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中国葡萄酒资讯网

期酒周速报:2017年份波尔多的第一印象

时间 : 2018-04-20 12:38 来源 : Decanter醇鉴 作者 : Sylvia Wu 编译

  造就波尔多2017年份的,远远不止一场霜冻。如何评价这个“多样化”的年份,价格走势如何?听听Jane Anson和John Stimpfig从刚刚结束的期酒周带来的报道。

20180420_121842_000.jpg
图片:Jane Anson品鉴2017年份侯伯王酒庄。图片拍摄:Miguel Lecuona

  从今年的期酒周品鉴来看,2017年份的整体情况难以一言蔽之,风格也十分多样化。

  对于酒农而言,2017无疑是一个艰难的年份,对于品鉴者们也是如此——不光记者和酒评家难以下笔,消费者在购买时,也将要面临艰难的抉择。

  今年的期酒品鉴,每个人都会有不同的感受,就连波尔多的官方年度报告都说道:要将2017年份每个酒庄面临的状况进行总结,是个“不可能的任务”。

  这是一个应当用心品鉴,并花费更多时间“淘”酒的年份——在年份整体价格很可能下降的前提下,我们很可能挖到一些杰出并且物超所值的酒款。

  不止是“霜冻年份”

  2017年波尔多经历了严重的霜冻,这一点相信我们许多读者都已经听说了。有许多酒庄(比我想象得多)缺席了今年的期酒周。对于决定出产2017年份的受灾酒庄而言,受灾的程度以及酿酒师如何处理残存的葡萄,直接影响到了2017年份的表现。

20180420_121842_001.jpg
酒农在葡萄园点火,防止霜冻。图片版权:Decanter

  不过,造就2017年份的却远远不止这场霜冻。首先,2017年份的发芽期比通常提前了两周左右,之后的开花期平均而迅速;所以对于没有受到霜冻侵袭的酒庄,整年的产量是有保障的——波雅克、圣于连和圣艾斯泰夫等产区都是如此。

  此外,2017还是一个早收的年份。几乎所有酒庄都在9月末或10月第一周完成了采收。在波尔多,早收往往是件好事,酿酒师能够有空对应9月的降雨(今年9月不同地区的降雨在60到100毫米左右)。

  果味清新的年份

  2017年波尔多葡萄酒鲜有过熟的倾向。比起2015和2016年份,2017年份得到的阳光明显要少一些。尽管夏季极其干燥,光照时间却比往年要低,7月尤为如此。所以,就算是未受霜冻的葡萄园,果实也倾向淡咸优雅、开胃可口的风味,而不是丰满甜蜜、热情似火。

  在波尔多的右岸和左岸,最优异的酒款都具有波尔多的经典特色:果味和酸度优雅平衡,酒精度则并不突出。

  朴素内敛是这一年份的另一个显著特征,但并不是坏事:别忘了,波尔多的拿手好戏是在保持平衡和优雅的同时,兼顾复杂的风味。很多酒庄做到了这点,但不是家家如此。

  难以与其它年份相比的2017

  每到期酒周,人们总会谈论这个年份和之前的某某年份相似;但对于2017年份,却很难找出某一个年份相提并论。

  对于有些酒款,2017年份优雅和浓郁的香氛可以与2001年份相媲美。而其他酒款则和2014及2012年份更相似。在果实成熟度方面,很明显2017年逊于2015及2016年份。

  2017年份出产的葡萄酒,品质可以大致分为两类:一类来自没有经历霜冻的葡萄藤,果实成熟,品质优良;另一类则经历了霜冻,成熟度明显不足。

  不过如上文提到的,除了霜冻,2017年份还有其他不确定因素:有些产区经历了干旱,另一些产区则经历了更多降雨;大部分地区夏季较为干旱,但并不是很热。我认为,未来一年左右的陈年,会令这一年份的酒产生更显著的差异。

  酒体中段的差距

  柏图斯(Petrus)酒庄的酿酒师Olivier Berrouet指出:“我们需要针对2017年的情况调整采收酿造的方式。如果过度萃取,酒中就会产生棱角,单宁变得涩口难咽。今年最大的难点在于,如何用单宁来支撑香氛和果味,而不是反过来。”

20180420_121842_002.jpg
图片版权:Decanter

  为此,有些酒庄成功地利用了压榨酒(press wine)来巩固酒体,有些酒庄则聪明地用上了少量橡木。所以,你会发现2017年份酒款的表现还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拥有丰满的酒体中段,另一类则空洞无力。

  较为成功的酒款

  2017年份并不是一个可以单纯评价“左岸好还是右岸好”的年份——左右岸都有明显优异的酒款值得关注。

  波雅克、圣于连和圣艾斯泰夫产区出产了杰出的酒款(但不是每款酒都很好)。

  碧尚女爵(Pichon Comtesse)、波雅克的一级酒庄(拉菲、拉图、木桐)、以及玫瑰酒庄(Montrose)的高品质一如既往。

  在圣艾斯泰夫,这是一个凸显产区粗犷高单宁特色的年份,很多酿酒师都刻意调整了酿造手法而体现这一点。

  接近波尔多市区的佩萨克·雷奥良产区逃过了霜冻的侵袭,夏季也有充足的热度促进葡萄成熟。这里出产了今年期酒周我个人最欣赏的几款酒:侯伯王酒庄(Haut-Brion)以及邻近的丽嘉侯伯王酒庄(Les Carmes Haut-Brion)就在此列。

  转向右岸,圣爱美浓和波美侯产区也有不少杰出的酒款。但是由于年初霜冻的侵袭,整体情况更加复杂。卓龙梦特酒庄(Troplong Mondot)的2017年份很值得关注——曾任爱士图尔酒庄总经理的Aymeric de Gironde在采收季离职来到卓龙梦特,马上对酿造方式进行了明显的调整,效果如何令人期待。

  白葡萄酒的“王道年份”?

  毫无疑问,2017年份的气候状况非常适合酿造干白葡萄酒。尽管发芽早,但7月和8月清凉的夜晚,确保了丰满的香气。在我看来,2017年份的白葡萄酒放在过去几年来看都是品质最高的——许多酒款的表现都要超过2015和2016,有些酒款良好的酸度平衡甚至超越优异的2014年份。

20180420_121842_003.jpg
图片版权:Decanter

  卡尔邦女酒庄(Carbonnieux),骑士酒庄(Domaine de Chevalier),奥利弗酒庄(Olivier),Clos Floridène酒庄等等都达到了极高的水准。

  甜葡萄酒也有不错的表现。但是苏甸(也译苏玳)产区情况比较复杂:由于夏季干燥,葡萄在8月中下旬就成熟了,之后经过了漫长的等待(有些葡萄园经历了将近四周),贵腐霉才上门造访。在此期间,葡萄累积了极高的糖分,酸度则有些许下降。因此,今年的苏甸贵腐甜酒大多具有丰满浓郁的风味,但保持清新的酸度则是难题。

  副牌产量低于正牌

  不少遭受了霜冻的酒庄平安出产了2017年份的正牌酒款,而只酿造了很少(甚至根本没有酿造)副牌酒;在通常的年份,情况往往正相反。

  这是因为,最佳的风土环境以及海拔更高的葡萄园,往往在灾难的年份也能保护葡萄藤;而那些风土较差、位于低海拔的葡萄园则更可能受灾。

  不同寻常的混酿是特征

  由于霜冻的影响,许多酒庄在各自的2017年份正牌酒中都采取了不同寻常的混酿方式。

  圣爱美浓的飞卓酒庄(Figeac)就采用了史上最低比例的品丽珠——只有区区10%。

  在La Fleur Cardinale酒庄则反其道而行之。通常情况下,该酒庄的正牌酒多含有70%的梅乐。而2017年份,酒庄采用了史上最高比例的品丽珠和赤霞珠——55%,因为霜冻过后,这两个品种幸存得更多。

  综上所述,2017年份可能受到诸多因素的影响。在决定购买2017年份之前,提前调查一下各个酒庄在这一年的实际情况,就非常有必要了。

  价格“平易近人”的年份?

  波尔多列级名庄协会(UGC)主席Olivier Bernard在期酒周开幕晚宴上表示:“我并不认为2017年份的品质能够与2015和2016媲美。”

  “无论从品质和产量来看,2017年份都要略逊一筹。但是它依然是一个美好而平易近人的年份,在恶劣的气候条件下,能做到这一点是难能可贵的。换作20年前的波尔多,如果遇到同等情况,肯定无法酿造如此高品质的酒。”

  Bernard表示相信2017年份的酒庄出货价(ex-chateau release price)会比2015和2016年份要低。

  “对于葡萄酒爱好者而言,没有理由为2017年份支付和2015、2016相同的价格。我认为大多数酒庄都会给出理智的定价。”


热门点击

    最新报道

      加入酒庄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