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中国葡萄酒资讯网
专栏文章 | 专栏作者 | 酒界人物

秦岭:那年高考,我为什么选择了葡萄酒专业

2017-06-14 17:18 来源 :  葡萄酒侦探社 作者 :  秦岭

  在我大学报考葡萄酒的那个年代(不小心透露年龄了唉),确实还没有多少人学习这个专业,我是那一届唯一一个毕业的中国人,而学习这个专业的中国人,也只有7个而已。很多人问我为什么高考的时候选了这个冷门的专业,趁着高考刚刚结束,快要报专业之前,聊聊当年选择葡萄酒的那个过程……

1.jpg

  第一次认识葡萄酒这个单词Wine,是在我18岁那年,当时我11年级,由于国外11年级开始做高考准备,就要开始想大学的专业,我们每个人都有一本大学的科目列表,表上列有各个大学各个专业的高考要求分数,和高中的必修课程。不夸张的说,那个表我看了不下50遍,因为当时我很矛盾,不知道应该学什么,列表是按照英文字母的顺序排列的,wine marketing葡萄酒市场学这个专业,是最后一项。但是我并不认识wine这个单词,由于每一次我浏览过后的最后一眼,都会落在这个wine marketing上,终于我实在是觉得这个单词碍眼,拿起字典一查,原来是葡萄酒的意思,当时心里的感觉是新奇和可笑,我记得我的第一个想法是:有意思,居然有这个学科,真的会有人学吗?

  从此我知道了阿德莱德大学是有这么一个专业的。

2.jpg

  第一次让我对葡萄酒感兴趣是朋友18岁生日那天,澳大利亚规定,18岁以下不可以买酒,所以作为生日礼物,我决定给她买瓶酒。当时心里并没有想说要买葡萄酒,只不过走进酒专卖店后,放眼望去,95%都是葡萄酒,要想找到啤酒啊什么的还挺不容易的,所以我就近选了一瓶44.95澳元的红葡萄酒。当时我对葡萄酒一无所知,面对上百个牌子,我完全不知道该怎么选择,最后挑了一个商标看起来比较高贵的买了。

  过生日那天,大家把酒倒好,刚刚喝了一口而已,我对面的一个男生,就很惊讶的抬头看看我说:呀,这酒不错啊,真不错。我当时心里很开心,然而他接下来的一句话让我很吃惊,他说:这酒,怎么也得40多把。我当时实在是太惊讶了,因为我记得买酒的时候,店里边葡萄酒从3澳元左右开始到100多澳元价格不等,什么价位的都有,他怎么能喝一口就知道这么准确的价钱。

3.jpg

  之后,跟他相处了一段时间,他是一个很幽默,和开朗,非常活泼的男孩,但是他每晚都要喝一瓶红葡萄酒。记得有一次,凌晨一点左右不见他人,后来发现他一个人抱着一瓶红葡萄酒(他喝酒都不用杯子,对瓶吹)静静的坐在公寓外的台阶上,整个世界仿佛都已经睡去,月光下,他完完全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那么深沉,那么安静。他看到我,并没有邀请我坐下,却说了句:澳大利亚的红葡萄酒,一开始你可能会不习惯,但是习惯了你会离不开他,我现在每天必须喝一瓶。然后他接着喝起来。

4.jpg

  如果说他猜到葡萄酒的价格让我惊讶,这一次则让我开始最葡萄酒感到好奇,怎么它会有这样的魔力,让人离不开,让一个活泼好动的男孩可以呈现如此感性的一面。

5.jpg

  而让我最难忘的,是南澳省车牌的设计。澳大利亚所有车牌在最下边都会写上是哪一个省份,比方说,维多利亚省,西澳省。其他地区都是这样的,然而南澳的车牌,居然写的是:葡萄酒省! 车牌号上边还有几篇葡萄藤叶和两串葡萄。这个发现更让我开始对葡萄酒产生兴趣,南澳的葡萄酒到底好到什么程度,到底有什么特别。这些疑问让我回过头来想起来阿德莱德大学的wine marketing专业。

6.jpg

  带着这些疑问,我找到了这个系的一位教授,他用了大概两个小时的时间,从整个世界的葡萄酒现状,到澳大利亚的葡萄酒地位,到这个学校的这个专业的世界地位,从他的字字句句中可以感受到他对澳大利亚葡萄酒的爱,对这个专业的信心,当时的我被他灌输的晕晕乎乎的,离开时我的印象就是,澳大利亚葡萄酒就是世界上最好的葡萄酒,南澳又是澳大利亚葡萄酒最好的省份,阿德莱德大学的这个系就是世界上最好的葡萄酒学院。既然我人处于这么好的葡萄酒资源中,为什么不好好利用一下。

7.jpg

  报专业时,我义无反顾的选择了葡萄酒。这一举动后,让我发现了中国人民异常团结的优秀品质,连向来看我不顺眼的女生都团结到劝说我的行列中去了,先是我的高中老师,找我谈话了n次,再是我的父母,对于我先斩后奏表示气愤,对于这个选择表示非常的不理解,之后是教育部主管,还特地请我吃了顿饭劝我改专业,可惜我饭是吃了,心意未变。再下来就是我的那帮狐朋狗友,和一些曾经以身试法过的人,说多难多难,说没有中国人学下来过,说我就没长那个舌头。唉,他们太不了解我了,向来是软硬不吃,他们也太不了解澳大利亚的生活了,在澳大利亚这么多年,我最大的经验总结就是:有什么事情,只问客观情况,不问主观意见,尤其不要让别人的意见来左右自己的决定。至于为什么,例子太多了这里就不详细阐述了。

  不过的确很难倒是真的,记得第一堂正式上课,我怀疑我自己是不是真的学过英语,怎么一句话都听不懂,完全不知道老师在那里讲什么。不过我并不担心,这种情况在高中第一次学会计,第一次学营养,第一次学经济的时候都发生过,几个生词而已嘛,翻来覆去用用就懂了。

8.jpg

  让我印象深刻的是品酒课,学的时候非常有意思,大家一大早上就聚集在一起,一瓶一瓶的品,大家相互探讨,谈论自己对这个酒的感觉,记得自己很幸运,旁边坐的是一个读研究生的美国人,他之前有过7年的品酒工作经验。然而考试就没这么轻松了,我们三个星期的品酒课,六次考试,难度逐一递增,其中一个不过的话,整个学期就不用往下学了,无论论文多好,考试分数多高,这科都得重修,所以大家还得很严肃的。

  记得第一次品酒考试,卷子一发下来我都傻了,头几个问题还好,最后一个问题是要求品出每一瓶酒是什么葡萄品种酿造的。我正不知所措呢,旁边的美国佬又给了我强烈的打击。他连喝都没喝,把酒往前倾斜了一点,看了看,然后放回原位,然后落笔答卷。我是又看又闻又品的半天才能搞定一个,等我搞定一个的时候,他已经答完了。差距啊。。。

9.jpg

  大二一开学,外国人没了一半,中国人7个消失了6个,只剩下我一个,感觉很可惜,我记得其中有一个中国人是山东的,而且他的名字居然就叫张裕,唉,不学葡萄酒真是可惜。

  呵呵,综上所诉,我的选择不是偶然的,不是一时冲动,所以也没有办法用一句话表达清楚,命中注定的把,记得有一次陪朋友去玩塔罗牌,我也跟着玩,结果被算出来我是天蝎座做葡萄酒的,当然他说的是饮食方面的工作,因为那张牌上边是一瓶葡萄酒和一个盘子。呵呵,我选择性的没看见那个盘子:)

发表评论

      作者介绍

      秦岭

      澳大利亚Adelaide大学葡萄酒专业 , WSET四级Diploma,葡萄酒侦探社创始人,葡萄酒资讯网栏目编辑,广东站记者,酒媒网广东站葡萄酒文化推广大使 ,Tasting Annex 特邀葡萄酒讲师,飞扬971《音乐美酒汇》客座嘉宾,出版书籍《澳洲留学的那些事儿》,正在出版《葡萄酒的真相》

      作者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