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西斯•罗宾逊:香槟区的兄妹情仇

时间 : 2020-09-02 11:58 来源 : 乐酒客lookvin 作者 : Jancis Robinson MW 翻译:李晨光

本文简短版本刊登于英国《金融时报》,下图“欧维莱尔修道院”(the Abbaye d'Hautvillers)由James Bort所摄。

唐培里侬(Dom Pérignon)和库克(Krug)谁更胜一筹?这是第一世界难题。即使你从未想过花150英镑买一瓶香槟,但这两个来自顶级奢侈品牌路易威登(LVMH)旗下的精品佳酿香槟之间的明争暗斗,细细琢磨还是挺有意思的。它们各委派了一位新任酿酒师,专门负责维持两者风格上的显著差异。

20200902_115540_000.jpg

唐培里侬一直是一个内部品牌,是酩悦香槟(Moet & Chandon)打造的顶级产品,以一位修士的名字命名。据说,正是这位修士“发明”了香槟。同名的唐培里侬香槟品牌目前就以他修行的欧维莱尔修道院(如上图)为基地,这是一座实体建筑,完全独立于酩悦这个首屈一指的香槟酒厂。

唐培里侬是一个把形象看的比细节还要重的香槟品牌。不要指望任何一位LVMH的员工会透露它的产量有几百万瓶。令人惊奇的是,虽然产量不小,风味却令人欲罢不能——每次这款年份香槟一经推出,瞬间就会被抢购一空,而且它陈年能力超强,晚除渣版本(P2,P3)也已有售。你甚至可以隔着房间闻到它独特且浓郁的柠檬慕斯香气。

别妄想可以从唐培里侬酿酒团队那儿打探出多少信息。正如一位同样热爱香槟的葡萄酒大师最近在一封邮件中跟我提到这两款酒:“我觉得你和我一样,总喜欢听人说理查德·G·道奇在酿酒方面的问题上怎样吱吱唔唔的!”

理查德·G就是理查德·杰弗里,他曾是唐培里侬香槟的负责人(已于2018年退休),不仅负责监督关键的基酒调配工序,还要进行几乎全年无休的环球差旅——向世界展示“气泡升腾,星光闪耀”的成果。

20200902_115540_001.jpg

44岁的文森特·查普伦(Vincent Chaperon,上图)如今已成为他的接班人,他在唐培里侬工作了13年,因疫情导致行程中断,他可能是世界上为数不多感到如释负重的人了。他在欧维莱尔修道院的一间空房里,通过ZOOM会议软件向我讲述了唐培里侬的新发售年份——2010年份香槟。接替了杰弗里,就意味着要负责整个庞大的酩悦香槟帝国的葡萄酒生产,即使无需全球出差,这也是一个要求极高的新职务。他说:“对我而言,新冠疫情来得凑巧”,他显然松了一口气,因为终于有时间进行复盘了。

他真正想谈的是香槟产区的2010年份。这并不是香槟地区最著名的年份之一,当年很多葡萄园的果实霉烂严重,以至于人们普遍对这个年份不看好。但查普伦认为“这是香槟区被遗忘的一个年份”。2010年时,他的职位要比现在低得多,当时他负责监管采收,要时常在葡萄园里检查葡萄树。他清晰地记得9月4、5号的那个周末,由于需要频繁进出葡萄园,所以懒得锁车,导致笔记本电脑都被偷了。

当时那个阶段,黑比诺葡萄并没有遭遇特别严重的霉烂,凭着持续观察和参考法国南部的早期报告,直觉告诉他,风险要比当时香槟区普遍所认知的要高得多,于是他指示葡萄园团队,每天要更加警惕地检查葡萄园。因此,他们能够详细地绘制出葡萄霉烂发生的地块,精准地决定哪些地块的葡萄不值得采摘,最终剔除了大约15%产量的葡萄。他表示,“很多人错过了2010年份,但葡萄采收就像一项竞技,你必须卡位精准。”

根据香槟酒行业协会(CIVC)的详细研究,导致2010年底葡萄霉烂的原因是初夏过于干燥,导致葡萄皮变薄、易破,成为灰霉感染的主要目标。相对而言,在保水的白垩土上种植的葡萄,没有其它土质上种植的葡萄受到的影响那么大。8月15日的短时强降雨,对葡萄的健康程度造成极大差异化,位于顶级白垩土地块的葡萄抵御霉烂的能力最强。

他声称2010年份的霞多丽是“四十年来最棒的”。黑比诺的潜在酒精度约10.6%,部分葡萄醪潜在酒精度高达11.2%,霞多丽的潜在酒精度要高出约0.2%,酸度也达到近几十年的最高水平(2008年除外)。

我不敢说他的描述有多准确,但2010年肯定是成功的,我相信,作为唐培里侬的大使,他和杰弗里一样完美。干得漂亮!查普伦!

(顺便说一句,查普伦和乔弗里有着同样的雄心壮志:要连续十年酿出唐培里侬年份香槟。我心怀疑虑地问他,是否会在一年后告诉我,2011年份比大家想象得好的多,他扮了个鬼脸,摇了摇头。‘2011年的问题是霞多丽的成熟度不足。所以,我们第一次不得不把采摘工人送回法国北部,十天后再把他们接回来。但这真的不值得,因为葡萄只是在风味上浓缩了一点点,仍未真正成熟。’)

1999年才被LVMH纳入囊中的库克香槟则完全是另一回事,它是针对极客鉴赏家的一款才华横溢的葡萄酒。代表它的一直是某位真正的库克家族人——目前是第六代传人奥利维尔,他在世界各地传播着“库克主义”的福音,分享着各种酿酒细节,声情并茂到令人热泪盈眶。奥利维尔·库克在他的办公室通过ZOOM APP 展示了他们的主打产品——第168版Grande Cuvée,并惋惜地说道:“我的桌上居然没有机票,这还是三十年来头一遭,有点令人沮丧。”

20200902_115540_002.jpg

现年46岁的库克新任首席酿酒师朱莉·卡维尔(上图)对这款调配复杂的第168版介绍了更多技术背景,她还讲述了自己是如何被聘入这家著名的香槟厂。(她原本在巴黎一家广告公司工作,但阴差阳错地迷上了葡萄酒)‘那是2006年,恰逢我第七次与奥利维尔的叔叔雷米·库克(他那位兢兢业业的前任是库克家族的首席销售员)采访,最后,雷米拿着一瓶香槟走进房间,所以我当时想,现在终于要为我的这次委任庆祝一下了。但实际并没有,他说的是,“好吧,朱莉。这个香槟送你啦!”

像查普伦一样,朱莉也是从葡萄园开始起步。她的第一项任务是监督库克Clos de Mesnil葡萄园的采收工作,这片园子的霞多丽是独立装瓶的,每瓶售价约1000英镑。

然而,尽管库克销售带有年份的绝干型香槟,但人们还是对无年份的Grande Cuvée印象深刻,这款香槟的酿造要复杂得多,需要反复品鉴数百种基酒。自2006年起,卡维尔就和前库克首席酿酒师埃里克·乐贝尔(Eric Lebel)开始了密切合作:‘他在台前,我在幕后’。她承认当她第一次获准进入这个至关重要的品鉴委员会时有些紧张。但金子总会发光,从今年年初,她就接替了埃里克,负责配制库克香槟。一般说来,品鉴耗时五个月,在她刚决定好第175版Grande Cuvée最终调配时,酒庄就由于疫情暂封了。

她在自己定做的库克APP记录了4000条基酒品鉴记录(在2016年的一次酒庄访问中,有人激动地向我描述此事,但我感觉他们并不太想与唐培里侬团队分享)。为了保证安全社交距离,在另外五位同事的帮助下,他们在三个不同的房间里,用了双倍时间完成了上述任务,她说:“第175版Grande Cuvée在八到十年后上市时,我有很多故事要讲。”

有一次我和奥利维尔·库克一起开车经过酩悦的接待中心萨兰城堡(Chateau de Saran)”,这位酩悦控股公司的员工带着自豪地对我说:“我从不屑踏入此地。”

LVMH旗下香槟酒庄
·酩悦:近几年,酩悦Impérial天然干型无年份香槟品质有了极大地提升。
·唐培里侬:考虑到数量(的庞大),其品质的始终如一令人难以置信。还原风格使得产品甫一上市就深受青睐。
·库克:风味复杂,受橡木与氧气的影响极大,对真正的内行很有吸引力。发售的不同版本各有特色,这种差异深受追捧。
·凯歌:这个品牌也是新近换了酿酒师,我发现它的酒很厚重。在品牌主题/包装上对橙色情有独钟。
·汝纳特:透明异型瓶装白中白香槟特别受欢迎。
·梅西埃:酩悦旗下的超值品牌。

新闻评论

    热门点击

      最新报道

        加入酒庄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