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中国葡萄酒资讯网
专栏文章 | 专栏作者 | 酒界人物

林殿理:我喝了辛亥革命时酿的酒

2018-04-04 17:18 来源 :  深圳商报 作者 :  林殿理

QQ截图20180404171346.jpg

  前阵子,以《酒缘汇述》《稀世珍酿》等书被尊为“华人葡萄酒教父”的陈新民大法官光荣卸任,我们的共同好友黄煇宏老师提议为他出一本庆祝文集,于是以“最难忘的品酒经验”为题,邀请包括我在内多位圈内好朋友撰文同庆。

  被要求分享生平最感动、印象至深的一次品酒经验,我不禁陷入了沉思。从菜鸟到老鸟,从超市酒喝到顶级膜拜酒,年均数千款酒的量,我也走过了见山不是山、见山又是山的心路历程。混迹酒海多年,说实在要感动是越来越难了。为何?我觉得就像谈恋爱,越年轻越青涩的年纪,感情就越是刻骨铭心;等到饱经世事又懂得自我保护之后,就很难再怦然心动。诚实地回想自己品尝那些顶级酒时的心情,例如老年份的Petrus、DRC等,多半是一种激动与兴奋——“终于喝到了!”、“原来就是这么一回事啊!”有时甚至会有“不过如此嘛……”的想法。

  到了某个程度,要感动已经不只是味道口感的问题了。当然,酒的各项品质指标例如平衡感、精巧以及复杂度仍然不可或缺,但还要有点什么别的其他好酒难以企及的特性,才能将我深深打动。

  我曾经三度造访南澳巴罗萨河谷(Barossa Valley)建立于1851年的历史名庄——Seppeltsfield酒庄。它的创办人Joseph Seppelt先生之子在1878年为了庆祝波特酒窖的完工,宣布将生产一款陈年100年的年份波特,命名为 Seppeltsfield 100 Para。此款酒果然在橡木桶中陈酿了100年,直到1978年才装瓶上市。至今他们已经拥有连续140个年份的陈酿年份波特酒,是世上绝无仅有的珍贵资产。

  酒庄代表带我到地窖里的品酒室,品尝了1911年酿造的Seppeltsfield 100 Para波特酒。这经过100年陈酿的酒,颜色已经有如川贝枇杷膏一样深,浓稠有如糖浆一般。入口后,层层复杂的口感逐次展现,柑橘、山楂糕、乌梅、巧克力、坚果,绽放出迷人的色彩;有岁月的积淀,但全然不显耄耋之态。想象一下,这浓郁的、和辛亥革命同年采收酿造的酒,经过桶中的漫长岁月直到今天,外界早已发生了不知多少改朝换代、天翻地覆的巨变!

  尝完令人激动莫名的1911年Para,我还来到那陈酿着从1878年至今所有年份波特型加强酒的堪称无价的珍贵酒窖。除非你的出生年早于1878年,否则你一定能在这个酒窖里找到自己年份的酒,幸运的话,还可以从桶中取出来一尝!我尝了属于我的1971年份酒,味道已经相当浓缩复杂了,但因为刚尝过比它老六十年的酒,就明显觉得还像个年轻人,还有很大的变化空间。

  前面提到,除了各种品质指标,一款动人的酒还需要有的特性,我想就是“时空的记忆”了——打开一瓶老酒,发现它居然还生气勃勃,开始娓娓道来那遥远时空里关于阳光、空气、土壤的吉光片羽,还有早已作古的酿酒人们的诚心和手艺;这种没有其他事物可相比拟的属于感官的时光隧道,让我们这些不分年龄、不分种族的酒痴们沉迷其中无法自拔,一代传一代。

发表评论

      作者介绍

      林殿理 Denis

      来自台湾的葡萄酒作家与培训师,现居上海。采访足迹遍及各国酒类与美食产区,并为各产酒国在大中华区进行推广与教学工作。曾数次担任国际葡萄酒竞赛评审,并拥有法国波尔多葡萄酒学校认证的国际讲师资格。

      作者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