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产地保护有什么用?从脱欧危机说起……

2018-10-30 10:42 来源 :  Decanter醇鉴 作者 :  作者:Andrew Jefford 编译:Sylvia Wu/吴嘉溦

  AOC,DOCG,DO……这些欧洲原产地保护制度的名称,酒友们早就耳熟能详。行将脱欧的英国,却直面是否继续遵循欧盟地理保护法规的问题。原产地保护协议为什么重要?对我国的原产地保护体系是否也有启示呢……

QQ截图20181030103615.jpg

  再过五个月,英国就要正式离开欧盟了。对于英国人而言,这将是黑暗而惨淡的一天。许多投了留欧的人(还有那些投了脱欧但现在后悔不已的人)还在希望这一天可以推迟或者不要到来,也有不少人在做各种工作,希望总有一天能够颠覆脱欧公投的结果。

  英国与其他欧洲国家之间的谈判,现在正是关键时刻,只不过很少有人会意识到:葡萄酒、食品和威士忌正是这些谈判的核心话题。

  这些谈判中,两个问题格外扎眼:其中一个大家都知道,另一个则更名不见经传一些。

  这个有名的,就是北爱尔兰(英国一部分)和爱尔兰的边界问题。每个人都知道,无论未来英国与欧盟国家的边界会不会变成一个实打实的“物理边界”,这个问题都非常敏感。主张脱欧的阵营以及(少数)北爱尔兰的支持者还在鼓吹“问题不大”,简直是白日做梦。关于这条边界的争议,任何风吹草动都会出现在主流媒体上。

  而另一个问题,则很少被主流媒体报道:那就是英国是否会继续遵循欧盟原产地名称保护(PDO)以及地理标志保护(PGI)?

  对于大多数葡萄酒爱好者而言,PDO和PGI说的就是我们耳熟能详的“产区(appellation)”。

  今年3月,我在Decanter杂志的专栏里还说,开玩笑,英国当然不会真的打算背弃欧盟的食品及饮品产区保护系统?可是现在,我们听到的情况产生了变化:英国真的在考虑背弃产地保护体系。今年7月,英国政府发表的脱欧白皮书中,只说到了“我们会在英国保护英国产地名称”之类没什么意义的内容,勉强算是表了个态。

QQ截图20181030103624.jpg

  为什么英国会想要抛弃香槟(Champagne)、卡芒贝尔奶酪(Camembert)、干邑(Cognac)等等这些原产地命名保护呢?

  简单的回答是,一旦英国离开了欧盟强大的贸易市场,它会在国际贸易谈判中变得弱势而低声下气,会拼命想要尽快和其他国家缔结新的贸易协定(尽管每个贸易协定都需要很多年才能商定完毕)。

  主张脱欧的人,曾经把这描绘成一个充满新机遇的过程,实际上,这会是一场艰苦卓绝的斗争,只求能够勉强保持英国现在的繁荣与人们的生活水平。

  而缔结新贸易协定的首要对象,将是那些有“大英帝国血统”的国家: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和新西兰。

  但是,如果英国继续保持身为欧盟成员国时的产地保护标准,可能会不容易或者无法与潜在的贸易伙伴达成协议。特别是美国,分分钟会对英国施压,要求其接受美国食品使用的那些“泛用词汇”。

QQ截图20181030103632.jpg

英国港口

  什么叫泛用词汇(generic terms)?

  美国的专利商标局是这么说的:“对于商品以及服务使用的泛用地理词汇或标志,美国不予保护。当一个地理词汇或标志被广泛使用,消费者认为其表达的是某个相同类别的商品/服务,而不是某个地理来源时,就被认为是泛用词汇。”

  所以,在美国你可以买到“菲达干酪(feta,原产希腊)”、“帕马森干酪(parmesan,原产意大利)”;在澳大利亚则能买到“卡芒贝尔奶酪(camembert,原产地法国)”。

  经过漫长的谈判和权衡之后,现在欧盟终于为香槟、干邑等词汇争得了在这些市场的命名保护(不过在美国,已经存在的商标都是“例外”,2006年以前诞生的命名为“champagne”的起泡酒都可以继续用这个商标。所以该国对香槟这个产地词汇的保护并不完善)。你不需要成为高院法官,就能看出其实“泛用词汇”以及“地理词汇”之间的差异是主观的,或者只是文化上的理解,很容易受到政治或者贸易谈判风向的影响。

  “Parmesan”仅仅是意大利语“Parmegiano”的英语化变形;“camembert”则仅仅把首字母变成小写,就变了“泛用词汇”。这两个词明显指的是原产地名称,提示了它的成分和质量等级。“Feta”虽然并不是一个地名,但是稍加调查就能发现,这个词在希腊语里的含义是“片”,历史上描述的是一种希腊产的奶酪,使用传统手法制造,如果希望用这个词向消费者显示这款奶酪的品质,那么它指的只能是原本的产地,而不是一个“泛用词”。

  英语系国家卖的某种恐怖的甜点竟然叫做“cheddar(原意切达乳酪)”,就是不好好保护地理标志名称的灾难性后果。我上了年纪的读者们可能记得,葡萄酒名称受到保护之前,情况也是一样糟糕。

QQ截图20181030103641.jpg

  英国从欧盟的产地法规中获益无穷,所以想摆脱产地保护,就跟脱欧一样,是个杀敌一百自损三千的举动。

  如果刨除葡萄酒和烈酒,英国拥有欧盟内数量第二多的受保护农业食品原产地(25个PDO,40个PGI以及4个TSG – “传统特产认证”),只有德国总数更多。英国手工业生产者热爱产地保护系统;更不用说“苏格兰威士忌(ScotchWhisky)”的出口需求极大(2017年出口总值43.6亿英镑)。

  理论上来看,地理标志在世界贸易组织(WTO)的框架下是作为“知识产权”受到保护的。但是美国和澳大利亚的例子说明,世贸组织的成员可以随便挑一个他们想要的名称,然后说“这是个泛用词汇”,然后若无其事地用起来。脱欧之后,要是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领导的英国政府打算欢快地把香槟变成小写的champagne,普罗赛柯也写成小写的prosecco,然后说它们都是泛用词汇,宣布英国Bulmers苹果酒厂和Chapel Down葡萄酒厂可以随便生产两者,也没人能阻止他们。另外,并不是每个国家都是世贸组织的成员,比如在不丹就可以大胆生产“苏格兰威士忌”。

  *曾任伦敦市长(2008年北京奥运会时与中国交接会旗的就是他),保守党成员,脱欧派的领袖之一;“梅姨”上任后任命他为外交及联邦事务大臣,但是他于今年7月辞职。外界猜测他在暗中准备取代梅姨成为首相——译注

  最大的讽刺在于,其实人人都从欧盟的PDO和PGI产地保护系统中获益非浅。

  消费者们获益,是因为他们可以相信,从这些有原产地保护的商家买到的东西是真品。厂家也会受益,因为有了产地保护,他们大可以提高价格,从而进一步显示自己是“真货”(苏格兰政府*焦虑地指出,获得产地保护后的商品价格是原价的2.23倍),进一步鼓励人们精心并且努力地生产达到相应品质标准的产品。

  *苏格兰民众在脱欧公投中大多主张留欧,但是由于是英国的一部分,不得不一起“被脱欧”,这也引来了新一波主张苏格兰独立的呼声——译注

  最重要的是,那些山寨“泛用”产品们——比如美国帕马森干酪以及澳大利亚卡芒贝尔奶酪的生产者们——也一样会受益。不能再使用这些“泛用”名称之后,这些奶酪生产商终于可以开始树立自己的品质个性以及地区特异性,并且建立与之相连的产地名声,带来长远的利好。毕竟山寨得再好,也不是原版。

  最好的例子是,不能再使用“champagne”之后,美国和澳大利亚起泡酒并没有就此一蹶不振。相反,两国的起泡酒品质都提高了,并且进一步强化了冷凉气候产区(比如俄罗斯河谷、安德森谷以及塔斯马尼亚)的优势。现在这些产区本身,也成为了消费者心目中品质的象征。

  当然,也有可能英国表面装作一副不情愿的样子,只不过是为了把PDO和PGI法规作为谈判的筹码,最终还是会和欧盟达成一致,同意继续遵循产地保护协议。我们只能希望如此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