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酒孵化院:从进口葡萄酒营销角度浅谈宁夏产区的未来

时间 : 2017-05-31 10:58 来源 : 老蠹感官评论 作者 : 凌春鸣

1.jpg

  今天上午广州国际名酒展,于培培同学带领银川的酒庄代表与广东省品酒师侍酒师管理专业委员会共同举办了“醉美贺兰山-发现宁夏,美酒之旅”的推介会,中国农业大学教授马会勤女士作了“宁夏葡萄酒从哪来,到哪去?”的主题演讲,接着是我讲国产酒的营销问题,最后由百尝老师带领大家品尝七款来自宁夏青铜峡的葡萄酒。

2.jpg

  以下是我演讲的部分内容:

  首先很荣幸在这里给大家介绍一下葡萄酒产业(深圳)孵化院,这是由深圳市酒协通过资源整合,提供服务,合作共赢的方式建立的一个实体性专业平台。

  我认为中国葡萄酒还处于起步阶段,所以昨天在启动仪式上我说筹办葡萄酒产业深圳孵化院是在恰当的时间恰当的地点做的一个恰当的事情。

  培培给我一个很大的题目,是谈一谈宁夏产区的未来,这个题目应该由算命先生来回答。

  对于国产葡萄酒的了解,无论是知识,还是见识,我都是很匮乏的,所以我必须扬长避短,仅仅是从进口葡萄酒营销的角度来提一些建议。

3.jpg

(2017年3月刊)

  在今年糖酒会的专刊上我写了一篇文章,叫做《回归商业本质》,因为马云说我们已经从IT时代进入了DT时代,也就是说,从信息时代进入了数据时代,区别在于哪里呢?在信息时代,你通过信息可以获取利益,但是在数据时代一切都是透明的了,消费者和买家轻易的就可以从网络上获取原始的数据,以往靠策划专家的一个点子或者一个方案就能让产品大卖的时代即将过去了,葡萄酒行业也是如此,靠忽悠是行不通的,只有老老实实的做好产品,定好价格,做出口碑,才可能有持续的发展。

5.jpg

(2016年9月与宁夏阙歌酒庄的高老爷子)

  在做好产品这一块,我对贺兰山东麓的葡萄酒是有信心的。这几年国产酒实际上也没少喝,也去了银川两次实地考察,纯属我个人的观点,我认为贺兰山东麓产区应该是现在中国最好的葡萄酒产区之一,为了慎重起见,怕打口舌官司,我还是加上之一。

  我认为贺兰山东麓产区要做到美国纳帕的水平,是绝对没有问题的,而且我个人也认为应该走纳帕的路线,而不是去学波尔多。

  但是,世界上怕就怕但是两个字。

  但是,有好产品并不意味着就有好的市场,关键就在于投资人的心态,在这里,请注意我使用了投资人这个词,而不是用庄主,是因为在国内我极少遇到有老世界国家传统意义的那种庄主。

6.jpg

  上面我提到了葡萄酒要回归商业本质,商业本质之一就是在定价的时候要以产品的成本为基础,而不是以臆想的客户情况和市场空间为依据,或者是以老一代投资人的社会关系漫天要价。去年百尝兄陪着我起银川考察了一个星期,拜访了许多酒庄,我是抱着一颗中国心想做一款中国酒的,名字都想好了,我有十个螺,所以就叫十螺,但是结果是让我彻底打消了念头,因为我看中的葡萄酒跟进口酒比价格实在是贵得离谱了。

  投资人可以说国产酒和进口酒没有可比性,但是对于消费者来说,那比起的的确确是可比的。15年前长城张裕在深圳还是大行其道的时候,我们怎么推销进口葡萄酒呢?很简单,就是拿同价位的进口葡萄酒和长城张裕一起让客户喝,很快的,我们就占领了一片又一片的市场。

  另外,投资人热衷于拿奖,津津乐道的也是各种奖项,实际上这种奖项对于进口葡萄酒来说是司空见惯的,两三欧元的进口葡萄酒经常就有银奖甚至金奖,而且现在大家都知道葡萄酒的评价基本上也是一种商业行为,最近在一个论坛上李德美老师关于葡萄酒奖项的讲话非常精彩,其中一段,原话如下:

  “葡萄酒大赛并不复杂——葡萄酒的一种商业宣传方式而已,复杂的是看客的眼神与心情。”

  靠拿奖来抬高身价的手段在数据时代肯定是会被淘汰的。

  所以就我个人看来,宁夏产区的未来就在于投资人能不能端正心态,专心致志的做好酒,实实在在的以产品的成本为基础去获取合适的利润,在移动互联网时代,一定要重视口碑的力量,这样才可能保证健康持续的发展。

7.jpg

(中国农业大学教授马会勤教授)

  刚才会下与马会勤教授交流,我说投资人与庄主是不一样,中国真正的庄主实际上并不多,现在许多自称庄主的,其实身份还是一个投资人。

  马教授在刚才的演讲中反复强调对葡萄酒“见识”的重要性,这也是我一直以来认为国内投资者有待提高,做好酒,仅靠硬件的投入是不够的,见识才是真正的基本。
最后,我也为宁夏政府提个建议。国产葡萄酒面临的最大问题是质量的诚信问题。拿奖就给奖金,为拿奖而生产是本末倒置,并不能解决诚信问题。政府应该与专业的机构和专业的人才合作,制定切实可行的政策法规标准,确保葡萄酒的质量,让消费者喝得明明白白,这才是当务之急。

8.jpg

(左起:凌春鸣,于培培,马会勤,冯卫东,百尝,曾微)

  中国葡萄酒是世界葡萄大家庭的一员,跟法国、意大利、西班牙、美国、智利、澳大利亚等等,都是同班同学,只是个插班生,可能父母经济状况好一点。

  自己的孩子,妈妈说好是正常的,花钱聘请的补习老师说好也是正常的,但隔壁老王家怎么评价呢?学校老师怎么评价呢?同学们怎么评价呢?

  就像学生终会毕业并走上社会一样,葡萄酒最终还是一种商品,必须走上市场,接受消费者的审判。

新闻评论

    热门点击

      最新报道

        加入酒庄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