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西斯·罗宾逊:片岩,我为卿狂!

时间 : 2020-10-30 13:36 来源 : 乐酒客lookvin 作者 : 杰西斯•罗宾逊 翻译:李晨光

塞本酒庄(Domaine de Cebene)的布雷吉特·谢瓦利埃所酿的酒,无论以何种标准衡量都称得上是品质极佳的。这种手工酿造、充分表现风土的葡萄酒越来越棒,所以她在偏僻的山坡上定制挖建了一座酒窖,而不是选择在就近的村子里租一块局促的场地酿酒。

20201030_133328_004.jpg

上个月,在一次远程采访中,我问她是否已经把酒价上调了。她茫然地看了一眼丈夫皮埃尔·洛克(他是当地的葡萄酒顾问),然后转向我蹙眉摇头说:“没呢,这可是朗格多克啊。”这个法国最大的葡萄酒产区存在的核心问题就在于,它为葡萄酒爱好者们提供了大量物超所值的美酒。

我问过谢瓦利埃的美国进口商、欧洲酒窖的埃里克·所罗门,为什么我在Wine-Searcher(口碑极好的酒水比价网站)上几乎搜不到她的产品,即使有,也都是老年份。他回邮件表达了他对美国进口法国商品加收25%的关税,餐饮业停滞不前的失望,他说“这些酒都很棒,但是定价在尴尬的中档价位。近几年,美国市场不太接受朗格多克葡萄酒,只是充斥着些价廉却物不美的选择。”或许这些酒涨涨价,在美国会卖的更好?目前,在美国,2013、2015年份的葡萄酒售价是每瓶12-35美元,而在英国,2014-2019年份的葡萄酒价格在每瓶11英镑-34英镑。

所罗门很清楚,朗格多克(Languedoc)遍布各具特色的精品小酒庄,可以从极具特色的葡萄园里酿造出最好的葡萄酒,尤其是在塞文(Cevennes)山麓一带。这些酒园的所处位置大多高于平原,在上世纪下半叶,平原地区出产的是供大众市场的劣质酒,现在的出产仍有大量的标识为IGP、Pays d'Oc的廉价单品种地区餐酒。如此一来,这些辛勤劳作的酒农们还能卖出他们的酒么?即使价格低廉,甚至在开明的英国市场,朗格多克葡萄酒也很难销售。最好的酒往往以当地鲜为人知的产区名标注,而不是依靠葡萄品种的知名度。这使得葡萄酒的销售和购买都变得更加复杂。

布雷吉特·谢瓦利埃是富热尔(Faugères)产区的名人之一。富热尔是朗格多克最具特色的产区之一,位于贝兹耶市(Béziers)的山上,产区特点是随处可见“片岩”——正如葡萄牙的杜罗河谷(Douro valley),那里的片岩上种的是酿造波特酒的葡萄品种;加泰罗尼亚的普里奥拉托产区(Priorat)的片岩上出产的酒尝起来几乎就像岩石粉末。片岩的一大优点是,即使在降雨量极低的地区,也能让葡萄根部保持足够的湿度。实际上,自三月份以来,洛克和谢瓦利埃就几乎没见过下雨,但他们一直兴致勃勃地向我展示葡萄园和路边的片岩壁,植物的根系在岩石层之间蜿蜒伸展,直达几米深的湿润之处。西部比较大的产区圣-西尼安(St-Chinian)也有片岩,但仅分布在局部。在富热尔,大约有50家生产商以“伟大的片岩风土”(Grand Terroir de Schiste)为口号,热衷于产区的共性。

20201030_133328_005.jpg

谢瓦利埃来自波尔多,在她为著名的圣爱美浓葡萄酒生产商兼经理人让-卢克·图内文(图内文称她是他最好的员工之一)做出口工作的10年里,接触过不少欧洲最顶级的葡萄酒。她在谈话时常常提到家乡,说那儿的葡萄酒远没有南方的那么丰富有趣。她一直想亲自酿酒,但她说,她更想成为一名先驱,而不是循规蹈矩,沿用波尔多的配方,而且她对片岩带来的效应尤其着迷。在西班牙边境的鲁西荣也有一些片岩,但上朗格多克相对凉爽的气候更吸引她。(另外,她大概也被富热尔相对便宜的地价打动)。当她到了富热尔,恰逢酿造2008年份酒,于是,她故意寻找那些面北、低产,被当地人认为没有经济效益而遗弃的葡萄园。在这些气候较为凉爽的葡萄园中(海拔在300米以上),传统上葡萄是更难成熟的,然而,在这个夏季越来越热的时代,晚熟是一种天赐恩惠。

她的酒庄现在已经获得有机认证,从零开始,按照自己的本心去酿造精致、优质的葡萄酒。如今她已拥有10.5公顷(26英亩)葡萄藤,种植在四个精心挑选的地块,产量低的可怜:有时一公顷葡萄园只出产1500升酒,远低于波尔多。

她的地下酒窖周围有六公顷土地,上面便是他们的住所,还设有品鉴室——非常方便。当我驶近那幢整洁、现代化的别墅时,可以感受到习习微风。我确信,与日常的多风天气相比,这一天仍然非比寻常,多风天气往往有助于预防葡萄病害。虽然略有薄雾蒙蒙,但我相信,他们有时甚至能隐约看到远处地中海上那些大船两侧的航运公司标志。

20201030_133328_006.jpg

其他地块离这儿不远,还包括一座与众不同的小山,葡萄藤在狭窄的梯田间蜿蜒,因此被当地人称为“蜗牛”。由于产量太低,这块葡萄园的开辟者将其放弃了,但是从岩石碎砾中顽强生长出来的西拉葡萄藤,给了谢瓦利埃想要的紧致强健之特质,她将酒命名为“Les Bancels”,在当地是“葡萄梯田”之意。

根据富热尔地区律法,不可以只用一种法定葡萄品种酿酒,主要是诸如西拉、歌海娜、慕合怀特和佳丽酿用来酿制红葡萄酒和桃红葡萄酒,以及各种罗纳河谷产区的品种和维蒙蒂诺(Vermentino)混酿口感新鲜活泼的白葡萄酒。当谢瓦利埃向我介绍她那座天然凉爽的地下酒窖(她称之为“禅宗”)时,提到她很特别喜欢调配的艺术,例如将那排亮闪闪的5000升发酵罐里的各种基酒混合调配,还谈起在葡萄园里,皮埃尔教她如何提前将原料进行混合。她极少使用橡木桶,只有几个500升的小桶用来熟化她称为“Felgaria”的酒,这是一款不同寻常的酒,是慕合怀特葡萄和片岩的“调配”。Belle Lurette是用老藤佳丽酿葡萄酿造的,而用歌海娜酿造的奢华版Ex Arena则只能标注IGP奥克餐酒,因为它所种植的土壤砂土含量较高,片岩比例不足,不符合当地aoc级别法律标准。

20201030_133328_007.jpg

正如上图这座被遗弃的火车站一样, 富热尔也算是沉睡已久。但谢瓦利埃称,当地人已经渐渐意识到脚下这片宝藏真正的价值,Dom Les Serrals 和 Dom de Monthélys(他们一直也向谢瓦利埃讨教)这些外来者的出现,也让当地人深受鼓舞,很可能接着依样而行!

新闻评论

    热门点击

      最新报道

        加入酒庄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