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朝酒厂(Domäne Wachau)

2017-03-30 21:44 来源 :  酒花 作者 :  酒花

1.jpg

  望朝酒厂(Dom?ne Wachau)位于下奥地利产区瓦豪(Wachau)山谷的中心,这是一个只有33公里长沿着多瑙河的峡谷。产区种植葡萄酿酒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公元791年,所有的葡萄园都分布在多瑙河两岸,三分之一在南岸,三分之二在北岸。多瑙河沿岸陡峭的山坡梯田与石垒墙,连绵的山脉、古城堡、坡地葡萄园、果园及当地丰富的文化遗存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命名为世界文化遗产。在80年代中期,瓦豪(Wachau)的酿酒商自创了一套名为“Vinea Wachau”的法典,将不甜的白酒根据天然酒精含量分为三大类——芳香、酒体轻盈、酒精含量达11.5%的称为“Steinfeder”(以高高的、羽毛般的针茅命名)。最常见的类别是酒精含量介于11.5%至12.5%的“Federspiel”;晚收、浓烈的不甜葡萄酒则称为“Smaragd”。望朝酒厂(Dom?ne Wachau)是奥地利最大的葡萄酒生产企业同时也是奥地利最大的合作社型葡萄酒庄。Dom?ne Wachau在300年前曾经是当地教会的产业,在上世纪三十年代末期,本地的250家农户集体买下了望朝酒厂(Dom?ne Wachau)并沿袭至今。现在酒庄总经理Roman Horvath先生也是奥地利三个葡萄酒大师之一。

2.jpg

3.jpg

  Roman Horvath先生是我本次造访的目标人物,他对酿酒和葡萄园都有非常独特的理解。刚刚到酒厂时是一位叫Julian的美女接待了我, 因为Roman Horvath 先生在忙,等我们参观完酒厂他就会来和我们一起品酒。

4.jpg

  参观葡萄园时Julian介绍,酒厂97%的酒是白葡萄酒,绿维特利纳(Grüner Veltliner)占70%的白葡萄酒产量,雷司令(Riesling)占20%,剩余的10%是霞多丽(Chardonnay), 红维特利纳 (Roter Traminer), 纽伯格(Neuburger), 和米勒-图高(Muller Thurgau)。红葡萄酒的产量只有3%是用茨威格(Zweigelt)和黑皮诺(Pinot Noir)酿造。

5.jpg

  葡萄被种植在平缓的山坡上,酒窖依山开凿出来,随着楼梯向下走,一阵熟悉的酒香慢慢变得浓郁,让人熟悉的一幕映入眼帘---橡木桶,又大又老的橡木桶, 大的有7000升的,年纪最老的橡木桶而且仍被使用的已经有70岁了。这些橡木桶95%用奥地利橡木制造而成,只有5%的法国橡木桶,多数是228升的小桶。每年葡萄的产量不一,所以需要酒桶的容量大小不同,酿造风格不同的酒需要的木桶年龄不等,这就是为什么会有这么多木桶的原因。

7.jpg

  这个有300年历史的酒窖是奥地利第三长的地下酒窖,1947年份是窖藏最老的酒。酒窖的墙壁上镶嵌着许多硬币,有的已经被氧化的成为青铜色,几乎被墙壁吞噬,有的还是崭新的闪闪发光。这些硬币是酿酒师们摁上去的,每当葡萄年份好时,酿酒师就会摁一个硬币在墙上表示纪念和好运。经历了这么多年,这些硬币像点点繁星记录着每一个好年份,如此壮观,也很让人羡慕。

8.jpg

  在酿酒车间看见了那个有意思的蛋形酿酒桶,这回不是用来酿桃红香槟基酒了,这是RomanHorvath 先生的最新尝试,用它来酿橙色酒(orange wine), 我也很好奇他是如何做的。(稍等吧!! 等我见到他问问。)

9.jpg

10.jpg

  我们穿过酒窖和酿酒车间,从另一个出口出来就回到了地面的品酒室,开始品酒的时候RomanHorvath 先生出现了,在他的指导下开始品酒。他说这里的气候扮演着重要的角色,来自西部大西洋和东部潘诺尼亚的两大气候互相交错。此外,每个葡萄园都属于自己的小气候,这些小气候取决于葡萄园的倾斜度、日照、土壤地形以及其他因素,如在白天吸收太阳热量的干石墙和岩壁。夏季的炎热和干燥,以及冬季的恶劣天气所带来的影响因多瑙河而得到中和。来自更为偏北森林区的凉爽微风在收成前的几个重要月份扩大了昼夜的温差。最能体现这些特色的是酒厂后面有两块葡萄田,一个叫Kellerberg,另一个叫Loibenberg, 这两块田都种着绿维特利纳(Grüner Veltliner),架势和土壤都同其它的田没有太大区别,但是葡萄成熟的时间比其它相邻地块早两周。不同气候对酒有什么影响?我们来做个比较吧!!!

11.jpg

  在品尝的酒品中,有两个单一园都是2015年份的雷司令(Riesling),两个园子的酿造工艺几乎一样,不同的是1000-Eimer-Bery 园受到冷空气的影响,Loibenberg园受到温暖空气的影响,1000-Eimer-Bery 园的酒香气和果味都以青柠为主夹杂着青芦笋味道,而Loibenberg园的酒却是以香梨和白桃的果味,并且比1000-Eimer-Bery 园的酒水果味重很多。虽然都是干型,酒精度都一样是12.5% 但是酸度上1000-Eimer-Bery 园明显比Loibenberg园显得尖锐。再看看不同土壤对同一葡萄品种的影响,Kollmitz 单一园是以黄土为主,而Kaiserberg 单一园以沙土,石块为主,同样是2015年份都是绿维特利纳(Grüner Veltliner)品种,干型酒,相同酒精度,几乎相同的工艺,Kollmitz园的酒有白桃和柠檬皮的味道,而Kaiserberg园的酒却是以青苹果的味道为主,而且Kaiserberg园的香气更突出,但是酒体比Kollmitz园的酒较薄,口感上的水果味道也较少,酸度相差不大。(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气候和土壤原来对葡萄酒的影响这么大)。

12.jpg

  最后一款是品尝橙色酒(orangewine),(期待已久)酒用陶罐发酵酿造而成(这是现在最流行的酿酒方法),所用品种是雷司令(Riesling)。酿造时,去梗,破碎后由天然酵母发酵而成。虽然是白葡萄品种,但是在发酵时也不去皮发酵,葡萄皮和酒汁有长达6个月接触时间。当所有发酵过程结束后酒汁被轻轻的压榨出来,然后在大木桶中平静6个月之后直接装瓶,没有经过澄清,过滤处理,全过程中也没有添加二氧化硫。品尝的这款酒是2015年份,黄柠檬皮色有些浑浊,干型,酒体中等。清爽的酸度,味道以成熟的黄桃为主,丹宁的涩感较柔和,余味比较复杂。这酒与通常情况下年轻时的干型雷司令(Riesling)表现明显不同,正常情况下会是清澈透明的柠檬绿色,轻酒体,高的酸度,以青柠和青苹果的味道为主,没有丹宁感。(可以说一款很奇妙的酒!)

13.jpg

  我仍然是不停的问问题,问题从葡萄品种到酿造工艺到酒的陈年潜力,问的我自己都有些不好意思了,而Roman Horvath 先生超级有耐心的一一为我解答。我也了解了更多关于酒的故事和知识,为此也非常感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