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喜龙,你才不是一个没有故事的南法产区!

2018-12-14 16:23 来源 :  乐酒客lookvin 作者 :  Emily

20181214_160327_000.jpg
《佩皮尼昂火车站》,萨尔瓦多·达利,1965

五十多年前,以疯癫闻名于世的西班牙超现实主义画家萨尔瓦多·达利到访露喜龙首府佩皮尼昂Perpignan,语出惊人,将简朴的佩皮尼昂火车站称之为“宇宙的中心”,并绘制了上面这幅传世名画。农夫的钉钯和象征着工业发明的火车静止在同一个画面。

每个人都是自己宇宙的中心,每个葡萄酒产区也都如同一个独立的天体营,三明治一样被比利牛斯山和地中海夹在中间的露喜龙同样如此,排名法国第9大产区,虽然只占全国葡萄酒总产量的2%,但拥有种类繁多的葡萄酒类型和酿酒传统。作为自然甜的发源地,法国80%的自然甜就出产于此。

人们总会把露喜龙的名字与临近的朗格多克放在一起,认为这样才是一个完整的葡萄酒产区的名字。事实上,朗格多克–露喜龙(Languedoc-Roussillon)是法国的一个行政大区,直到2016年,两者的名字一直被强制结合在一起,今天依然如此,只是被改为了“Occitanie”(奥克塔尼大区)。

20181214_160327_001.jpg
图片来源 | online.wsj.com

在葡萄酒领域,露喜龙有着跟朗格多克截然不同的风土特色和人文传统。它有它自己的宇宙和中心,而非一个没有故事的偏居南法一隅的餐酒产区,行政名称上作为朗格多克后缀名词的身份,并不能遮掩它有趣灵魂的本质。

原来当我们自以为已经足够了解一个葡萄酒产区时,其实很多时候那只是误解,或是肤浅的一知半解,葡萄酒世界的乐趣也正在于无限可能的求知和探索。这也是我此次露喜龙之旅最大的体悟。

640.webp (1).jpg

以下是根据露喜龙之旅挑选出的十家最有特(故)色(事)的酒庄,既有家族式独立酒庄,也有大合作社,正如参差多态,才是有趣的本源,他们也都是露喜龙有趣灵魂的一部分。

当然,除了这十家,露喜龙还有很多其他已经扬名海外的酒庄,譬如:Domaine Lafage和Clos des Vins d'Amour等等。Ps:以下部分酒庄在中国已有进口商。

1、最会“调情”的酒庄 Domaine Val de Roy

以石灰岩土壤为主的Tautavel是露喜龙最适宜出产白葡萄酒的子产区。当地只有23个酿酒师可以在酒标使用Tautavel AOP,该酒庄是唯一一家这样做的独立酒庄。

20181214_160327_002.jpg
Tautavel产区一瞥 图片来源 | CIVR

酒庄位于村子的入口处,夫妻档,没有大家族背景,今年开始采用有机种植,歌海娜和佳丽酿葡萄藤的年龄在80-100年之间。酒庄共计出产20余款葡萄酒。

20181214_160327_003.jpg
庄主Raymond Hage

最有意思的是,庄主夫妇Raymond和Caroline Hage根据对爱情不同阶段的解读来命名各个酒款:从Flirt调情、Désir欲望、Passion激情、Charme魅力、Attraction吸引、Seduction撩拨、Tentations诱惑、Caresse爱抚再到Fusion合一,这些充满爱意的酒款名字和以情侣相拥为主题的酒标相得益彰(事过一个月,我如今打出这些名字,依然忍俊不禁)。

2、最有故事可讲的“没落贵族”酒庄 Chateau De Rey

100多年前,第一代庄主从当地一个姓“de Rey”的贵族手中买下了现在的城堡,外加150公顷葡萄园,成为富甲一方的大地主。第二代是单传,没有产业分割。第三代庄主继承了120公顷葡萄园,并把酒庄打理的蒸蒸日上,可惜他有8个孩子,根据拿破仑遗产法,每个直系孩子都有权分得财产。结果是酒庄在他走后被分的七零八散。(正应了咱们中国那句:富不过三代...)

20181214_160327_004.jpg
Chateau De Rey第五代少庄主(抱歉我忘记了他的名字...)

还好第四代庄主Philipe眼看着早上家业尽失,忧愤不已,就辞掉自己的药剂师工作,跟原本是体操老师的妻子Cathy回到破旧的老宅子,两人几乎白手起家,最终买回了酒庄现在的40公顷葡萄园,并在1999年首次装瓶卖酒。好励志的一个没落贵族再次崛起的故事!好吧,这是接待我们的第五代少庄主说的。

Chateau de Rey是本次露喜龙之旅整体品质最高的酒庄之一。由于葡萄园靠近大海,白葡萄酒中带有明显的生蚝壳的咸腥味。只在最好年份酿制的Mine de Rey是最新打造的膜拜酒,年产量只有1000瓶,清冽丝滑的质感如同外科医生用刀刃划过肉体,用少庄主的话说就是:After drink it, it will give you the smile of the day(而我只想说,你长得这么好看,说什么都对…)

3、世界上最顶级的酿酒合作社之一 Vignerons de Maury

被酒评家Jancis Robinson称为:“世界上最顶级的酿酒合作社,以及全法国性价比最高的葡萄酒之一。”由此可见Vignerons de Maury(以下简称:VM)的江湖地位。

20181214_160327_005.jpg
VM主席:Paul Armingaud

Maury是法国首个被认证的天然甜产区之一(1936年),而早在1910年,这家合作社就成立了,旗下现有300个成员,也是村里最大的葡萄酒合作社。虽然是合作社,但VM的种植和酿酒跟独立酒庄一样精益求精。

640.webp (2).jpg
VM家独特的自然甜瓶型

为了解决全球甜酒销量降低的问题,他们在2000年开始酿制红葡萄酒,如今酒庄80%的产量为干性葡萄酒,但用500毫升特殊瓶型装瓶的Les Maury Doux(共计7款)依然是他家的旗舰系列。Paul Armingaud自2001年担任VM的主席,他是一个须发全白的老爷爷,个头不高,但很朴实,脸上写满了风霜,我们拜访的时候恰逢榨汁,他一周至少要工作60小时。

4、Banyuls的招牌合作社 Cave de L’Abbé Rous

如果非要说出三个去露喜龙的理由,其中之一就是Banyuls的加强型甜红(我才不会告诉另外两个理由是Maury和Collioure)

19世纪末,有一个叫Fran?ois Rous的修道院院长,大力营销Banyuls出产的酒,并用赚的钱修建村里的教堂,Banyuls甜红也正是在他的积极推广下树立了现在的名望。如今,Banyuls最大的合作社Abbé Rous就是以他的名字命名。

20181214_160327_006.jpg
Abbé Rous合作社的酒窖,有的橡木桶已经超过200年

这家合作社所在的Banyuls-sur-Mer村庄位于法国和西班牙的边界,旗下拥有750个酒农和1150公顷葡萄园,靠近海边的山坡梯田葡萄园由于太过陡峭,只能人工操作所有工作。Abbé Rous酒庄是Collioure和Banyuls的招牌和名片,只出产高端葡萄酒。如果你想搞清楚Collioure、Banyuls和Banyuls Grand Cru三种酒之间的区别,去他家喝一圈儿就明白了。

20181214_160327_007.jpg
Abbé Rous合作社在阳光下暴晒的橡木桶,里面装着就是正在熟成过程中的Banyuls甜红。

Tips
科普一下,Banyuls既是一个产区的名字,也是一种酒的名字。Collioure和Banyuls(1936年)是两个地理上完全重叠的法定产区,前者只能出产干性葡萄酒(红1971年,桃红1991年,白2003年),后者只能酿制天然甜,酒农根据所酿之酒的类型,选择相应的法定称号。

5、法国最大的有机葡萄园酒庄 Maison Cazes

乍看名字,还以为这家酒庄是波尔多五级庄靓次伯在露喜龙的酒庄,事实上,两者之间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20181214_160327_008.jpg

Maison Cazes酒庄拥有120年的历史,现任总经理Emmanuel Cazes是家族的第四代。旗下拥有两个酒庄:Domaine Cazes和海边Collioure产区的Le Clos de Paulilles,早在20年前就开始采用生物动力法酿酒,尽管彼时被隔壁邻居认为是“脑袋不正常”。

20181214_160327_009.jpg
Maison Cazes总经理Emmanuel Cazes

现在酒庄拥有的220有机葡萄园,也是欧洲最大的有机和生物动力法酒庄。酒窖内既有很多个超过100年的foudre(170百公升的大木桶),也有最新科技的混凝土发酵罐。2004年,Maison Cazes被法国上市公司Advini收购,但Cazes家族成员依然在酒庄工作。

6、露喜龙最大的合作社之一 Vignobles Dom Brical

很高兴在此次产区走访的结尾遇到Sabrina Pedrol,她是合作社Dom Brial的出口总监,一个会在下雨天带着女儿来酒店接我们去看葡萄园的超级辣妈,尽管为了赶时间,她在颠簸崎岖的山道上也把车开的飞快,吓得我心里捏了一把汗,但她身上散发出来的乐观活力非常令人敬佩。

20181214_160327_010.jpg
似乎自带发光属性的辣妈Sabrina Pedrol

言归正传,Dom Brial是露喜龙最大的合作社之一,在1923年创建于Baixas村,现在拥有380个酒农成员和2500公顷葡萄园,仅2016年销售量就超过了1100万瓶葡萄酒。新完工的品酒室明亮宽敞,里面葡萄酒的摆设也非常有范儿,很多周边的居民都会来这里买酒。

20181214_160327_011.jpg

Crest Petit是他家的旗舰款,品质比一些波尔多中级庄的还要好。今年刚刚结束的第18届国际最佳麝香葡萄酒大赛中,他家就有两款Muscat de Riversaltes分别获得金奖和银奖:Chateau les Pins 1993和Dom Brial 2017。

7、拥有全世界最大的太阳能电池板 Domaine de Nidoleres

20181214_160327_012.jpg

太阳能电池板为酒庄提供电力已有十多年时间,但现在葡萄酒生产者希望它也能保护葡萄园。这家酒庄最大的特点就是拥有两块安装有太阳能电池板的葡萄园,共计7.5公顷,看上去甚是壮观。

电池板的倾斜度由位于里昂的安装公司Sun’R通过计算机操控,在晴天,电池板的阴影将保护葡萄藤的叶子和枝条免于灼烧,并防止浆果失水和糖分含量过高。露喜龙葡萄酒产区协会的主席Eric Araci说这是目前全世界最大的太阳能电池板葡萄园。

20181214_160327_013.jpg
Nidoleres庄主Pierre Escudié

Nidoleres是一家在Aspres小有名气的家族酒庄,如今已是第8代,酒庄建筑建造于19世纪。总共拥有超过50公顷葡萄园,其中25公顷被划分为AOP级别,跟很多露喜龙酒庄一样,葡萄园只种植典型的地中海葡萄品种。此外,庄主兼酿酒师Pierre Escudié的妻子做菜手艺了得,夫妻俩在25年前就开了一家小餐厅,相当于国内的农家乐,小咸鱼豆角沙拉超赞,好吃到我恨不得舔盘子。

8、酒庄有个葡萄酒博物馆 Chateau Montana

酒庄坐落在依山傍海的Les Aspres山谷,地理环境优越。老庄主Patrick Saurel文质彬彬,看上去像个大学教授,曾在美国企业从事市场推广工作。

20181214_160327_014.jpg
Chateau Montana庄主Patrick Saurel(左),我才不会告诉右边就是连拍照也会驼着背的鱿鱼...

酒庄最初创建于1800年代,但在1996年被彻底翻修过,目前拥有27公顷葡萄园,只生产AOP级别的葡萄酒,其中旗舰款Silencio在不少国际比赛中得过金奖,2015年份获得了帕克团队92分。老庄主喜爱收集跟葡萄酒有关的古董,10年前,把酒庄原先的仓库改装成一个葡萄酒博物馆,里面摆放了很多上个世纪的酿酒工具,现在对外开放,门票只要2.5欧元。

20181214_160327_015.jpg
▲Chateau Montana博物馆内一隅

9、一家超级高大上的家族酒庄 Domaine of Valmy

一个创建于1930年的家族酒庄,家族前期靠烟草生意起家,如今是第五代,在当地颇具实力。现在的酒庄建筑由丹麦知名建筑师Viggo Dorph Petersen在1990年翻修而成,应该是我们此行中从酒庄建筑上来说最高大上的一家。

20181214_160327_016.jpg

葡萄园面积为25公顷,位于Albera Massif的山脚下,面朝大海。现任庄主接手后在1998年重新栽种了部分葡萄园,如今出产C?tes du Roussillon 、Muscat de Rivesaltes和Rivesaltes 三个不同法定级别的葡萄酒,其中60%的产量消费于国内市场,40%出口到海外市场。酒庄还附有一个fine dinning 餐厅:la Table de Valmy,阳台风景很是美丽。

10、Maury村最知名的家族酒庄 Domaine Mas de Lavail

Batlle家族在Maury产区酿酒已经超过5代,现任酿酒师是Nicolas Batlle,他同时还是当地另外一家大合作社的酿酒师。其家族在1999年购买了一个Maury之外的酒庄Domaine Las Fredas,并将其重新命名为Mas de Lavail。这个酒庄位于Agly Vally,靠近当地的一个Cathar城堡。

80公顷葡萄园种植的都是典型的南法葡萄品种,例如红歌海娜、白歌海娜,灰歌海娜,以及西拉和佳丽酿,葡萄藤的平均年龄超过50年。他家的自然甜在Maury村非常有名。

20181214_160327_017.jpg
Mas de Lavail庄主夫人Sophie Battle

在干性葡萄酒中,“Tradition”是一个由佳丽酿和西拉组成的经典南法混酿,质感丝滑,带有香辛料味。“Ego”系列酿制自100%的歌海娜,类似新派的教皇新堡葡萄酒。“La Desirade”是酒庄的旗舰款,在橡木桶中熟成12个月。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