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尔多,在水一方

2018-11-05 17:15 来源 :  澎湃新闻 作者 :  高翰

  若要为人生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葡萄酒旅行挑选一个目的地,我相信,波尔多会是绝大多数人的理想之选。无论从风光、历史、建筑,或是从美酒本身入手去分析,波尔多都具有十足的诱惑力,而身为传奇酒乡的厚重感以及与生俱来的浪漫风情,更令这方土地成为世界葡萄酒版图中名副其实的圭臬。

20181105_171202_004.jpg
乘坐游船,沿着加龙河巡游,可以毫不费力的把波尔多几大代表性葡萄酒产区的风光一次性收入眼底。本文图片均为 资料图

  波尔多是是一个水气氤氲的城市。说起来,Bordeaux的名字中原本含有“在水一方”的意思,它虽不能算是严格意义上的三角洲,但在这里,水的形态与作用却被彰显至最大化。加龙河、多尔多涅河,两条庄严的河流交错流淌,最终在宽阔、棕色的纪龙德河口汇入暴躁、波涛怒涌的大西洋。近海、多河,气候稳定而温和,同时受惠于强劲、带着咸味的海风与排水性极佳的石灰岩土壤,波尔多因此拥有了种种对于葡萄种植及酿酒而言非常有利的特质。

  漫步在码头、海滩以及近海的葡萄园,水的存在亦在潜移默化中主导着我的旅程——看着头顶的天空如海,眼前汪洋如镜,感受着温和而湿润的空气与如珍珠般充满光泽的晴朗日子,顺手在脚下拾起一块造型诡谲的石头,却赫然发现那是一枚来自十万年前的砾石,因比力牛斯山脉的冰河溶解,它们被水顺势送到了这里。

  沿着几条水路依序在波尔多的小产区内徜徉,不失为聪明的方式。加龙河和多尔多涅河将整个产区划分成了几个天然的独立国,其中,最知名莫过于梅多克、格拉夫、圣爱美隆与波美侯,它们各自拥有迥异的风土特征,杯中风景同样大异其趣。按照《金融时报》葡萄酒作家Andrew Jefford的说法,有三条路线最能代表当地的菁华,同时亦与波尔多三大标志性葡萄品种完美呼应,我们不妨称之为“赤霞珠之路”、“梅洛之路”、“赛美蓉之路”。

20181105_171202_005.jpg
葡萄成熟的季节

  波雅克

  所谓的“赤霞珠之路”即是指位于加龙河以西、靠近纪龙德河口处的梅多克,这里是整个波尔多美酒云集且全球无出其右的地方,尤其以酿造大比例的赤霞珠红葡萄酒见长。其中的子产区,诸如玛歌、圣朱里安、波雅克、圣艾斯苔夫等都拥有成熟精湛的酒风。许多波尔多酒迷对波雅克情有独钟,事实是,波雅克算是整个梅多克地区名列第一的优质产酒村,登上1855年列级榜单的大部分酒庄都位于该村,其中不乏赫赫有名的豪庄,如Chateau Lafite Rothschild、Latour、Mouton Rothschild。D2公路几乎把所有重要的酒庄都串在一起,一路走一路看,Lafite Rothschild、 Mouton Rothschild、Cantemerle、Pichon-Lalande、Lynch-Bages、Latour、Léoville-Las Cases、Ducru-Beaucaillou之类响彻四海的酒牌会时不时在眼前晃过。

  我的目标是Chateau Duhard-Milon,酒庄在1855年列级榜单中虽然只排到了第四等,但它们出产的葡萄酒深沉、劲道,充满美味的浆果味道,代表的是波雅克出众但保守的传统葡萄酒形态。值得一提的是,酒庄1962年后归入Lafite所属的罗斯柴尔德家族,且双方共享同样的酿酒团队。从地理位置来看,Chateau Duhard-Milon的确紧挨着Lafite,就像是后者身旁的一道长长的影子。难怪也有酒迷认为,两个酒庄在葡萄酒的口感上亦有相似之处。在酒窖逗留期间,我尽情的尝试了多个跨入新千年以来备受赞誉的年份,如2009、2005、2001、2000,其中属2000年葡萄酒的表现最让人印象深刻,随着瓶内熟成时间的延长,这款酒原本就拥有的芬芳扑鼻的黑醋栗、甘草与烟草味道,渐渐变得更圆润融合,仿佛是度过叛逆青春的少年般,收敛了野性,脸上挂起了自信而迷人的笑容。

20181105_171202_006.jpg
Chateau Duhard-Milon酒窖里堆叠齐整的小橡木桶,香气氤氲。

  波美侯

  沿着N89 公路展开的“梅洛之路”,将我带向了加龙河的另一边,即波尔多的右岸,这条公路连接着格拉夫、两海之间、波美侯、圣爱美隆等多个子产区,并且一直延伸到多尔多涅河畔的利布恩。最好的办法其实是取道D44,以波美侯为中心游览这个风景古朴、酒风温顺甜美的产区。

整个波尔多的右岸都以出产大比例的梅洛见长,而波美侯则是公认的佼佼者,这里出产的是全波尔多最丰盈、最柔顺、最讨喜的红葡萄酒,当地大多数酒庄都其貌不扬,固执的保留了家族酿酒的规模和手工作业传统。这里没有所谓的村落中心,置身其中,常常感到迷失方向,因为整个产区看起来不过是由无数条相似的小路与特征不明显的农舍构成的。城堡酒庄的名号随处可见,只是无法找到一处巍峨富丽的建筑物。

  与同样跻身一线的酒庄相比,Chateau l'Evangile从内到外,都更符合“城堡”二字的描述。酒庄酿酒历史可追溯至17世纪中期,而在酒庄保留至今的一本1741年的土地管理簿中,还能找到古堡曾经使用的名字——Fazilleau。有趣的是,Chateau l'Evangile所处的地理位置极为特殊,它和Petrus、Cheval Blanc共同分享一片狭长的砾石地,北边的邻居Petrus表层土以黏土为主,而南边的Cheval Blanc则表现为砂质土和鹅卵石,位于割据中心的Chateau l'Evangile占地仅16公顷,基岩为铁矿石,表层土兼有沙质土、黏土和砾石。酒庄出品的酒款大致沿袭65%梅洛与35%品丽珠的固定配比,口感浓郁饱满,充满了妖娆的熟果及香料味。

20181105_171202_007.jpg
Chateau l'Evangile门前一瞥

  苏玳区

  Chateau Rieussec是此行最末造访的酒庄,实际上却是我最喜爱的波尔多酒庄。早在数年前,我就领教过Chateau Rieussec酒龄为三十年左右、色泽已呈橘黄、琥珀色的贵腐甜酒,它们亦以最直观的方式证明了一个相对真理:好酒经过时间的磨练,会得到“进化”的空间,获得比年轻时更精巧更轻盈的姿态。

  顺着N113公路深入加龙河左岸的腹地,很容易就能找到去往巴萨克和苏玳产区的指标,这两个子产区均以酿造贵腐甜酒见长,而后者在酿酒技巧和风格上更胜一筹,贮存潜力更可以被列为世界之最。取道D109或D8,来到苏玳村的核心,“赛美蓉之路”就此展开。

  苏玳区的酒风独树一帜,在1855年分级时,它成为了除梅多克外唯一一个被评级的产区,足见其特殊之处。该区最好的酒庄距离Chateau d’Yquem都不算太远,如果想要一次性尝尽不同面貌的贵腐甜酒,不妨按图索骥找上门去。值得推荐的酒庄除了d’Yquem自身之外,还包括暗藏花香的Lafaurie-Peyraguey,回味带矿物质感的Suduiraut,以及纯净清爽却不乏力量的Rieussec。就个人品酒的感受而言,Chateau Rieussec近年出现的卓越年份首推2001和2002:前者结构复杂、充满活力,而后者含蓄、平衡、精致,两款酒均属于拥有超长生命周期且越陈越香的佳作。

20181105_171202_008.jpg
坐落在一片葡萄园中心的Chateau Rieussec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