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中国葡萄酒资讯网

专访罗曼尼·康帝掌门人:Aubert de Villaine

时间 : 2017-04-18 11:47 来源 : 红酒世界网 作者 : 

  喜爱葡萄酒的人一定知道大名鼎鼎的罗曼尼康帝(DRC, 以下简称DRC)。而奥伯特·德·维兰(Aubert de Villaine)正是DRC的掌门人,以下是对奥伯特·德·维兰的采访。一起来听听这位世界顶级酒庄的掌门人对葡萄酒、音乐以及勃艮第申遗等事情的看法。

  问: 20世纪60年代,你赶赴美国撰写加州葡萄酒的相关资料,能说说那时的经历吗?

  答:20世纪60年代是新世界葡萄酒的开端,没人知晓加州葡萄酒,因此我开始为《法国葡萄酒杂志》(La Revue du Vin de France)撰文。现在再阅读当时写的文章,真是有趣极了。我采访了鲍勃?蒙达维(Bob Mondavi),那时他也不知道加州葡萄酒行业会何去何从,不过他确实是个激情澎湃、壮志凌云的葡萄酒从业人。

  问:你当时的第一印象是什么?

  答:当时加州只有少数尝试酿制好酒的酒厂,大部分酒厂酿制的都是普通的葡萄酒。

QQ截图20170418113420.jpg

奥伯特?德?维兰

  问:如果你没有回来经营家族酒庄(指DRC),你还会继续写作吗?如果不是,你会做什么呢?

  答:我可能成为一个文学老师或者哲学老师。

  问:1974年你加入DRC,虽然当时DRC已非常知名,但并没有达到今天的辉煌,你认为DRC为何会取得如此成就呢?

  答:这里有很多原因。20世纪50年代以前,勃艮第的一切都非常糟糕:19世纪80年代,勃艮第受到根瘤蚜虫重创,随后就是一战、经融危机和二战的毁灭性打击。因此,那时人们的所思所想都是如何提高产量,而不是质量。1974年,我们刚从上述困境中恢复,我意识到了品质的重要性,于是采取一系列措施提升勃艮第葡萄酒的品质,并取得了一定的成效。

  问:你认为DRC的潜能已经发挥到顶峰了吗?

  答:没,没有。也许有一天我不得不退休,但这里依旧有很多工作要做,其中最重要的便是葡萄园。葡萄园的工作是绵绵无绝期的,每年我们都需要精选出新的母藤,以酿制出想要的葡萄酒。这种工作我从25年前就已经开始了,当然还得继续,我们依旧还有进步的空间。

  问:20世纪90年代,你开始尝试高密度种植葡萄树,种植密度达14,000株/公顷,结果怎么样呢?

  答:当初之所以想要高密度种植葡萄树,是因为考虑到密度越大,葡萄树的根就会扎得越深,但是结果并不令人理想,因此我们以后不会再效仿这种模式。

  问:现在DRC正采用生物动力法酿制葡萄酒,斯坦纳哲学是如何影响葡萄酒的酿制的呢?

  答:我对施泰纳哲学并不感兴趣,但是我对施泰纳哲学在农业方面的运用非常感兴趣。不过其人智说(家斯坦纳创立的把人类作为研究一切知觉中心的“精神科学”学说)是一种宗教学说。

  问:为什么你又会采用生物动力法呢?

  答:我所期待的就是寻求最佳的办法来酿制最好的葡萄酒。自1985年开始,我就酿制有机葡萄酒,随后又采用生物动力法酿酒。慢慢地,我意识到,生物动力法是和葡萄园“打交道”的最佳方式,因为用生物动力法种植出的葡萄树与大自然最融洽。

  问:2009年,DRC发布了一款新酒——罗曼尼?康帝科登园葡萄酒(DRC Corton),为什么决定发布这款酒呢?

  答:梅罗德(Merode)家族的掌门人去世,其子女不想继承葡萄酒事业,因此跑来咨询我。我们达成了一致意见——由DRC酿制科登园葡萄酒,现今,我们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问:现今,科登园是3块特级葡萄园的混合体,将来是否有计划把科登园变成单一葡萄园?

  答:也许,当我们完成葡萄重新种植和嫁接后,我们会考虑,这还需要10到15年。

  问:如今葡萄酒行业不能回避的一个话题就是假酒。DRC采取什么措施预防假酒?整个行业又该如何解决这个问题呢?

  答:这是个很大的问题。自2010年份,我们采用了一系列科学技术来确保葡萄酒的可追溯性。

QQ截图20170418113432.jpg

罗曼尼?康帝园

  问:这种可追溯系统叫什么呢?

  答:这个不能告诉你。不过在我看来最重要的预防假酒的办法就是控制好DRC葡萄酒的分销体系,让DRC葡萄酒顺利到达最终消费者手中。

  如果在拍卖市场和平行市场购买,消费者则需要承担更多的风险。拍卖会购酒最糟糕的事情就是他们不能提供葡萄酒的出处,我们也无法对每一瓶拍卖的葡萄酒进行验证。对于我们来说,对付假酒的办法就是控制葡萄酒分销体系,并利用葡萄酒可追溯性系统。

  问:你是勃艮第申遗负责人,你已经很忙了,为什么还要花大力气负责勃艮第的申遗事件呢?

  答:是的,这本没有必要。我要负责伏旧园(Clos de Vougeot)音乐节以及圣维望修道院,之所以还要负责勃艮第申遗事件主要有两个原因。第一、在过去的几十年里,我意识到勃艮第与其它葡萄酒产区非常不同,风土独特,非常有趣。申请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文化遗产将是向世界展现勃艮第的一大机会。第二、这将让勃艮第人,特别是葡萄酒农意识到,他们拥有世界上最珍贵的、最古老的和最独特的土地,这种精神将在勃艮第世代相传。这也是我认为勃艮第要申请世界文化遗产的一大最主要的原因。

  问: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文件规定,勃艮第的葡萄园以及其独特的风土必须得到保护?

  答:与10多年前人们所认识的不一样的是,现在的消费者并不热衷搜寻风味统一的葡萄酒,他们更喜欢葡萄酒的多样性。现在勃艮第就是按照这种多样化趋势发展的。

  问:但是大家在庆祝勃艮第葡萄酒的多样性的同时,也会对消费者理解勃艮第葡萄酒造成一定的困难。有时候葡萄酒的复杂性并不见得是一种优势,有可能是劣势,是吗?

  答:由于勃艮第葡萄酒很难懂,因此在这方面,勃艮第确实占据劣势。在勃艮第,风土和气候是非常多样的。土壤的多样性也常被看作不利因素。在很多其它产区,他们选择消除差异,以酿制出风味统一的葡萄酒。但是在勃艮第,我们选择酿制能够反映当地风土特征的葡萄酒——黑皮诺(Pinot Noir)和霞多丽(Chardonnay)。

  问:这么说,不把阿里高特 (Aligote)葡萄算在内?

  答:当然不是。你所说的正是个敏感的话题,我住在布哲隆(Bouzeron)村,阿里高特正是这里特别的白葡萄品种。

  问:那你的心与阿里高特葡萄更亲近?

  答:是的,阿里高特葡萄与我的心更加亲近一些。

  问:你筹备勃艮第申遗工作多久了?

  答:7年,从2006年11月开始的。

  问:你花费了多少业余时间来准备申遗?

  答:自2006年后,勃艮第申遗已成为了我另一份工作。

  问:你既要准备勃艮第申遗,管理DRC,组织伏旧园音乐节还要运营布哲隆的酒庄,那你什么时候睡觉呢?

  答:哈哈,我白天睡觉。以前我是想睡就睡,现在没有这么好的待遇了。不过也还好,我可以自我调节。

  问:能介绍下伏旧园音乐节吗?这个音乐节是如何来的?

  答:我们有些朋友是纽约大都会的音乐家,他们也喜欢葡萄酒,经常来勃艮第旅游。于是,他们要我帮助他们组织一场音乐会来感谢勃艮第的酒农,第二年我们又组织了一场这样的音乐会。他们的音乐会很受欢迎,因此我们决定把音乐会扩大成为小型的音乐节。

  问:你喜欢什么类型的音乐呢?

  答:所有类型的音乐我都喜欢。伏旧园音乐节大部分是室内音乐。我喜欢古典音乐,不过古典音乐中又有很多不同的类型。对于我来说,贝多芬最后的四重奏是我最喜欢的。

原文: Wine Searcher
原文作者: Rebecca Gibb 

(中国葡萄酒资讯网向本文作者表示感谢,欢迎读者提供原作者及出处)

新闻评论

    热门点击

      最新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