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中国葡萄酒资讯网
专栏文章 | 专栏作者 | 酒界人物

派斯葡萄(País):被低估的“智利宝藏”

2018-09-27 11:22 来源 :  Decanter醇鉴 作者 :  作者:Julien/朱利安 翻译:Sylvia Wu/吴嘉溦

  当人们问到智利的特色葡萄品种,大部分爱好者会马上想到佳美娜(Carmenère)。不过你知道吗,智利还有另一个葡萄品种,也有争夺“国家特色品种”的资格——它就是派斯(País)。

QQ截图20180927111324.jpg

  当人们问到智利的特色葡萄品种,大部分爱好者会马上想到佳美娜(Carmenère)。确实,自从1994年Jean-Michel Boursiquot教授“重新发掘”这个品种之后,智利人付出了大量的心血来推广它。把佳美娜打造成易饮、柔润、美味风格的红葡萄酒相对容易,这使得它很快获得了国内和国际市场的认可。

  不过你知道吗,智利还有另一个葡萄品种,也有争夺“国家特色品种”的资格——它就是派斯(País)。

  派斯不仅仅是智利独到的品种(智利拥有世界最大的种植面积),而且从智利葡萄酒行业的起始,它就已经踏上了这片土地。

  从产量来看,它从来不是一个真正的“小众”品种;只不过人们一直以为它是个产量大又乏善可陈的品种,常将它小心地隐藏在公众的视线之外。就像在脸部畸形的“象人” Joseph Merrick所生活的时代:家长会把畸形的孩子隐藏起来,至少将TA的名字小心地抹去——派斯的名字也常常不会出现在瓶标之上。但是,时代正在变化……

  历史

  16世纪,欧洲殖民者登陆南美州,发现当地并没有可以用来酿造葡萄酒的本地品种。除了千里迢迢从西班牙运来已经氧化的发酵葡萄汁凑合喝之外,他们只能自己种葡萄,自己酿酒。1545年9月4日,智利的第一位皇家总督Don Pedro de Valdivia给西班牙国王查尔斯十世写了一封信,说道:“望王上赐予些葡萄酒和葡萄藤,令智利开化”——后来,9月4日就成为了智利的“国家葡萄酒日”。

  16世纪50年代,第一批酿酒葡萄藤被栽种在智利的土地上。几乎可以肯定,最早在智利落脚的酿酒葡萄中就包括“Vi?a del País(西班牙语‘来自国家的葡萄藤’)”,以及亚历山大麝香。

  然而历史学家的考据显示,落地智利的派斯并非直接来自西班牙(在那里它叫做‘Listán Prieto’),更有可能来自毗邻的秘鲁。派斯被引入秘鲁,比智利早了几十年的时间,之后它以“Criolla Chica”这个名字传遍阿根廷,又以“Mission”这个名字踏上了加州的土地。现如今,阿根廷和美国已经只剩下了很少的派斯葡萄园——阿根廷还有200公顷,加州则有400公顷。相比之下,智利却拥有超过9000公顷的派斯。

  复活记

  派斯葡萄之所以能够在美洲大陆上广为传播,主要是因为它对任何环境都有着超强的适应能力,对主要葡萄园疾病也有着极高的抗性;派斯高产,不需要很多水,就能结出大量的果实。如此吃苦耐劳的品种,对于想以最小投入、换取大量品质尚可的葡萄酒的殖民者而言,简直是再稳妥不过的选择了。

  幸运的是,一群年轻、开明又勇敢的酿酒师,开始注意到派斯低产时的品质潜力。若非如此,派斯只怕永远也无法摆脱“下等品种”的标签。

  第一位注意到派斯潜力的酿酒师,是来自法国的Louis-Antoine Luyt。这位年轻的酿酒师注意到,莫莱(Maule)和伊塔塔(Itata)产区有许多种植在旱地的灌木形老藤派斯。

  当地人说,这些老藤也就能用来酿一点普通餐酒。这话可激起了Luyt的法式逆反心理——他非要证明这些人说的不对。2007年,他用派斯葡萄酿出了自己的第一款葡萄酒,受到葡萄酒媒体和专业圈子的盛赞。他的成功,大大鼓舞了其他年轻智利酿酒师跟随他的步伐。

  葡萄园种植

  Roberto Henriquez经营着与自己同名的酒庄,也是派斯葡萄酒有名的酿酒商。他介绍说,现在派斯葡萄主要种植在“Secano Costero(Secano海岸)”地区,从卡萨布兰卡(Casablanca)到比奥比奥(Bio-Bio),种植者主要是小农户,他们耕作着从西班牙殖民者手中继承的老葡萄藤。Luyt认为,派斯的“最适产区”在莫莱的Cauquenes。不过其他一些产区也拥有老藤派斯,比如伊塔塔的Portezuelo和San Nicola,还有比奥比奥的Yumbel。

QQ截图20180927111335.jpg

Bouchon的老藤派斯。

  说到老藤,Henriquez和Luyt都认为,现存最老的派斯葡萄藤可能已经有300到400年藤龄,也就是说,它们足矣跻身全世界最古老的商业葡萄园的行列。派斯葡萄的“长寿”,得益于之前提到的“吃苦耐劳”的个性:它不仅对疾病有抗性,更能够深深扎根,不需灌溉就能健康地成长。

  不如说,对于派斯这种长势强劲的品种,其实不应该进行灌溉,而应该将它种植在渗水性良好的坡地——桃乐丝智利的酿酒师Cristian Carrasco介绍道。这些葡萄藤至少要50年藤龄,才能最大程度地限制它旺盛的生长能力。

  不过Henriquez和Carrasco都指出,最主要的挑战在于保持酸度,因为随着派斯的成熟,酸度下降很快,所以采摘时间是关键。在莫莱,派斯的采收通常在四月的第二周进行:赤霞珠之后,佳美娜之前。

  在莫莱的Mingre,知名酒庄Bouchon酿造一款美味的派斯名叫“Salvaje”,来自盘绕在附近小树林里的野生葡萄藤,树林附近则是有一个世纪历史的葡萄园。酿酒师Christian Sepúlveda解释道,派斯品种的好处在于,葡萄园几乎不需要什么照料,只要坐等收葡萄就好了。

QQ截图20180927111342.jpg

在Bouchon工作的酒农正在采摘派斯葡萄。

  酿造过程

  酿酒师Carrasco在他的博士论文中说道,酿造派斯面临的挑战比种植它更大。尽管派斯含有的单宁不高,但是酚物质链条结构很短,导致口感粗糙;此外,它缺少甜美浓郁的果味。这两点意味着,如果消费者对派斯的风格不熟悉,恐怕很难喜欢上它。

  要减少粗糙的单宁,Carrasco提到了几种常见方法:比如采用二氧化碳浸渍法,在发酵结束之前就排出酒浆,亦或是彻底抛弃压榨酒。

  杯中风味

  那么,派斯葡萄酒喝起来是怎样的?

  它的颜色总是偏淡,口感则以粗糙、大颗粒的单宁为特点。至于香气,我喜欢Luyt的形容:“比奥比奥酿造的派斯最是新鲜,和卢瓦河谷的黑诗南(Pineau d'Aunis)有异曲同工之妙;伊塔塔派斯的风格和佳美(Gamay)更相似;莫莱的派斯,香气具有冷凉气候西拉的风骨。但是所有这些产区的派斯,都往往呈现烟熏、白胡椒的风味。”

  挑战所在

  当市场上充斥着果香浓郁、口味丰满的赤霞珠、梅乐和佳美娜时,派斯不失为一个特立独行、值得一试的新品种。我不认为它粗犷的风格会被大众市场所青睐,但在发烧友当中,它说不定会成为一个受欢迎的小众品种。Carrasco说得很对:“10年前,没人敢在葡萄酒展拿出一瓶派斯给大家尝试。可现在不一样了,人们开始大胆地谈论它的潜力。”

  不过,Louis-Antoine Luyt也指出了派斯在市场上面临的三个关键挑战。第一个是派斯葡萄太便宜了——每公斤仅仅0.3到0.35美元(相当于每公斤2到2.5元),年青一代的酿酒师很难鼓起干劲在它身上下功夫。第二是智利本土市场对它的需求量很少,派斯在大多数人心目中,依然是便宜酒的代名词,还需要大量时间和不断的努力,才能摆脱这根深蒂固的刻板印象。第三个挑战来自林木业的发展——随着越来越多的原始森林被砍伐,种植桉树和松树,智利的生态环境正在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不论怎样,我都很喜欢派斯。并不是因为它酿造出的酒有多么杰出的品质,更多是因为它能为智利葡萄酒市场带来多样性的选择。我很喜欢智利,但我发现太多的酿酒商,一直只把注意力放在两三种白葡萄和六七种常见红葡萄上——也许是时候增添些多样性了。而智利酿酒师们的手上,已经握着一个当地种植广泛,在世界其他地区却很少见的独特品种,何不将它发扬光大呢?

发表评论

      作者介绍

      朱利安

      朱利安是一位从2003年在中国生活的法国籍葡萄酒文化推广者、葡萄酒顾问。
      他是在中国波尔多葡萄酒学校唯一非中国籍认证讲师,并开设了致力于葡萄酒培训及营销的咨询公司。他流利的中文(口语及书面)以及丰富的葡萄酒知识(WSET四级、葡萄酒大师在读生)使他成为了中国葡萄酒行业最具影响力的专业人士之一。
      他的博客是在中国点击率最高的葡萄酒博客之一。凭借他对葡萄酒的了解以及他的中文写作能力,朱利安不定期为了一些中国的葡萄酒专业杂志写文章(如中国葡萄酒、葡萄酒以及善水文化的美酒宝典)。朱利安定期在中国各地协助精品酒庄组织并主持专业品酒会(如德蒙蒂酒庄、幸鸿贝酒庄、皇后庄园、黑天鹅酒庄等)。作为授权讲师,朱利安也定期讲授WSET认证课程(一级至三级),并以波尔多葡萄酒学校认证讲师的身份讲授波尔多葡萄酒讲座。除此之外,朱利安经常为了葡萄酒消费者或者专业人士组织一些专题品鉴会和培训。

      作者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