我有时也喜欢喝好的英式苦啤酒,但我一生中最棒的一个经历是驱车从阿伯丁机场(Aberdeen airport)到芝华士兄弟所在的Keith地区,我穿过了一场暴风雪,到达目的地时已经晚了一个小时,当时经营这个公司的一位女士说:“不用担心,你现在可能想洗个热水澡,我们推迟一下晚餐就好。”所以我当时泡在一个热气腾腾的浴缸里,喝着Longmorn威士忌 。那可以称得上是我喝到的最棒的酒了。


新闻评论

    热门点击

      最新报道

        加入酒庄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