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可持续发展,下一步到底该做什么?

时间 : 2021-01-08 14:29 来源 : 南非葡萄酒协会 作者 : 杰米•古德

640.webp.jpg

目前酒圈儿最有意思的讨论主要都是围绕着葡萄园里的那些事儿。在最近的二十年里,这一领域可以说是葡萄酒界里变化最大的了。可持续发展现在可不是什么额外的事情,而是不可或缺的。我最近组织了一期南非葡萄酒的“内幕会议”,聚焦于这个话题,还有来自贝克斯堡酒庄的西蒙·贝克、沃特克鲁夫的娜迪亚·兰格内格、艾金里基酒庄的布莱恩·史密斯、雷恩克酒庄的约翰·雷恩克和乔丹酒庄的加里·乔丹。

640.webp (1).jpg

回溯到20世纪90年代中期的时候,我刚开始参观葡萄园那个时期,良好地葡萄栽培被认为是除了葡萄树之外,没有生长任何东西的光秃秃的周边环境。和那时相比,我们看到一个巨大的思维转变,许多人现在都意识到葡萄园的整个生态系统是非常重要的。南非目前正在庆祝其可持续发展印章创办10周年,这一举动是整个行业首创。一直以来,南非葡萄酒业都很重视这一课题。

640.webp (2).jpg

但是,光可持续发展就够了吗?目前人们对再生农业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这是人们以改善土壤质量方式耕种的方法。加里·乔丹说,当你想搞清楚什么是可持续发展时,简而言之:可持续就是保持住环境原本的样子。如果你看看真实的世界上的统计数据,我们土壤大概只能再贡献60个收成了。如果我们不赶紧改变现状,情况只会越来越糟。乔丹说,英国已经开始种植霞多丽和黑皮诺了,这使他意识到,比起仅仅是可持续发展,还有更多的事情可以做。再生农业的整体性利用了植物的光合作用力,包括覆盖作物和葡萄树,在这个碳循环中,建立土壤健康,以及作物的抗逆性(很有弹性的迅速恢复能力)。你最终得到的葡萄树对病虫伤害的适应能力将会更强。此外,营养物质也更容易被葡萄树获取。

640.webp (3).jpg
约翰·雷恩克

南非生物动力农业的先驱约翰·雷恩克说,作为一名农民,必须从短期和长期角度看待你的农场。可持续性是一把三条腿的椅子。你必须照顾大自然,你还要照顾到人,还得考虑收益。如果你不能照顾到所有三条腿,椅子就会翻倒。碰巧我们可以利用自然的时间最长,人是第二长,可一旦我们用完了,我们就得叫停。所以,总会有考虑到收益的强调。

“我给你举一个很现实的例子。比如人们要在家里种植植物、花卉或葡萄树,他们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清除所有的杂草。”他说:显然,你希望那些美丽的植物能够充分获得土壤中的养分和水分。但是,如果你去荒野散步,你永远不会找到裸露的土壤。可土壤本身要持续生存,是需要被覆盖的。那农民应该干什么呢?仅仅为了盈利和收成,把其他植物都铲走吗?还是我们让植物自然生长,保护好土壤?

640.webp (4).jpg

考虑到现实经费问题。在短期内,如果你不清除杂草或管理它们,你的收益确实会遭受很大损失。比如在我们斯泰伦博斯,如果你酒庄按传统方法来,据统计,你可以得到8-10吨公顷地产量。如果做有机食品,幸运的话,有可能收获在6-7吨/公顷。但如果你不管理你的杂草,你的产量可能下降到2-3吨/公顷。这意味着从生态学的角度来看,而不是从经济角度,你是可持续发展的。从长远的角度来看,科学告诉我们,随着腐殖质和土壤有机质的增加,生活在那里的植物的复原力也会增加。如果你能通过再生农业获得5%的有机物,葡萄树的鲁棒性可以提高高达300%(鲁棒性=健壮)。自始至终,再生农业是平衡耕种土壤和种植植物的必须行为。在短期内,这样做必须得小心经营,因为要节衣缩食尽可能地利用较少的收益维持运营,但它可以使你的农场尽可能再生,从长远来看可以更持久更容易的生产。在南非,我相信我们种植的土壤是一些世界上最古老且最广泛的风化性土壤。如果你去欧洲或美国的传统葡萄园看,那里2-3%的土壤是腐殖质的。但在这里,即使我们很幸运,也只能得到0.5%-0.7%。再加上强光照和气候条真得要们真的要努力改善我们的土壤,但我认为,随着时间的推移,它会给我们带来更好的回报。

640.webp (5).jpg
娜迪亚·兰格内格

娜迪亚·兰格内格认为,可持续种植的障碍之一是成本高,但人们并不打算为购买可持续葡萄酒支付更高的费用。“消费者真的在乎吗?”如果你看看20世纪50年代的统计数据,人们曾经把50%的薪水都花在食品和饮料上。但现在,这一比例已经下降至11%。

我们自我介绍时都会强调,我们是自然,有机的并且遵循生物动力的。当然对于消费者来说,稍微简化一下应该更好。那些是我们的日常行话, 但普通消费者一般去超市看酒时也不太明白这里面的区别。也许我们搞得太复杂了。问题是,我们所有这些不同的耕作方式,也正在寻找最好的解决方案涉及到自己的腰包时,大家会愿意为此多支付吗?消费者也没有每拿起一瓶酒,看看背标说,这支是可持续发展的,所以我要买这瓶,而且支付比平时更高的价格。

640.webp (6).jpg
西蒙·贝克

西蒙·贝克也同意这个观点,这确实是个问题。他说,我们一直试图以可持续的方式耕种和行动,只是因为这样做是正确的。如果我们早知道碳中和是如此难以解释的事情,那么也许我们一开始就不应该大费周章。正如娜迪亚提到的,我们在这个复杂的情况中坚持运作;目前为止,仍然有很多人,搞不清楚什么是有机,生物动力学和碳中和,行业内的这些知识普及还有待加强。其实有机是旧的观念了,但至少很多人知道它是什么,但所有的耕作方式并没有得到足够的关注和讨论,更没有引起大多数消费者的共鸣。

640.webp (7).jpg

但情况正在得以改变。他说,过去,如果有一片凡波斯(fynbos,当地的天然灌木林)或一棵树,我们会使用推土机,但这已是历史。越来多地农民民把自己视为土地的守护者,而不是说我们可以对其做任何我们想做的事为所欲为。贝克斯堡酒庄是一家历经四代的家族传承企业,如果我们想继续经营,我们必须以特定的方式行事。有这个时间规划之后,我们更应该有更长远的眼光才能实现美好的愿景。

640.webp (8).jpg
布莱恩·史密斯

布莱恩·史密斯有把一块管理不善的土地成功改善成生物动力葡萄园的经验。他说,这是一次非常有趣的旅程。我们在埃尔金购买了一个老苹果农场,这个季节里定期喷洒在苹果上的毒药非常惊人。小时候妈妈总说吃苹果之前要先洗一下是很有道理的。我们买了地,从零开始种植,那里还有残留的化学物质。回来的路上,一些非常讨厌的东西被用来杀死苹果农场的害虫。我的妻子马里恩热衷于有机物和生物动力学,她决定,从第一天起,我们将不使用除草剂或杀虫剂或类似的东西。结果就是,我们的葡萄树到现在已经14岁了,并且他们有令人难以置信的健康和强壮。他们从来没有喷洒过任何化学物质。但他们自己就有神奇的抗病能力。

雷恩克说,如今的农业不能再以生产为导向了。每个人都在谈论有机物和生物动力学的产量是不够的,但现实是,我们地球上生产的食物有三分之一实际上都被丢弃了。所以解决问题的方法并不是提高产量。德斯蒙德·图图主教曾经说过,如果你想知道正确的做法是什么,你必须问年轻人。老年人有金钱、权力和既得利益,但年轻人仍然是理想主义者,他们支持。如果我看看我自己,我的父亲和我的孩子,我注意到我的孩子做得比我或我爸爸做得更多,是尊重自然环境。我认为,未来的市场将奖励那些以更可持续、有机、再生方式耕种的人。

640.webp (9).jpg
加里·乔丹

乔丹说,在西开普省,大多数地区降雨量为每年400-800毫米。这个降雨量和伦敦或阿姆斯特丹是一样的,但当雨下之后,我们和那里的状况完全不同。实际上的降雨量只有这个数据的30%能真正下来,而且还只在春天和初夏。但积极地看,这也让我们有了做其他事情的可能性。比如通过种植覆盖作物和增加有机物来改善土壤,在一年里剩下的时间里好好照顾土壤。这种耕作可以取得非常显著的好处。通过将开普地区葡萄园中的土壤中的有机材料增加1%,您就可以储存100万升水,这些水可用于度过接下来的整个夏天。葡萄酒行业具有一个独一无二的神奇能力,就是能够将碳封存并储存在我们的土壤中,这可是能真正扭转气候变化的神功啊。而且这也不是超级难的火箭科学,只要想干,咱们谁都可以做到!


新闻评论

    热门点击

      最新报道

        加入酒庄列表