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中国葡萄酒资讯网
专栏文章 | 专栏作者 | 酒界人物

林殿理:冒死酿香槟

2018-04-25 09:48 来源 :  深圳商报 作者 :  林殿理

  讲到香槟,大家脑海中出现的多半是奢华浪漫或是欢悦喜庆的景象。不过这回我要给大家讲的是个不一样的香槟故事,无关爱情,却令人无比动容。

  走在宁静的香槟区葡萄园里,那美丽的景色会让人难以想象这里曾经饱受战火的摧残。1914年,德军的铁蹄踏越国界,军队开进香槟区的兰斯以及南面的埃比内等城镇,挖掘壕沟,筑起防御工事。此后的四年中,香槟区成了名副其实的战火最前线。

QQ截图20180425094242.jpg

  对于当地人来说,这是他们从未碰到过的状况。许多人的葡萄园就在交战区里,他们还能够继续照料葡萄园,还能采收酿酒吗?1914年的采收,是在漫天的炮火中展开的。一位老农回忆,负责采葡萄的妇女们都被炮弹的呼啸声和爆炸声吓坏了,如果没有男人们的陪伴,怎么也不肯继续工作。不过炮弹不是唯一的威胁,在某些豪雨不止的地区,大批军队践踏过的淤泥地成了疾病的温床。一位法国士兵回忆,士兵有死于子弹的,也有死于烂泥的,只是后者死得更加恐怖。德军还无耻地动用了毒气,杀死了所有接触到或呼吸到它的生命。

  即便有着诸多的威胁,未被征召入伍的香槟区老弱妇孺们对于酿酒的决心,依然胜过了最基本的求生欲望。农民们像游击队一样的匍匐着给葡萄树修枝剪叶,但也像法军一样时有伤亡传出。光是1914这年的采收,就有超过二十个未成年人阵亡(包括两位12岁和15岁的少女),成人的死伤更是难以计算。Heidsieck Monopole香槟厂有两位酒窖总管阵亡,还包括其中一位的太太;Pommery&Greno有17位工人阵亡。在Krug库克酒厂,三位工人将酒装到货车上时被炸弹击中身亡。

  酿酒人通常是非常固执的——也就是他们的顽固,才能酿出让我们这么热爱的美酒。

  一战时的香槟区,最固执的该是Pommery&Greno香槟厂的人们了。1916年,酒窖执行长、已退休的酒窖总管Henri Outin紧急召集的全部员工,告诉他们:“许多我们的朋友以及我们所爱的人们都已经不在了,甚至你们当中许多人也都受了伤。为了这个原因,我们或许还是关厂停产比较恰当!”他还鼓励工人们到大后方的弹药武器厂去工作,并承诺他们战后可以重新回来酿酒。

  不料工人们回答他“您该怎么做就怎么做吧!但我们会坚持在这里酿香槟,直到最后一刻!”他们还真的就这么做了,甚至连年资最长的经理Albert Corpart被枪抵着头的时候还是没有屈服过。他指挥着工人们听声音躲炮弹,像训练有素的军人一样照顾葡萄园和进行采收,只要一个错误的判断,带来的后果就是死亡。

  令人惊讶的是,一战期间的四年,香槟的生产没有一年中断。更难相信的是,1914、1915和1917年份,是被后世评为极为杰出的香槟年份。站在曾毁于轰炸而又重建如昔的兰斯大教堂前面,我满怀感激地为在战争中捐躯的香槟人们默祷,也希望这段香槟区的光荣历史在所有爱酒人的口中一直流传下去!

发表评论

      作者介绍

      林殿理 Denis

      来自台湾的葡萄酒作家与培训师,现居上海。采访足迹遍及各国酒类与美食产区,并为各产酒国在大中华区进行推广与教学工作。曾数次担任国际葡萄酒竞赛评审,并拥有法国波尔多葡萄酒学校认证的国际讲师资格。

      作者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