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中国葡萄酒资讯网
专栏文章 | 专栏作者 | 酒界人物

林殿理:终于,我来了长城桑干酒庄

2018-06-11 11:19 来源 :  微醺频道 作者 :  林殿理

  轿车在盘山路上飞驰着,我望向公路旁陡峭山脊上蜿蜒盘踞的长城,还能清楚地看到趁着好天气来此攀爬长城的游客们。算算,我第一次来到北京爬八达岭长城,已经是十五年前的事了,不禁感叹时光的飞逝。

  不过这一回,我怀着无比期待的心情要去造访的,不是这座长城,而是另一个慕名已久,却总是缘悭一面的“长城桑干酒庄”。

1.jpg

  随着公路边出现的更频繁的“长城桑干酒庄”的大型广告牌,我知道酒庄就在前方不远了。翻过山,出现一片被丘陵环绕的平坦地,我们来到一大片葡萄园当中。北京的喧嚣早已抛在脑后,这里只有鸟鸣与强风吹动树叶的沙沙声。

2.jpg

  矗立在葡萄园之间,是一座恢弘但不失质朴的黄砖色建筑,仿佛正在吸收着阳光的能量。抬头仰望,“桑干酒庄Chateau Sun God”醒目地映入眼帘。

3.jpg

  长城桑干酒庄于1978年创立,它承担着多年的中国国产葡萄酒的研发、种植、酿造等工作。原以为这里可能更多的会是学术研究机构一般充满学术气息,然而,进入内部却令人眼睛一亮。眼前的桑干酒庄是个设计得相当摩登的葡萄酒文化博览馆,宛若当代艺术馆一样。

4.jpg

  包装盒拼成环形走廊,如同置身星空,顺着参观动线,参观者能很快了解到世界葡萄酒文化的渊源以及发展历程、主要葡萄品种以及种植酿造工艺的演变,随后会来到中国葡萄酒的发展史部分。

5.jpg

  四十年来,桑干酒庄一直承载着国宴用酒的神圣使命,多次出现在外交舞台,以其独有的大气精致款待各国首脑,回顾其发展史也宛如在观赏近几十年来中国重大历史事件的回放。

6.jpg

  展厅里陈列的老陶瓮、老发酵罐,以及多年来代代演进的老产品收藏,仿佛用无声的语言在述说着,一代代执着的酿酒人,先后在这片土地上辛勤耕作,克服重重困难,从青年时的乌发,日复一日,花白了头发,酿造出一款款动人佳酿的鲜活往事。

7.jpg

  年轻的葡萄酒爱好者可能不知道,我们现在习以为常的干型酒,出现在中国市场的时间其实并不长。1978年,新中国的第一瓶干白葡萄酒在中国泰斗级酿酒师郭其昌先生和二十余名长城沙城葡萄酒厂青年骨干的自主研发下诞生了,这是国产葡萄酒迈向国际化与现代化的一个重要里程碑。

8.jpg

  这款龙眼干白不负众望的于1979年获得国家金质奖,1984年3月,在西班牙马德里国际评酒会上再获金质奖。1987年,《长城干白新工艺》荣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

  同年,长城龙眼干白走出国门,在英国伦敦第十四届国际品酒会上获得银质奖(发酵酒未设金奖)。这次长城干白在国际上获奖,是中国继1915年巴拿马博览会获奖后的七十年来首次获得国际奖,意义重大, 强烈的民族自豪感油然而生。

9.jpg

  作为一个葡萄酒教育者,我对于长城桑干酒庄的风土条件特别感兴趣。站在酒庄露台,可以观望到周边地貌。酒庄所在地怀来县地处中温带半干旱区,属温带大陆性季风气候,具有四季分明,光照充足,昼夜温差大等气候特点,非常适宜酿酒葡萄种植。

  在这里,燕山余脉、太行山余脉交叉而行,形成了V字型的小型盆地,将小城怀来环绕其中。

10.jpg

  长城桑干酒庄就坐落于桑干河、洋河交汇河流左岸,海拔480-485米,与首都紫禁城中轴线同处一脉。

  春夏季时,东南风带来了下游官厅水库以及右岸河流潮湿空气,滋润着葡萄生长,在炎炎夏日调节气候、保护葡萄。秋冬季节北风凛冽,带走了虫害与病菌,使得葡藤保持健康。

11.jpg

  这里的土壤条件非常独特,有沙壤土、褐壤土、黏土、砂砾土以及200万年的泥河古化石土壤,孕育着75公顷处于黄金树龄的葡萄园。适当的肥力与良好的排水性,使得这里的酿酒葡萄能以最自然舒展的姿态生长着。

  土壤中蕴涵了有益的微生物菌群落,这有利于提升发酵过程中多元香气的生成,使葡萄酒的口感复杂而浓郁。

12.jpg

  2008年长城桑干酒庄自有葡园在同行业中首家通过GAP(良好农业规范)认证、2012年通过有机认证,先进的滴灌系统,实现了园区全自动控制灌溉、施肥。

  长城桑干酒庄的种植管理现已实现区域化、标准化、机械化和灌溉自动化。

13.jpg

  在年轻有为,带着阳光般灿烂笑容的长城酿酒师于庆泉先生的带领下,我参观了宛如地下宫殿般的陈年酒窖和展售间,这里存储着3000多个装满陈酿中葡萄酒的法国橡木桶。

  他向我介绍,针对酒庄产品风格特点,酿酒团队会精心筛选、试验法国顶级橡木桶用于陈酿。他们一套严苛的筛选机制,定期品尝检测,保证葡萄酒完美熟成。听着他详细的介绍,我们品尝了几款长城桑干酒庄的代表作品。

14.jpg

  曾荣获2010年亚洲质量大赛金奖的长城桑干酒庄珍藏级雷司令干白,首先就令我感到惊艳。雷司令主要产于德国,在奥地利、法国阿尔萨斯和南澳,在美国华盛顿州也有少量种植,在国内并不常见。

  国内产区种植的多半是另一个与正宗雷司令无关的品种,意大利雷司令(Riesling Italico)。

15.jpg

  雷司令比较挑风土条件,但具有丰富的果香和爽口的高酸度,能酿造多种不同风格甜度的酒,并且有很好的陈年潜力,属于高品质的酿酒葡萄。

  桑干酒庄的雷司令风格不像德国雷司令那么的高酸,但酒体比德国、澳洲的更加饱满,果味更加馥郁,不仅表现出雷司令品种的特征,而且还呈现了怀来特有风土条件的影响,表现可圈可点。

16.jpg

  而曾获2010年布鲁塞尔国际葡萄酒、烈酒品酒会金奖,经常作为国宴用酒现身人民大会堂款待国家领导人和重要外宾的长城桑干酒庄特别珍藏西拉干红,则再度用怀来的风土条件诠释了这个在新旧世界都受到广泛喜爱的优秀红葡萄品种的潜力。

17.jpg

  这款西拉酒体比法国北罗纳河谷的风格柔和饱满一些,但又不像南澳巴罗萨河谷西拉那么的厚重强劲,可说是介于冷凉气候西拉和炎热气候西拉之间的均衡风格。

18.jpg

  最令我惊艳的,当属长城桑干酒庄传统法起泡酒了!

  在展示间就看到许多有关这款起泡酒和北京奥运相关的纪念陈列物,并从工作人员口中得知了它的由来。北京奥运会申办成功后,中粮长城桑干酒庄接到了一项重要的生产任务——为2008年北京奥运会定制一款传统法酿造的起泡酒。

19.jpg

  在这项荣誉又艰巨的任务面前,长城桑干酒庄技术团队选用酒庄100%霞多丽葡萄品种,延续于80年代成功研制出中国第一瓶传统法起泡葡萄酒的技术,酿出了这款为2008奥运会准备的,2007年份白中白传统法起泡酒。

  这款传统法起泡酒于2007年进行瓶中二次发酵,带着酒泥陈酿至今已有十个春秋,除了是不折不扣的年份白中白,其带酒泥陈酿的时间也已经远超大部分的法国年份香槟。

20.jpg

  它除了依然鲜明清新的果味之外,还带有丰富的饼干、烤面包香,以及圆润如奶油般的口感。而得知它的售价之后,我只能大呼性价比实在太高。

  回程路上,我欣赏着路边一座座白色的、在强风中转动的风力发电机,还是同样的路,经过八达岭长城返回熙熙攘攘的北京。

21.jpg

  与来时不同的是起伏的心潮,是味蕾上依然留着的美酒余香,是耳边回响着此行听到长城年轻团队引以为荣的的许多关于长城酿酒人、大自然和时代的故事。

  很感谢长城市场品牌部和桑干酒庄让我不虚此行,与这座东方名庄近距离的接触,也期待在将来再尝到更多来自长城桑干酒庄的的精心杰作!

发表评论

      作者介绍

      林殿理 Denis

      来自台湾的葡萄酒作家与培训师,现居上海。采访足迹遍及各国酒类与美食产区,并为各产酒国在大中华区进行推广与教学工作。曾数次担任国际葡萄酒竞赛评审,并拥有法国波尔多葡萄酒学校认证的国际讲师资格。

      作者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