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威龙刮骨疗伤求翻盘

时间 : 2020-06-29 12:25 来源 : 斑马消费 作者 : 杨伟

  6月29日,ST威龙公告一口气拟注销1家子公司和4家孙公司,在刚完成董事会改选之后,公司新晋团队对降本增效措施雷厉风行。

  自去年9月开始,公司实控人王珍海违规担保案发,不仅让其自身陷入债务危机,也让ST威龙爆雷。

  受此影响,公司生产经营造成很大困难、品牌形象受损。2019年,公司迎来上市以来首次亏损,归母净利润亏损2586.51万元。

  “去王珍海化”求翻盘

  6月29日,ST威龙(603779.SH)一纸公告披露,将旗下子公司济南威龙国际大酒窖有限公司、孙公司武威市盛通商贸有限公司、辽宁中大商贸有限责任公司、欧斐世家白兰地(龙口)有限公司、龙口市威龙酒类有限公司注销。

  斑马消费梳理发现,2019年上述被注销企业中,除了欧斐世家盈利68.61万元之外,其余4家全部亏损。济南威龙国际大酒窖净亏损248.54万元、龙口市威龙酒类公司净亏损307.58万元。

  不仅如此,济南威龙国际大酒窖、武威市盛通商贸、辽宁中大商贸的净资产均为负。

  公司解释,集中清理低效子孙公司,是基于企业经营规划和战略布局,进一步整合及优化公司资源配置和管理架构,降低管理成本,提升整体运营效率。

  上述战略决策,外界认为新任董事会在寻找“翻盘”的机会。此前的6月12日公司披露,控股股东王珍海所持公司1.36亿股(占其持有公司股份的 86.31%,占公司总股本的40.80%)已被镇江中院裁定拍卖。

  6月9日,公司董事会选举孙砚田为公司第五届董事会董事长,并在6月24日的临时股东大会上全票通过。此前,他担任公司董事兼总经理。

  目前公司的经营情况,对孙砚田的考验并不小。2019年,公司出现首亏,归母净利润-2586.51万元;全年营业收入6.67亿元,同比下降15.32%。

  截至今年一季度末,公司货币资金3769万元,难以覆盖短期借款3.45亿元。

  此外,公司对低端产品(售价低于50元)的依赖性难以改善,进一步放大了公司在产品结构上的“软肋”。2017年至2019年,低端产品收入分别为6.18亿元、5.58亿元和4.62亿元,分别占比公司收入的74.37%、70.38%和69.27%。

  浙江一省贡献近7成收入

  在市场区域方面,浙江市场为ST威龙年年“兜底”。

  公司将浙江市场分为浙中、浙东和浙西销售区域,2017年至2019年,这3大销售区域合计营业收入分别为5.38亿元、5.26亿元和4.35亿元,分别占公司各年总收入的67%、66.75%和 65.22%。

  6成以上收入集中来自一个省级市场,这在已上市的葡萄酒企业中较为罕见。

  斑马消费发现,这样的状况可能维持不了多久。从浙江省内3大区域市场来看,收入均已连续两年出现全线下滑。

  数据显示,2018年,浙中、浙西及浙东销售区收入分别下滑2.84%、2.07%和1.98%;2019年,上述市场收入下滑幅度进一步拉大,分别为-19.37%、-14.26%和-17.45%。

  2019年,浙江威龙葡萄酒销售有限公司出现首次净亏,亏损金额282.67万元。

  启信宝显示,浙江威龙注册成立于2006年,系上市公司孙公司。这家公司近3年营收均在2.43亿元-2.60亿元之间,2017年和2018年分别实现净利润566.86万元、1376.37万元。

  从行业来看,中国葡萄酒行业持续低迷的趋势更加明显,葡萄酒龙头张裕A(000869.SZ)总经理孙健曾对外表示,葡萄酒行业短期不乐观,今年将是近十年来最艰难的一年。

  2019年,不仅葡萄酒龙头企业张裕A业绩下滑,王朝酒业、通葡股份等均出现大幅亏损状况,只有处在退市边缘的ST中葡(600084.SH)尽管通过各种运作扭亏为盈,净利润仅千万。

新闻评论

    热门点击

      最新报道

        加入酒庄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