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中国葡萄酒资讯网

葡萄酒行业在中国难做? 这位创业者不这么认为

时间 : 2018-04-08 11:34 来源 : 界面新闻 作者 : 林子人

QQ截图20180408112953.jpg

  自晶莹剔透的葡萄从枝头被采下,酿造成馥郁醇香的美酒,法国葡萄酒的中国之旅就开始了:进口商从酒庄采购葡萄酒,再将葡萄酒销售给经销商;经销商将葡萄酒再次分发给商超、电商、便利连锁店、社区夫妻店等各个零售渠道;最后你可能会在超市货架上拿起一瓶酒买回家,也有可能是在某家五星级酒店的餐桌上细细咂摸侍酒师倒进你酒杯里的那一抹酸涩。

  让Claire Victoria Pan一头扎进法国葡萄酒世界的,是她源自学生时代的,对葡萄酒的强烈兴趣。前往法国IAE里尔企业管理学院读金融学硕士时,首次漂洋在外的Claire毫无厨艺可言,每日只用速冻食品果腹。擅长烹饪的法国同学实在看不下去,就邀请她去他家吃饭,一个由四个法国人、一个俄罗斯人和一个中国人组成的“吃喝小分队”就此成立。同学见她在厨房里帮不上忙,就分配给她一个任务:买酒。

  第一次去买酒,Claire被小小酒铺里的几千种葡萄酒搞得晕头转向,随便挑了一款特价酒带去同学家,同学们对她好一顿数落:“我们法国人不是随随便便喝酒的,我们要餐配酒,你必须知道今天的主菜是什么,用正确的酒去配。”那天之后,当日掌勺的同学会短信告知她今天的主菜,然后她去酒铺根据信息询问营业员应该搭配什么酒,久而久之也开始了解了各款葡萄酒的配餐规则。只是这样还不够,同学们在餐桌上品酒时个个说得头头是道,就她只能强装懂行地说“嗯,还可以”。“不行嘛!没面子啊!就再在网上看如何评价一款酒,学习各种葡萄酒的知识。在半年多的时间里,我跟几个同学每天吃晚饭,评价酒,真正地把葡萄酒的兴趣点燃了。”Claire大笑着说。

  因为对葡萄酒感兴趣,Claire特地去波尔多参加了一个短期课程,学习葡萄酒品鉴和酿造。即使是那时,她也没有想到之后她真的会进入葡萄酒行业。2009年,Claire硕士毕业,恰逢金融危机余波未消——前一年9月雷曼兄弟公司出现巨额亏损申请破产保护,对整个金融世界造成了强烈震荡。作为“雷曼宝宝”的一员,Claire好不容易找到了银行的工作,但在香港和上海工作了一段时间后,她开始想,自己到底是真的喜欢金融,还是因为金融圈的工作是别人眼中的“体面工作”?深入思考的结果是,她决心选择自己真心喜欢的葡萄酒行业。

  为了熟悉行业,Claire做的第一件事是申请成为法国圣埃米利翁的一家列级庄的品牌大使,在这座盛产红葡萄酒的小镇接受了为期两个月的密集培训,学习了酿造、销售、市场推广等葡萄酒产业链上各环节的知识,随后又为这家酒庄的亚洲市场推广立下了汗马功劳。“当时非常开心的一件事是世界上最厉害的女性葡萄酒大师Jancis Robinson说了这个酒庄在亚洲的推广做得非常棒,”她的语气自豪地上扬,带着轻快的笑意,“那就是在说我嘛。”

QQ截图20180408113003.jpg

Claire Victoria Pan

  2014年5月,Claire在香港创立了葡萄酒业咨询公司VA Capital。这个白手起家的姑娘依靠自己的葡萄酒知识来推动她的首个创业项目:为客户提供葡萄酒行业投资咨询服务,例如协助客户收购欧洲葡萄酒庄。两年后,她又在上海创立了葡萄酒B2B平台VA Trading(维赏商贸),将法国葡萄酒直接销售给中国的终端客户。略去经销商等中间环节,开辟葡萄酒直采渠道的做法在中国比较罕见,而且多数法国知名酒庄已经和中国进口商建立了合作关系,Claire坦言卖酒不难,难的是与好酒庄达成合作关系。在这个过程中Claire吃过不少闭门羹,也曾想过放弃,幸运的是她刚开始创业时结识了法国骑士庄园(Domaine de Chevalier)少庄主Adrien Bernard,得到了他的慷慨帮助。骑士庄园成了VA Trading平台上的首家合作酒庄。

  VA Trading目前有三家合作酒庄,销售50多款葡萄酒,且这个数字不断增加。去年年底是平台快速发展的时期,Claire既兴奋又紧张地发现,平台上的酒频频“卖崩”,到了过年的时候完全断货。这既加强了她对平台的信心,也督促她在新一年里扩展合作伙伴数量。

  葡萄酒行业正在中国快速发展。然而这个预计于2020年超过2000亿人民币规模的行业仍然处于市场高度碎片化、定价体系不清晰、消费者认知有待提高的混乱局面。Claire观察到,“市场上充满了假酒”、“葡萄酒的利润空间都很高”、“葡萄酒从业人员素质不高”是中国消费者的普遍误解,“也有一些专家写信告诉消费者事实是什么,但我觉得不需要。证明自己最好的方法就是努力工作,用实际行动告诉别人。”

  虽然很多人认为葡萄酒行业在中国非常难做,她却不这么认为:“第一批吃螃蟹的人结果已经出来,该做的洗牌、收购、并购都做了。现在的中国葡萄酒市场其实是已经被打好基础的葡萄酒市场,是有很多机会的,也很适合新人进入。”

  所谓的“打好基础”,第一是指中国人对葡萄酒的认知。Claire注意到,多数中国消费者已经知道了葡萄酒有红白葡萄酒之分。遍布全国各地葡萄酒培训中心和酒商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培养了一批热爱葡萄酒的人。

  第二是指葡萄酒行业的细分职位开始日益清晰起来。以前很多人不知道什么是侍酒师(sommelier)——作为精通葡萄酒品质和口感的专家,他们的工作主要是为了餐厅的食客推荐搭配菜品的葡萄酒。“很多人没有这个概念,但现在一二线城市我相信绝大多数人知道什么是侍酒师。以前在国外学侍酒师,到中国可能会找不到工作,因为中国没有侍酒师的职位,可能只有在上海的几家五星级酒店才会有,现在情况不同了。”

  第三是中国本土的葡萄酒产业也在迅速发展。Claire指出,目前中国其实是非常有潜力的葡萄酒种植和酿造地,“宁夏在过去十年里走了美国葡萄酒三十年的路。从一些外国人觉得很烂的葡萄酒,变成了2016年开始在全球拿奖的葡萄酒,就用了十年时间。新疆的风土比宁夏更好,非常看好其发展潜力。”

  在Claire看来,目前中国葡萄酒行业最需要的是优秀的产品和人才。这是因为葡萄酒价格虚高的情况仍然存在,导致消费者无法分辨;而在价格趋于理性后,让消费者意识到价格低廉并不一定和葡萄酒品质成矛盾也是一件有待去做的事。“一个新兴市场往往开始时非常混乱,但这个情况不可能永远保持下去,肯定会在一段时间里消失,那就需要好的产品和好的人才。如果两者皆备,这个市场其实是非常大的。”

QQ截图20180408113010.jpg

Claire认为,目前中国葡萄酒行业最需要的就是优秀的产品和人才。

  如今Claire作为葡萄酒专业人士活跃在中国的葡萄酒圈子里,除了运营她自己的公司之外,她还撰写专栏文章传播葡萄酒知识,担任葡萄酒比赛的评委。她常常坦然地告诉别人,自己可能是中国葡萄酒业内人士中唯一一个没有WEST资格认证的——WEST全称英国葡萄酒及烈酒教育基金会(Wine & Spirite Education Trust),自1969年成立以来逐渐成为全球范围内葡萄酒及烈酒业者中最具权威的专业认证机构。在中国,这可以说是葡萄酒行业人士的专业上岗证书。

  让Claire能够在业内保证权威性的,是她持续至今仍在不断精进的葡萄酒知识。她说,学习葡萄酒就如学习演奏一门乐器,天赋或许能助你一臂之力——品鉴葡萄酒需要味蕾的敏感,学习乐器需要乐感的出众——但更重要的,还是时间与经验的积累。她每天工作的很重要的一个任务,就是阅读葡萄酒相关的材料,品鉴葡萄酒。

  随着业务逐渐进入正轨,Claire正在筹划自主开发符合中国消费者味觉习惯的葡萄酒,正如这个自创品牌的法语名字所暗示的,“CommeTuVeux”(如你所愿)。“这会是一款入门级的产品,让不怎么了解葡萄酒的年轻人了解到葡萄酒是什么。因为我发现现在年轻人挑选葡萄酒的时候有一些困难,因看不懂酒标上的法语,造成消费者的选择困难。在我们的产品里我们会用Bordeaux Blanc(波尔多白葡萄酒),把整个认知步骤简洁化。”

  根据Claire的不完全统计,目前中国大约有4-5万葡萄酒从业人员,对于中国这个庞大的市场而言,这意味着行业人才仍然偏少,优秀人才很容易脱颖而出。对于跃跃欲试想进入葡萄酒行业的年轻人,她有如下建议:

  “很多年轻人想做葡萄酒是因为觉得葡萄酒行业很风光,每天进出五星级酒店参加晚宴什么的。有这个心态的话还是打消这个念头吧。这个行业是很苦的,如果你想要做得好,你要大量品酒,要记很多东西,而且每天大量品酒你是不能喝下去的,不然就要喝醉了。很多平庸的葡萄酒业内人士把太多时间消耗在无效社交上,每天去五星级酒店参加品酒会和晚宴,根本没有时间去认真学习。

  引用我很欣赏的酒评人庄布忠的一句话:‘葡萄酒这个行业里有太多的passion(激情),但我们真正需要的是dedication(投入)。’如果你没有爱慕虚荣的想法,也愿意为葡萄酒行业奉献的话,赶快来吧,这里有一大片你的天地,而且在中国你能发展得很好。无论什么职位——侍酒师、葡萄酒教育者、进口商、销售人员——机会都是非常多的。”

新闻评论

    热门点击

      最新报道

        加入酒庄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