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秘中国最美葡萄酒产区

2018-11-14 17:10 来源 :  FT中文网 作者 :  谢立

20181114_170939_022.jpg

中午从香格里拉酒业所在的香格里拉经济开发区出发,车行几个小时,峻厉的山峰、深幽的峡谷和山间奔腾的激流、瀑布渐次出现,盘山路窄到仅容一车通行,下面就是万丈深渊,往窗外看一眼,三魂不见了七魄。“Not today(今天死不了)”,酿酒师冯健用美剧《权力的游戏》中的台词安慰我们,他和管理葡萄园的李达习惯了常常这样做自我心理建设。

从香格里拉酒业到沿着澜沧江和金沙江分布的各个种植葡萄园的村子,必须经过这样惊险艰辛的路途,但一切都是值得的——暮色还未降临时,一片斜坡上的白色村落静静出现在眼前。这个海拔2350米,只有20几户人家、不到100人的东水村,60亩葡萄园种植在山谷间的平地上,土质多砾石,渗水性极佳,因为群山环绕日照时间短,生长期长,气候冷凉,种植的赤霞珠最富有优雅细腻的风味。

东水村的葡萄园为香格里拉酒业独有。在另外两个大一些的村子,斯农村和阿东村,MHD旗下的敖云酒庄也拥有一些葡萄园,这个2013年横空出世的中国葡萄酒,在国际拍卖市场上拍出了300美金的惊人价格,也让世人聚焦于香格里拉这个神秘的中国葡萄酒产区。

和东水村不同,海拔2250米的斯农村,400多亩葡萄园很多分布在斜坡上,受到更好的日照,获得更高的成熟度,土质依然富含碎石,混合着壤土。酿成的赤霞珠葡萄酒有很好的架构感和迷人的矿物气息。

20181114_170939_023.jpg

此时已近10月底,阿东村的葡萄园一片金黄橙红,秋意盎然,但敖云的赤霞珠葡萄竟然还未采收,累累的果串已经有些萎缩,摘了几颗尝尝,有明显的生青气息,糖度和酚类物质积累都不足。这里的海拔是2600米,高于其他几个村子。刻意选择高海拔、冷凉微气候是为了酿造优雅风格的葡萄酒,但在葡萄成熟度上就要承担更多风险。2018年较往年多雨,是一个相对困难的年份。好酒必须来自好葡萄,假设我是敖云的酿酒师,此刻恐怕已经抓狂了——期望他能经受这个年份的挑战。

站在葡萄园里,远眺高处的敖云酒庄,取材当地的夯土建筑简洁现代而融入周围环境。把酒庄建在这么偏远的村子很有勇气,但是否最明智?

海拔2100米的西当村又是另一番风景:土质以沉积岩为主,多沙,赤霞珠相对早熟,酿成的酒富于黑色水果风味,饱满浓郁。李达带我们去看一面断岩,几米高的横截面都是这种沉积岩。仰望坡顶上大丛大丛的热带植物仙人掌和龙舌兰,在日光下荒凉而静默,是令人恍惚的地中海风景。上一次我见到此等景象还是在意大利的西西里岛。

这正是这个产区最独特迷人之处——香格里拉位于大横断的中心地带,南北向的山脉、河流造成高山、深谷相间排列,造就美不胜收的雪山冰川和姿态各异的密集峡谷,也造成极其复杂多变的气候、土壤和生物多样性。四个村子表现出来的鲜明风土差异,让我们看到酿造顶级葡萄酒的可能。

20181114_170939_024.jpg

天气好的时候,藏民心目中的神山——梅里雪山慷慨地露出真容,关照着芸芸众生;阳光下波光粼粼的纳帕海,远远的岸边有几匹马悠闲地伫立;山谷间瀑布奔腾,绕村而过的江水碧绿沁凉,雪山融水为葡萄园提供了最纯净的水源。

高海拔葡萄酒在葡萄酒世界是一个独特的存在,因为高海拔能够造就冷凉气候(海拔每上升1000米,气温降低6度)和巨大的昼夜温差,为偏爱优雅细腻葡萄酒的酿酒者青睐,当然高海拔葡萄园从种植到运输都异常艰难,成本非平地葡萄园可比。

20181114_170939_025.jpg

敖云酒庄和香格里拉酒业都有自有葡萄园,也和藏民签定合约,指导他们种植葡萄。在这些远离尘世的村子里,勃艮第式的低矮石墙围绕着精心管理的葡萄园,比很多中国产区的葡萄园更加精细、标准,想想这是藏民们唱着歌手工劳作出来的,简直令人惊叹。

世界上很多伟大的葡萄酒酿自赤霞珠,但赤霞珠是一种难以完美成熟的葡萄,在波尔多的弱年,红葡萄酒中也往往难免赤霞珠的生青气息。敖云将香格里拉的赤霞珠呈现于世人面前,但赤霞珠是否唯一适合香格里拉的品种?波尔多产区以混酿见长,香格里拉是坚持单一品种赤霞珠,还是加入梅洛、品丽珠等加以调配?香格里拉酒业在每个村子都建立了气象站,收集到珍贵的5年气象数据;采用有机种植,不使用除草剂,用牛粪制作有机肥;基于每个村子风土的差异,酝酿推出单一村高端酒。

这个绝美的中国产区充满无限可能,一些顶级中国葡萄酒将会诞生在这里。敖云葡萄酒开启了我们想象的空间,但一切刚刚开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