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香(Muscat Hamburg):最好吃的酿酒葡萄

2018-05-16 11:20 来源 :  蓝莲花精品国产葡萄酒 作者 :  王三刀

1.jpg

  1

  我叫玫瑰香,来自英格兰,当地的人们叫我汉堡麝香(Muscat Hamburg),说是麝香家族里最差劲的。

  “麝香”家族很大,主要靠亚历山大麝香(Muscat of Alexandria)和小粒白麝香(Muscat Blanc a Petits Grains)这对双子星撑着门面。

2.jpg

亚历山大麝香(左)和小粒白麝香(右)作为家族的代表,用其所酿造的白葡萄酒具有麝香特色鲜明的浓烈香气。

  亚历山大是我爸爸(或者妈妈),搭着工业时代的汽船在地理大发现的新世界呼风唤雨。我则像个庶出的后生,没有封地也没有袭禄,靠着三两月钱在市井中营生度日。

  而在不远的维多利亚时代,人们hai把我养在温室里,作为鲜食的水果,就着炸鱼薯跟杜松子酒,度过每一个散漫的冬天。

  如今我却在欧洲东部被大量种植,酿成大家姑且称之为葡萄酒的东西。

3.jpg

维多利亚时期代表性的巴斯尔式“蜗牛”女式长裙。

  人类酿葡萄酒已经有几千年的历史了,可是给我们化验DNA、按资排辈可能只是近100多年来的发明。我一如几千年前一样,皮薄、多汁、味儿甜,然而哥伦布发现了新大陆之后,一炮之间似乎所有的葡萄都奔着酿酒而活,就像所有的良家妇女都梦想着成为歌优舞伶。

  人们的审美也随之而变,喜欢更加削瘦、骨感甚至有些中性的家伙。

  2

  1871年,日不落。我搭上传教士的船来到中国。1892年,搭上爱国实业家的船又来到中国。跟大多数同行的兄弟们一样,随着这个国家实业救国浪潮的破产,在乱世中飘零无主,销声匿迹。

4.jpg

“昭和八十八年,军管理张裕公司。”

  现在你们见到的玫瑰香究竟是本我还是自我,我我我早就记不得了。只是红太阳终于从东方升起,可能是万丈阳光当空照耀的时候,也可能是人们睁开了黑色的眼睛那天,总之我后来重新进入了这个国度。

  是什么时候其实不重要,因为辽阔的风土一直在这个国度延绵,当它张开怀抱的时候,该来的都会来,并且成为这里特色的一部分。

  我叫玫瑰香,这个名字是中国人给我起的。早就知道中国人很会起名字,虽然比不上梅鹿辄、长相思那样的神采,可总比“汉堡麝香”好听多了。

  “汉堡麝香”真的土死了,听起来就像放在大黑色皮卡车前窗的一块融化的巧克力。

  得承认,我确实不是酿酒的料。哪怕起了个信达雅的中文名字,哪怕冬天埋在人民公有制的温暖土地里,哪怕用马克思主义武装了头脑,我仍然只能做出简单易饮的甜酒。更多的时候,是被你姥姥买回家,就着小炒肉跟哈尔滨啤酒,消解少年不知闲愁的溽暑。

5.jpg

  对于当不当赤霞珠那样的明星,我倒不像小姑娘们那么在乎,对我来说,从英格兰的绿草如茵的农场,游历到中国北方阳光灿烂的你姥姥家,感谢哥伦布,感谢马克思,能够让我有机会能以这样的方式来丰富自己的一生。

  庄子曰:“民食刍豢,麋鹿食荐,蝍蛆甘带,鸱鸦嗜鼠。四者孰知正味?”

  意思就是,大家都会遇到喜欢自己的人,其他的我真没那么在乎。

  3

  好啦,其实也没有那么消极。

  刘少奇同志曾经教导过我:“大家都是为人民服务,干一行就要爱一行。”但我所要做的无非是顺应天时自然生长这么简单。

  况且中国的酒庄里那么多傻子,巴望着自家地里能长出好葡萄,我也不忍心让他们失望。

  去年新疆焉耆的天瑜酒庄就带着用我酿成的干白,在布鲁塞尔葡萄酒大奖赛上得了个金奖,也算是衣锦还乡了一回。旧世界的旧朋友们问我中国怎么样,我说比欧洲大多了。光在新疆就有三座山为我挡着风,砂土里的天山水,你们可尝过吗?

 6.jpg

虽然图片是有点土。

  中国确实很大,从焉耆盆地到贺兰山东麓到海边的昌黎,据我的经历,每个地方的土壤都是不同的味道,人也是不同的味道。相同的是每天流转在这同一个纬度的阳光,和这一帮倔强又浪漫的疯子。

  顺便提一句,早些年在东北有个叫“山葡萄”的姑娘(在中国科学院北京植物园葡萄育种团队的撮合下)给我生了堆孩子,一个个既文雅又响亮,既坚韧又温柔。

7.jpg

  将山葡萄与玫瑰香进行种间杂交得到的后代“北醇”、“北红”、“北玫”、“北馨”、“北玺”等兼具山葡萄的抗寒性和玫瑰香的香气,是山葡萄育种成果中推行最为广泛的系列品种。图为“北玫”。

  4

  我们葡萄长成什么样子,实际上是物竞天择的结果。有的甜一点,是为了吸引喜欢甜的动物,吃下去再拉出来,种子就这样完成了传播。有的酸一点,就是为了吸引喜欢酸的动物。

  而最喜欢酸的动物就是你们人类了。所以现在风头最劲的葡萄一定得有足够的酸度。

8.jpg

  万物生而平等。万物之平等在于,斑马可以消化青草,狮子有利爪尖牙。在大自然这个比所有文明都更宏伟更精密的系统里,大家其实都活得挺好的。

  万物生而不平等。万物之不平等在于,斑马得害怕狮子,穷人得羡慕富人。物与物之间所导致的短浅关系,足以使大伙儿戚戚于一时之利害,忘记有生有灵之至味。

  庄子曰:“是非之彰也,道之所以亏也。道之所以亏,爱之所以成。”

  他还打了个比方,说我们认识、定义、和判断世间种种,就好比弹琴。当弹下一个音的时候,其他的音就都失去了。

  我不是在宣传虚无主义什么的——我是身经百战了,恰恰相反,从家乡英格兰到东欧到中国,不论是用作鲜食还是酿酒,我都算上心。

  我只是作为一个过来人,来说明这么一个道理:当大家习惯了用某些标准(你多高?你挣多少钱?你爱旅行吗?你认为这届观众行不行?)来认识、定义和判断一个人的时候——这些当然不失为一些途径,也是我们作为社会人需要完成的一些功能。

  但希望你不要忘记,有一个最复杂、最自然、最明亮的灵魂,始终充盈在你诚实的身体里。它千变万化、无所不能,它跳出所有美丑善恶强弱的观念之外,让你的每一番机遇、每一次自爱都呈现出无限造化的可能。

9.jpg

  “昔者庄周梦为胡蝶,栩栩然胡蝶也,自喻适志与,不知周也。
  俄然觉,则蘧蘧然周也。
  不知周之梦为胡蝶与?
  胡蝶之梦为周与?
  周与胡蝶,则必有分矣。
  此之谓物化。”

  ——《庄子 齐物论》

  附:玫瑰香测评实录

QQ截图20180516110744.jpg

  戎子玫瑰香葡萄酒2012       

  酒评:375ml的甜酒,有着贵腐的香气和圆润口感,15度酒精度,看着挺吓人,还好酸度是亮点,带着穿透性和平衡,果干、枣干,口中酚类物质也很明显,是款比较饱满的玫瑰香甜酒。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