侍酒师大师Richard辞去MS身份

2020/06/24 14:07 来源 : 侍酒师画报 作者 :

6月18日前,全球有269名侍酒师大师Master Sommelier,如今再看CMS或CMSA (Court of Master Sommelier, Americas 国际侍酒师公会美国)官网,全球侍酒师大师总数为268名。

这是因为,侍酒师大师Richard Betts MS日前宣布辞去MS身份,退出CMS。

640.webp (2).jpg
Richard Betts

这条消息让葡萄酒行业颇为惊讶,要知道,成为一名侍酒师大师可谓是葡萄酒行业中的很高荣誉,是无数侍酒师魂牵梦萦的身份:平均需要5-10年的努力,除了扎实的理论基础、盲品能力,服务技巧也是考评的重要部分,即使是经验丰富的侍酒师,也多铩羽而归。

Richard Betts曾是科罗拉多州The Little Nell酒店的首席侍酒师,也是澳大利亚葡萄酒学院Betts & Scholl的合伙人之一,后来继续为澳洲与法国的餐厅提供葡萄酒相关的服务。

他所编撰的葡萄酒权威书籍《成为葡萄酒专家必经的嗅觉之路指南》(The Essential Scratch & Sniff Guide to Becoming a Wine Expert),一上市就打入了《纽约时报》畅销书排行榜。在因为兴趣成为侍酒师之前,他从事的是法律行业。

640.webp (1).jpg

究竟发生了什么,让Richard Betts转身离开,根据他辞去CMS的邮件,可以归纳为两点:
1. Richard Betts认为:CMSA对少数族裔有色人种缺乏同情心;
2. Richard Betts对2018年侍酒师大师考试的“一刀切”宣布考试无效表示不满。

640.jpg
*侍酒师大师总数降至268位

以下为经过翻译的辞职信全文,一起来了解一下他的理由:

今天,我辞去了美国侍酒师大师公会(CMSA)的职务,因为我认为这个组织的价值观与我的大相径庭。

近来,全球对种族平等和社会正义的强烈抗议呼声越来越高,这使我感到CMSA完全缺乏同情心。对我来说,这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此外,对于2018年侍酒师大师考试的不公正结果作废,我得出的结论是,继续作为该组织成员将是默许组织的做法及其观点。

这个决定很沉重,我不想大家将其解读为“放弃”,那也不准确。只有在花费大量时间、精力和自己的影响力期望有所改变而无果后,我才能做出如此决定。

在过去的17年中,我一直担任着董事会成员并教授了无数课程,因为我坚信,CMS/CMSA的章程和道德规范会使成员受益。遗憾的是,我意识到这些章程不过是为了有效防止新政策的制定。这不是一个进步且包容的组织应有的立场,它的本质是保护主义,任何变革都将经历极其漫长的审核时间,因而变革几乎是毫无机会可言。我不支持这样的保护主义,希望我放弃CMSA的职位可以以某种方式简化他们的变革时间表。

1997年,我参加了CMSA的第一次考试(当时是CMS),并于2003年通过了侍酒师大师考试,那时我纯粹把CMS看作是个教育机构。通过与CMS的接触,我知道我可以更好地为客人服务,同时也很享受地学习我喜欢的东西。然而,在随后的17年中,该组织似乎已经从一个教育机构演变为一个所谓的精英组织。我觉得这很烦人。

最近的讨论主题都是“徽章”,“证书”之类的,而这些我认为却是以牺牲亲切待人和全纳教育为代价的。如果将“维护”某些精英证书的“真实性”作为优先项,导致我们以不公平的方式对待候选人,那么我一点也不想参与其中。

宣告废除2018年侍酒师大师考试结果就是一个典型范例。我认为CMSA不公正地搅乱了别人的生活,并错误地损害了相关候选人的道德诚信,所有这些都是出于保护所谓“认证真实性”的空洞立场。尽管投入了数百小时的工作和自己花费了数千美元,我们少数几位现任侍酒师大师想要找寻答案,然而得到的只是领导层的阻碍。他们谈及保密制度,拒绝向成员披露有关其废除决定的信息,同时反复指出证书的完整性是至关重要的。

现在,美国终于在漫长的时间里将系统性的种族主义视为现实。在某些CMSA圈子中,有人说这个组织不是个政治组织并希望保持中立,这种言论是不可接受的。这世上就无中立可言。如果什么都不做,人们唯有被动地支持着现状,而美国BIPOC(黑人,土著和有色人种)的现状一直并且仍然是可怕的。

需要明确的是,我今天的行为并不是对组织内任何个人的谴责。这对我来说很痛苦,我想对我的朋友,导师和同事来说也是如此。有些人可能还会生气。这会引起公众的强烈反对吗?我应该害怕个人遭到报复或是在专业领域内被放逐?或许吧,尽管我希望我的这些想象都是不存在的。我承认人们会按他们的感受选择,无论你的选择如何,我都祝愿你有平和美好的未来。

最后,我问自己,我希望这封信能实现些什么:首先,我要以对我而言最有效的方式表达我的不同意见。第二,我希望我的行动能够激发其他CMSA的成员— 各个层次成员 — 问问他们自己,他们期望从组织中获得什么,以及这个组织究竟代表什么。

这封信也是我的个人承诺,我将坚定承诺从事其他有意义的事业,因为我十分关注那些需要且我可以推行变革的地方。

      酒师新闻

      更多>
      2020第九届朗伯柯-RVF葡萄酒盲品中国锦标赛启动

      2020第九届朗伯柯-RVF葡萄酒盲品中国锦标赛启动

      第九届“朗伯柯-RVF葡萄酒盲品中国锦标赛”进入2020新赛季。选手们将在7月至9月间,通过城市选拔赛和决赛两个…

      酒师常识

      更多>
      “侍酒师”该怎么解释?

      “侍酒师”该怎么解释?

      对于越来越讲求方式与品质的餐桌,吃饭事大,喝酒事也不小。进入一家不错的餐厅,吃好倒不会太难,喝对对于…

      酒师人物

      更多>
      Richard Lane:一位盲人WSET四级学员

      Richard Lane:一位盲人WSET四级学员

      哈德莱恩(Richard Lane)讲述成为WSET第一位盲人学生的感受。我攻读WSET(葡萄酒与烈酒教育基金会,全称W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